大拙至美

图书语言:中文简体

豆瓣评分:8.3 分

亚马逊评分:4.3 星

参考价格:22.80

购买链接:亚马逊kindle电子书

站内相关主题: 梁思成

内容简介:
以建筑来隐喻建筑,建筑是历史的反映,建筑师是幸福的,因为他可以看到许多美好的东西;建筑师是痛苦的,因为他也会看到许多丑的东西。 本书是为非建筑业内的青年朋友编辑一本科普性的读物,并向读者简单地介绍了梁思成的生平,选了一些梁思成为外国朋友写的古建介绍和一些随笔,并在他的笔记本中选了一些速写,还集录了一些他与学生的谈话,编辑成这本书,希望朋友们能喜欢。 ——林洙
 
作者简介:
梁思成(1901-1972)著名建筑家。 1924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建筑。1927年获建筑硕士学位。同年,在美国哈佛大学研究生院学习。1928年回国,任东北大学建筑系系主任和教授。1931年任中国营造学社法式部主任。1932年任北京大学教授,讲授中国建筑史。1933年兼任清华大学教授,讲授建筑学。1947年获普林斯顿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 梁思成先生系统地调查、整理、研究了中国古代建筑的历史和理论,是这一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主持并参加调查过2000多处古代建筑的实例,积累了大量的中国古代建筑的珍贵资料,对中国古代建筑、古代艺术发展、特征和成就进行过系统和深入的研究。积极参加首都北京的城市规划和北京十大建筑的设计工作。努力探索中国建筑的创作道路,还提出文物建筑保护的理论和方法,在建筑学方面贡献突出。1919年设计清华大学王国维先生纪念碑,1934年设计北京大学地质馆,1949年主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设计,1952年主持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等。 主要著作有《清式营造则例》、《中国建筑史》、《营造法式注释》、《中国雕塑史》等。
 
图书信息: 
作者: 梁思成 / 林洙 
出版社: 中国青年出版社
副标题: 梁思成最美的文字建筑
出版年: 2007-11
页数: 254
定价: 29.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00679523
 
目录:
前 言
梁思成简介

第一部分
建筑是什么
为什么研究中国建筑
建筑的民族形式
中国的艺术与建筑
Art and ArChitecture(《中国的艺术与建筑》的英文原文)
中国建筑的特征
我国伟大的建筑传统与遗产
中国建筑师
中国建筑之两部“文珐课本”

第二部分
我们的“旅行”
如何才能安居
北京——都市计划中的无比杰作
北平文物不是化石
北京的城墙应该留着吗
临走真是不放心,生怕一别即永诀

第三部分
致彭真信——关于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问题
致朱德信——关于建筑设计的民族形式问题
致车金铭信——关于湖光阁设计方案的建议

第四部分
谈“博”而“精”
建筑C(社会科学U技术科学U美术)
建筑师是怎样工作的
千篇一律与千变万化
从“燕用”——不祥的谶语说起
从拖泥带水到干净利索
第五部分
……
附录一:梁思成的手绘稿
附录二:梁启超给梁思成的信
附录三:梁思成所绘曲阜孔庙平面总图
 
推荐短评&印象:
印象:“内容较浅显”“普及”
“制作算精良,封面和小册子都很用心。内容基本是以梁公当年的演说和杂志报纸刊载的文章为主。系统性不足,加上主要是普及性,知识内容也比较浅显。但是记述当年营造学社在华北地区活动的文章,在今时今日看来却是很不错的旅行攻略。跟着当年营造学社的脚步去看看那些了不得的古建筑。” - via Joker  @豆瓣
已邀请:

要评论图书请先登录注册

小黄人ROBOT

赞同来自:

评论:无题

祝英台与海菲兹

2013-10-11 22:29:04

    没打算写的时候,觉得一肚子话。
    真要写了,不知道标题叫什么。

    这本书,到手了,才知道,是多么可贵,多么考究的一本。手感轻微粗糙,但不扎手。黑白两色,其实是哀悼。内页的两句话:“建筑师是幸福的,因为他可以看到许多美好的东西”,“建筑师是痛苦的,因为他也会看到许多丑的东西”,底色一黑一白,当时眼泪就要下来了。其中一章是:“临走真是不放心,生怕一别即永诀”,看到这标题,恨不得大哭一场。

    梁思成的文集,并不广为人知。而且由于十年浩劫的原因,被毁了不少。多亏了他的夫人——林洙老师的苦心编辑整理。林徽因大家都很熟,可是,在林徽因去世之后,陪伴梁思成度过十年浩劫,以及在此之后的桑榆晚景的,是林洙老师。我总觉得,从个人感情生活的角度来说,梁思成是幸福的:能有两位愿意为他受苦的女才子陪伴,足矣。更巧的是两位都姓林,都是福州人。

    其中的一篇是《北京的城墙应该留着吗》。我哭笑不得:这个还需要问吗?看看现在满马路的仿古建筑!梁思成与林徽因的老北京已经随着古城墙一并拆掉了,古城墙拆掉不久,林徽因就去世了,梁思成在越来越凶险的政治斗争中艰难地生存。我有时候觉得,或许林徽因是更幸福的,她出生得是时候:沿海地区开明的书香门第,赶上了上个世纪第一批出国潮;她的去世,在抗战之后,十年浩劫之前,看到了和平,也免于遭受侮辱。城墙拆了,爱妻去了,梁公热情歌颂过的,从天安门到景山的一系列牌坊,也拆了。我随着梁公的文字,去假想那些牌坊,雕梁画栋,镶嵌琉璃,檐角挂着铃铛,屋顶立着狮子、龙,和其它含义很吉利的兽类。高高低低相映成趣,远看浑然一体;近处端详,每一个细节都是唯一的。屋顶的两段翘起,角度很优雅;梁与柱之间细腻的结合,使得每一块牌匾,都适合仰望。这是一系列“渐强”,就像贝多芬的“欢乐颂”,从大提琴与中提琴声部低吟,到整个乐团的“极强”,到合唱团的加入,欢乐到了极致。不同的是,音乐在进行,而这一系列牌坊,拆掉了。景山孤零零的。我甚至怀疑,那时候的当权者是不是恨不得把景山也拆掉??井井有条的文字,不疾不徐的说理,我却听得到梁思成与林徽因的哭泣与愤怒。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前两三年,梁思成与林徽因的故居,他们一起出发去考察古建筑的地方,金岳霖与他们开怀畅谈的地方,钱钟书家的猫跑来和他们家的猫打架的地方,也被拆掉了。北京的城墙应该留着吗?他们的家都被拆掉了!“五十年后,你们会后悔的”,是不曾后悔,还是心虚,进而恼羞成怒?

    我感到彻底的寒冷。

    更加寒冷的是,梁公对于当时建筑界提出了严峻的批评,例如,缺乏民族自信心,忽视了对于古籍的整理,只会复制别国的风格,结果对于自己的和国外的传统和技术都严重不了解,造出来的房子,“不中不西,不土不洋”······现在,这个弊端恐怕比当时更严重。他规划的北京城,被无情否决,首都成为“首堵”。堵的何止北京一座城?当一座城市被规划的时候,听取的究竟是谁的声音?我们忽视了他的声音,太久太久了。久得让我感到,就算现在,读到了梁公的文集,也太晚太晚·····

    ——“临走真是不放心,生怕一别即永诀”
    谨以此话,献给我们的,被拆得千疮百孔的福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