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冶(手绘彩图修订版)

图书语言:中文简体

亚马逊评分:5 星

参考价格:68.00

购买链接:亚马逊

内容简介:
中国古代造园第一专著《园冶》,共三卷,以相地、立基、屋宇营造、园林营建为体,涉及列架、装折、栏杆、门窗、墙垣、铺地、造石、掇山、借景等诸多方面的具体内容。
 
全书以作者的营造经验为依托,详细论述了宅园和与之相应的园林营建的基本原理及具体手法,更以其“虽由人作,宛自天开”,以及“巧于因借,精在体宜”的造园理念,为好园者指明了清新素雅、简约守拙、含蓄幽深、远逸超脱的至高的造园境界。

作者信息:
计成(作者),倪泰一(注释解说词)

图书信息: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第2版 (2017年5月1日)
丛书名:中国古代物质文化丛书
平装: 247页
语种: 简体中文
开本: 16
ISBN: 9787229116576
条形码: 9787229116576
商品尺寸: 23.6 x 17.4 x 2.4 cm
商品重量: 798 g
品牌: 重庆出版集团

编辑推荐 中国古代精心营造构制园林、宅院第1专著!

380余幅手绘插图,直观解析中国古代宅院、园林营造的择地之要,相地风水,以及亭台门窗、墙垣屋宇、广朗桥栏、掇山理水、草木花竹的营景或制式之学。

目录 
出版说明/1
巧于因借,精在体宜(代序)/3
自序/8
冶叙/12
题词/14
圆明园四十景

卷一
兴造论(2)
古籍名家论园林兴造/5
附辑:四大名园平面图示
颐和园/8
留园/10
拙政园(中园)/12
承德避暑山庄/14
园说(16)
相地(20)
山林地/23
城市地/27
村庄地/31
郊野地/34
傍宅地/38
江湖地/39
附辑:择宅风水图示/21
圆明园之方壶胜境图示/24
山林地图示/26
城市地图示/28
村庄地图示/32
郊野地图示/36
傍宅地图示/40
江湖地图示/42
立基(45)
厅堂基/52
楼阁基/52
门楼基/53
书房基/53
亭榭基/55
房廊基/59
假山基/60
附辑:民间建房禁忌图示/48
网师园平面图示/50
三种常见门户式样图/56
造园假山图示/62
屋宇(63)
门楼/70
堂/71
斋/72
室/73
房/74
馆/75
楼/75
台/77
阁/78
亭/80
榭/83
轩/84
卷/86
广/87
廊/88
附辑:园林营造中常见屋顶式样图示/64
清代木结构房屋建筑图示/66
殿堂用脊图示/67
厅堂用脊图示/68
列架(91)
五架梁/91
七架梁/95
九架梁/95
草架/98
重椽/98
磨角/99
地图/99
屋宇图式:五架过梁式/101
草架式/102
七架列式/102
七架酱架式/103
九架梁式/103
小五架梁式/103
地图式:梅花亭地图式/104
十字亭地图式/105
附辑:斗拱结构图示/94
房屋的几大构件图示/96
装折(107)
屏门/111
仰尘/111
户槅/111
风窗/113
装折图式:长槅式/120
短槅式/120
槅棂式:户槅柳条式/121
束腰式/121
风窗式/121
冰裂式/122
两截式/122
三截式/123
梅花式/123
梅花开式/124
附辑:飞罩图示/108

卷二
栏杆(126)
栏杆图式:笔管式/127
锦葵式/129
波纹式/129
梅花式/129
联瓣葵花式/130
尺栏式/131
短栏式/133
短尺栏式/134
环式/135
套方式/136
三方式/137
葵花式/137
镜光式/138

卷三
门窗(140)
门窗图式:方门合角式/141
圈门式/145
莲瓣式、如意式、贝叶式/146
墙垣(149)
白粉墙/153
磨砖墙/159
漏砖墙/160
乱石墙/161
漏明墙图式/162
附辑:墙垣砌法图示/151
花墙洞式样图/154
造园树木图/165
铺地(169)
乱石路/172
鹅子地/173
冰裂地/174
诸砖地/174
砖铺地图式:香草边式/176
球门式/176
波纹式/177
附辑:造园花草图/178
掇山(184)
园山/189
厅山/190
楼山/190
阁山/191
书房山/191
池山/192
内室山/194
峭壁山/194
山石池/195
金鱼缸/197
峰/198
峦/199
岩/200
洞/201
涧/202
曲水/203
瀑布/204
附辑:掇山过程图示/187
瀑布图示/205
造园理水图示/207
选石(209)
太湖石/211
昆山石/212
宜兴石/213
龙潭石/214
青龙山石/215
灵璧石/217
岘山石/218
宣石/219
湖口石/220
英石/222
散兵石/223
黄石/224
旧石/225
锦川石/227
花石纲/228
六合石子/229
园圃假山/229
附辑:宣和六十五石图/231
借景(240)
附辑:窗框款式/245
自识/246

序言 巧于因借,精在体宜(代序)

计成,字无否,号否道人,江苏苏州吴江县人,生于明万历七年(1579年),卒年不详。为明末著名造园家。计成根据其丰富的实践经验,整理了修建吴氏园〔1〕和汪氏园〔2〕的部分图纸,于崇祯七年(1634年)写成了中国最早、最系统的造园著作——《园冶》,这也是世界造园学上最早的名著。计成还是一位诗人,时人评价他的诗如“秋兰吐芳,意莹调逸”。遗憾的是其诗作已散佚,今人难以窥其风貌。

《园冶》共三卷。卷一包括兴造论、园说以及相地、立基、屋宇、列架装折等部分,可以看作是本书的总纲。卷二详述装折的重要部分——栏杆。卷三由门窗、墙垣、铺地、掇山、选石、借景六篇组成,最后的借景篇为全书的总结。作者认为借景乃“林园之最要者也。如远借,邻借,仰借,俯借,应时而借。然物情所逗,目寄心期,似意在笔先,庶几描写不尽哉”。这段话可以看作是本书的点睛之笔。

《园冶》一书的精髓,可归纳为“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巧于因借,精在体宜”两句话。“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是说造园应达到的意境和艺术效果。明代中后期,士人普遍追求所谓“幽人”的闲情逸致之情怀。在园林设计中体现出“幽、雅、闲”的意境,营造出一种“天然之趣”,是当时园林设计者的最 高追求。为此,作者对建筑、山水、花木进行了精妙的艺术剪裁,以诗词意境为据,以山水画为蓝本,创造出一幅虽经人工创造,但又不露斧凿痕迹的自然图卷。如叠山,作者认为“最忌居中,更宜散漫”。谈造亭,作者认为亭子建造在什么地方,如何建造,要依周围的环境来决定,使之与周围的景色相协调。再如楼阁,作者认为必须建在厅堂之后,可“立半山半水之间”,“下望上是楼,山半拟为平屋,更上一层,可穷千里目也”。这些观点,无疑都是精彩之论。

“巧于因借,精在体宜”是《园冶》一书中最为精辟的论断,也是我国传统的造园原则和手段。“因”是讲园内,即如何利用园址的条件加以改造加工。《园冶》中指出:“因者,随基势之高下,体形之端正,碍木删桠,泉流石柱,互相借资;宜亭斯亭,宜榭斯榭,小妨偏径,顿置婉转,斯谓‘精而合宜’者也。”而“借”则是指园内外的联系。《园冶》特别强调“借景为园林之最者”。“借者,园虽别内外,得景则无拘远近”,它的原则是“极目所至,俗则屏之,嘉则收之”,方法是布置适当的眺望点,视线得以越出园垣,园之全景尽收眼底。如遇晴山耸翠的秀丽景色、古寺凌空的胜景、绿油油的田野之趣,都可通过借景的手法收入园中,为我所用。这样,造园者巧妙地因势布局,随机因借,就能做到得体合宜了。

南宋之后,经济文化重心开始南移,江浙一带人物荟萃,大量息政退思、独善其身的士大夫致仕在苏州、无锡、扬州等地广造园林,以清赏自适的生活为乐。到明代中晚期,社会经济日见昌盛,国库渐渐丰盈,士人中享乐主义风行,造园艺术更是蓬勃兴起。因此,江南园林艺术得到长足发展。

江南园林寄寓着造园者的文化意趣与人生追求,“三分匠,七分主人”体现了造园者整体把握能力的重要性。《论语》中孔子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中华文化中的山水情怀体现在当时的各个领域,尤其在平面的绘画和立体的园林两大领域更见其趣。明代造园思想中,将庄子的“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观点融进佛家的“芥子纳须弥”中,成为“人即宇宙,宇宙即人”的精神建构。《园冶》在哲学内涵上即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宇宙观。所谓“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本质上反映了一种哲学思想。“天开”是标准,是“本源”,而“人作”必须符合“天开”的标准。在造园中,要求顺应自然脉理,按照自然山水景物的生存机理和形态特征去构筑景观,而“不烦人事之工”,以达到自然天成的境界。将人的内在“心”与人工建造的园林和自然三者融通,这正是“天人合一”理念在造园中的体现。

《园冶》是我国古典造园思想的集大成者,作者在书中提出的理想园林范式表现了明代士人的生活理想,即“足矣乐闲,悠然护宅”,“寻闲是福,知享即仙”。作者极重形式美,创造出了一幅幅悦目、悦耳、悦心的美丽山水图卷,每一个具体物象都具备了蕴含情感、意绪、思想的“赏心”功能,达到了园林美感的最 高层面。

除了遵循自然天成的境界外,《园冶》在造园艺术上亦追求灵动洒脱之气、曲折委婉之美、空灵远逸之景,使园林在整体上达到精美而不显雕琢,清新素雅而不崇贵丽矫饰,简约守拙而不豪华烦琐,含蓄幽深而不一览无余,远逸超脱而不拘泥于浅薄俗套的极高境界。

《园冶》,原名拟为《园牧》,有经营构制之意,当时计成友人曹元甫建议改为《园冶》,“冶”原为铸造熔冶,引申为精心营造之意。曹元甫是阮大铖的同年友人,后来计成通过曹元甫而结识阮大铖。阮大铖曾帮助计成刻印《园冶》并为之作序,然而,“大铖名挂逆案,明亡,又乞降满清,向为士林所不齿”(见陈植《园冶注释序》)。由于这一原因,竟使《园冶》长期遭受冷遇。

大约在乾隆时期,本书即有翻刻、传抄本,并曾改名《夺天工》。因受到日本造园界大力推崇,本书方才引起中国学术界重视。民国以后,研究《园冶》的学者增多,并出现了不少译注本,存世《园冶》版本演变如下:

1. 明崇祯八年(1635年),阮大铖刻本。此本现存日本内阁文库。北京国家图书馆存有残本。全书三卷,一册,每半页十三行,每行二十五字,白口四周单边,无鱼尾。版心上镌书名,中镌卷次,下镌页码。前列阮大铖序、郑元勋《园冶题词》、计成自序。阮序后题“皖城刘炤刻”,卷末钤“安庆阮衙藏版”。

2. 日本宽政七年(1795年,清乾隆六十年),隆盛堂翻刻《木经全书》本(简称“隆本”)。1971年日本渡边书店影印桥川时雄藏本。

3. 日本宽政七年(1795年),抄录华日堂翻刻《名园巧夺天工》本。

4. 民国二十年(1931年),陶湘石印本,收入《喜咏轩丛书》。此本卷一、卷二据明崇祯刻本影印,卷三据抄本重印。一册,行格同明崇祯八年刻本,内封题“涉园陶氏依崇祯本重印/辛未三月书潜题”。

5.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营造学社铅印本(简称“营造本”)。此本三卷,一册,每半页十行,每行二十三字,黑口四周单边,单黑鱼尾。版心中镌书名卷次,下镌“营造学社”。前列朱启钤《重刊园冶序》、阚铎《园冶识语》、阮大铖《冶序》、计成自序、郑元勋《题词》。牌记为“共和壬申(1932年)中国营造学社依明崇祯甲戌安庆阮氏刻本重校印”。

6.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大连右文阁铅印本。

《园冶》是一部在世界园林史上有重要影响的著作。作者在书中除了阐述对园林艺术的精辟见解外,并附有园林建筑插图235幅。在行文上,《园冶》采用以“骈四俪六”为特征的骈体文,语言精当华美,在文学史上亦有一定地位。

天逸斋主人
己丑年二月于十米居

【注释】 〔1〕吴氏园:明天启三至四年(1623~1624年),计成应常州罢官文人吴玄之邀,为其设计并建造了一处面积约5亩的园林,即“东第园”,此为计成的成名之作。

〔2〕汪氏园:崇祯五年(1632年),中翰汪士衡请计成在江苏仪征县城西建成“寤园”,即清康熙《仪真县志·名迹》中的“西园”。《名迹》中如是记载:“西园,在新济桥,中书汪机置。园内高岩曲水,极亭台之胜,名公题咏甚多。”此园既成,计成名噪一时。

自 序
【原文】不佞〔1〕少以绘名,性好搜奇,最喜关仝、荆浩〔2〕笔意,每宗之。游燕及楚〔3〕,中岁归吴〔4〕,择居润州〔5〕。环润皆佳山水,润之好事者,取石巧者置竹木间为假山,予偶观之,为发一笑。或问之:“何笑?”予曰:“世所闻有真斯有假,胡不假真山形〔6〕,而假迎勾芒者之拳磊乎〔7〕?”或曰:“君能之乎?”遂偶为成“壁”,睹观者俱称:“俨然佳山也!”遂播闻于远近。适晋陵方伯吴又于公闻而招之〔8〕。公得基于城东,乃元朝温相〔9〕故园,仅十五亩。公示予曰:“斯十亩为宅,余五亩,可效司马温公‘独乐’制〔10〕。”予观其基形最 高,而穷其源最深,乔木参天,虬枝拂地。予曰:“此制不第〔11〕宜掇石而高,且宜搜土而下,令乔木参差山腰,蟠根嵌石,宛若画意;依水而上,构亭台错落池面,篆壑〔12〕飞廊,想出意外。”落成,公喜曰:“从进而出,计步仅四百,自得谓江南之胜,惟吾独收矣。”别有小筑,片山斗室,予胸中所蕴奇,亦觉发抒略尽,益复自喜。时汪士衡中翰〔13〕,延予銮江〔14〕西筑,似为合志〔15〕,与又于公所构,并驰南北江焉。暇草〔16〕式所制,名《园牧》尔。姑孰曹元甫先生〔17〕游于兹,主人偕予盘桓信宿。先生称赞不已,以为荆关之绘也,何能成于笔底?予遂出其式视先生。先生曰:“斯千古未闻见者,何以云‘牧’?斯乃君之开辟〔18〕,改之曰‘冶’可矣!”

时崇祯辛未之秋杪,否道人暇于扈冶堂中题

【注释】〔1〕不佞:不才,自谦之词。佞,多指巧谄善辩,此处指才。
〔2〕关仝、荆浩:都是五代时画家,以善绘山水闻名。
〔3〕游燕及楚:燕,燕国,在今河北北部和辽宁南部;楚,楚国,在湖北湖南一带。
〔4〕吴:吴国,在长江中下游和东南沿海一带。此处作者指自己家乡江苏。
〔5〕润州:隋代州名,治所在今镇江市。
〔6〕胡不假真山形:何不借用真山的形态?胡,疑问代词。
〔7〕而假迎勾芒者之拳磊乎:勾芒,指春神;拳磊,用小石头堆积起来。
〔8〕适晋陵方伯吴又于公闻而招之:晋陵,古县名,在今江苏常州;方伯,对布政使的恭称,又称藩台、藩司,明清时期主管省一级民、财政的官员;吴又于,万历进士,曾任江西布政使。
〔9〕温相:指元代温国罕达,曾任集庆节度使。
〔10〕可效司马温公“独乐”制:司马温公,指司马光,死后追封温国公;独乐,司马光曾在洛阳城南筑“独乐园”。
〔11〕不第:不但。
〔12〕篆壑:沟壑似篆书形状。
〔13〕中翰:官名,明清时内阁中书。
〔14〕銮江:古县名,在今江苏省仪征县。
〔15〕合志:志趣相合。
〔16〕草:草稿、初稿。
〔17〕姑孰曹元甫先生:姑孰,古城名,在今安徽当涂县;曹元甫先生,安徽当涂人,著有《博望山人稿》。
〔18〕开辟:开创。

【译文】我在少年的时候就因绘画而闻名,生性爱好搜寻奇妙的胜景,最喜爱关仝、荆浩笔下的意境,常以他们为师。我游历了北方的燕地和南方的楚地,到中年的时候回到家乡江苏,选择了在镇江居住,镇江四周都是优美的山水风光。有爱好园林的人,取用形状怪巧的石头放置在竹树林间作为假山。我偶然看见这些假山,不觉为之一笑。有人问我:“你为什么发笑?”我回答说:“我听说世上有真的就有假的,为何不借用真山的形态,而要假得像迎春神似的,用拳头般大小的石头堆垒呢?”有人问:“你能办到吗?”于是因这个偶然的机会我为他们叠了一座峭壁山,一旁观看的人称赞不已:“就好像峻美的真山一样!”于是我制作假山的声誉远近闻名。恰巧,常州有位做过布政使的吴又于公闻名来邀请我去。吴公在城东购买了一块土地,这块地原是元代相国温国罕达的故园,只有十五亩。吴公对我说:“用十亩土地建造住宅,剩余的五亩可以仿效宋代温国公司马光‘独乐园’的形制建造园林。”我察看了园址情况,地势很高,而探查其水源又很深,乔木高耸,上干云霄,虬枝低垂,下拂地面。我说:“这里的地形不仅应选用合适的石头垒山以增加高度,还应挖去一些泥土以增加深度,使乔木在山腰形成高低错落之势。裸露地面的盘根处嵌入石头,就好像山水画的意境一样;再沿着池边的山坡修建亭台,使池子的水面泛起参差错落的倒影,挖掘篆书般曲折的沟壑,上面架飞廊,将呈现出意想不到的意境。”园林建造完成后,吴公喜笑颜开地说:“从步入园林到走出园林,用脚步计算约有四里,我自认为江南的胜景,已尽收我这个园中了。”还有一些小型建筑,虽是些片山斗室,但我认为胸中所蕴藏的奇思妙想,也基本上得以尽情发挥,自己愈加感到高兴。时值内阁中书汪士衡,邀请我到銮江县城西去修建园林,我的构思似乎很合他的志趣。他的这个园林与吴又于公所建造的园林,一并驰名于江南江北。闲暇的时候我整理自己的草稿和图式,取名《园牧》。姑孰县的曹元甫先生云游到銮江,主人与我一道陪他参观、住宿两天。曹元甫先生对园林称赞不已,认为就像荆浩、关仝的山水画一样,并问我何时能用笔写成著作。于是我拿出写的书稿给曹元甫先生过目,曹元甫先生说:“这是自古以来未曾听过见过的,为何要取名为‘牧’呢?这可是你的创造,应把它改名叫‘冶’才行!”

时值崇祯四年(1631年)秋末,否道人空闲时写于扈冶堂中

文摘 
冶 叙
【原文】余少负向禽志,苦为小草所绁。幸见放,谓此志可遂。适四方多故,而又不能违两尊人菽水,以从事逍遥游,将鸡埘、豚栅、歌戚而聚国族焉已乎?銮江地近,偶问一艇于寤园柳淀间,寓信宿,夷然乐之。乐其取佳丘壑,置诸篱落许;北垞南陔,可无易地,将嗤彼云装烟驾者汗漫耳!兹土有园,园有“冶”,“冶”之者松陵计无否,而题之“冶”者,吾友姑孰曹元甫也。无否人最质直,臆绝灵奇,侬气客习,对之而尽。所为诗画,甚如其人,宜乎元甫深嗜之。予因剪蓬蒿瓯脱,资营拳勺,读书鼓琴其中。胜日,鸠杖板舆,仙仙于止。予则“五色衣”,歌紫芝曲,进兕觥为寿,忻然将终其身。甚哉,计子之能乐吾志也,亦引满以酌计子。于歌余月出,庭峰悄然时,以质元甫,元甫岂能己于言?

崇祯甲戌晴和届期,园列敷荣,好鸟如友,遂援笔其下。

石巢阮大铖

【译文】我在少年的时候就怀着像长平、禽庆那样隐逸山林的志向,苦于被仕途所羁绊而不能实行。幸而我被罢官放逐回家,自认为可以实现自己的这个志向了。时值天下战祸频发,且我又不能放弃对父母大人的孝养,自个逍遥云游。我难道从此将与鸡窝、猪圈相伴,与家人故旧厮守终身吗?我家乡离銮江很近,偶然雇得一艘小船来到寤园柳淀之间,住宿了两夜,过得很是愉快。我喜爱这里美丽的景观,所有幽美的丘壑都罗列在篱落之间。却有自然山水的意境。北上可游山水园林,南下家乡可孝养父母双亲,何必再去遥远的地方去云游,可笑那些超然世外、漫无边际的仙游之举了!这个地方有园林,园林就需要创造。写出造园著作是松陵县的计无否,而将其书题名为《园冶》的人,是我的友人——姑孰县的曹元甫。计无否此人很质朴直率,想象力、悟性不凡,全无庸俗虚伪的习气。他所作的诗画,和他自己很像,这大概是元甫非常喜欢他的缘故吧。因此我清除了一块边隅地上的杂草,花费资财建造山水园林,在园中读书抚琴。佳节吉日,扶杖驱车迎奉父母,在园林中轻歌曼舞。我效仿老莱子穿上“五色衣”,唱起《紫芝曲》,为父母敬酒贺寿,就这样悠闲快乐了此一生。太好了,计无否的才能使我的志向得到满足,我也斟满酒杯酬敬计无否。当歌舞停罢,月儿升起,庭峰寂静的时候,我就这段文字去征询元甫的意见,元甫还能说什么呢?

崇祯七年(1634年)四月,满园欣欣向荣,小鸟依人,于是在此美景之下提笔书写。

石巢阮大铖

题 词
【原文】古人百艺,皆传之于书,独无传造园者何?曰:“园有异宜〔1〕,无成法,不可得而传也。”异宜奈何?简文之贵也,则华林〔2〕;季伦之富也,则金谷〔3〕;仲子之贫也,则止于陵片畦〔4〕。此人之有异宜,贵贱贫富,勿容倒置者也。若本无崇山茂林之幽,而徒假其曲水〔5〕;绝少“鹿柴”“文杏”之胜〔6〕,而冒托于“辋川”〔7〕,不如嫫母傅粉涂朱〔8〕,只益之陋乎?此又地有异宜,所当审者。是惟主人胸有丘壑,则工丽〔9〕可,简率〔10〕亦可。否则强为造作,仅一委之工师、陶氏〔11〕,水不得潆带之情,山不领回接之势,草与木不适掩映之容,安能日涉成趣哉?所苦者,主人有丘壑矣,而意不能喻之工。工人能守不能创,拘牵绳墨〔12〕,以屈主人,不得不尽贬其丘壑以徇,岂不大可惜乎?此计无否之变化,从心不从法,为不可及;而更能指挥运斤〔13〕,使顽者巧、滞者通,尤足快也。予与无否交最久,常以剩水残山,不足穷其底蕴,妄欲罗十岳〔14〕为一区,驱五丁〔15〕为众役,悉致琪花瑶草〔16〕、古木仙禽,供其点缀,使大地焕然改观,是一快事,恨无此大主人〔17〕耳!然则无否能大而不能小乎?是又不然。所谓地与人俱有异宜,善于用因,莫无否若也〔18〕。即予卜筑〔19〕城南,芦汀柳岸之间,仅广十笏〔20〕,经无否略为区画〔21〕,别现灵幽。予自负少解结构,质之无否,愧如拙鸠。宇内不少名流韵士,小筑卧游,何可不问途无否?但恐未能分身四应,庶几〔22〕以《园冶》一编代之。然予终恨无否之智巧不可传,而所传者只其成法,犹之乎未传也。但变而通,通已有其本,则无传,终不如有传之足述。今日之国能,即他日之规矩,安知不与《考工记》〔23〕并为脍炙乎?

崇祯乙亥午月朔,友弟郑元勋书于影园

【注释】〔1〕异宜:异,不同;宜,适宜。指不同事物各有其不同的适应性。
〔2〕简文之贵也,则华林:简文,指南朝梁简文帝萧纲(503—551年),其人长于诗赋;华林,指华林园。
〔3〕季伦之富也,则金谷:季伦,指西晋石崇(249—300年),是当时著名富豪;金谷,即金谷园,是石崇在洛阳建造的著名园林。
〔4〕仲子之贫也,则止于陵片畦:仲子,即陈仲子,出身贵族,其兄拥有大量财富,他认为这是不义之财,于是避开兄长,逃到于陵(今山东省长山县)过着贫困的生活;片畦,一小块菜圃。
〔5〕曲水:曲水流觞,古人的一种劝酒方式。王羲之《兰亭集序》中说:“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所有,这里用“曲水”来指山水绝佳之地。
〔6〕绝少“鹿柴”“文杏”之胜:鹿柴,王维“辋川别业”中的一景,王维《鹿柴》诗有“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文杏,杏树的一种。
〔7〕辋川:指唐代诗人王维的“辋川别业”。
〔8〕不如嫫母傅粉涂朱:嫫母,古代传说中的丑妇,皇帝的第四妃;傅粉涂朱,即涂脂抹粉。
〔9〕工丽:工致精巧。
〔10〕简率:简朴。
〔11〕工师、陶氏:工师,指木工工匠;陶氏,指瓦匠。
〔12〕拘牵绳墨:拘泥于绳墨而不知变化。绳墨,木匠画直线用的工具。
〔13〕运斤:挥动斧头。斤,斧头。
〔14〕十岳:比喻天下名山。
〔15〕五丁:神话传说中的五个力士。
〔16〕琪花瑶草:仙境中的花草。
〔17〕大主人:喻有大财力的园林主人。
〔18〕莫无否若也:没有像计无否这样的人了。若,如、像。
〔19〕卜筑:选择地势进行建筑。卜,占卜。
〔20〕笏:又称手板、玉板或朝板,是古代臣下上殿面君时的工具,以记录君命或圣意,也可将上奏之话记在笏板上。《礼记》中载:“笏长二尺六寸,中宽三寸。”古代官吏上朝的“朝笏”,这里比喻空间很小。
〔21〕区画:规划。
〔22〕庶几:也许可以。
〔23〕《考工记》:中国春秋时期记述官营手工业各工中规范和制造工艺的文。西汉初期因《周礼·冬官》散失,遂以《考工记》作补,从而保存在《周礼》中传世。《考工记》是中国目前所见年代最早的手工业技术文献,该书在中国科技史、工艺美术史和文化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译文】古人的工艺技术,都有著述流传下来,为何唯独没有建造园林的著作呢?有人说:“园林的建造因人、因地、因时而各有‘异宜’,没有固定的建造法则,因而就不可能写成专著流传下来。”异宜怎样理解?南北朝时梁朝的简文帝以帝王之贵,建造了华林园;西晋的荆州刺史石季伦敌国之富,建造了金谷园;战国时齐国的陈仲子很贫穷,只能在于陵这个地方拥有一小块菜园。这就是由于人有贵、贱、贫、富的不同,而园也随之“异宜”,是不能轻易颠倒的。如果本来就没有崇山茂林的幽雅环境,而非要冠以“流觞曲水”之名;基本上没有“鹿柴”“文杏”之类的优美景色,却要假冒唐代王维“辋川别业”的名胜,这就如同丑妇嫫母涂脂抹粉,不是更显得丑陋了吗?这是由于地理环境的不同,而园也应当随之“异宜”,是应审慎考虑的。只要主人心中构思了山水意象,建造园林时精工华丽也行,简朴粗疏也行。否则勉强建造,一切依赖于木工泥瓦匠,势必使水失去潆洄环带的情趣,使山无法显出迂回相接的气势,使花草与树木缺少遮掩衬托的意态。这怎能在日常生活中陶冶情趣呢?苦恼的是,主人心中构思有山水意象,其意却无法让工匠们心领神会。工匠只能墨守成规,不能变通创新,主人只好委屈求成,不得不舍弃自己所构思的山水意象去迁就工匠们,这不是大为可惜吗?计无否的园艺变化,依从心灵感悟而不依从现成法则,这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并且他能现场指挥,建造的技艺出神入化,能使顽夯的石头变得灵奇,使郁塞的空间疏通而流动,尤其令人称赞。我与计无否交往最为长久,常感到小规模的山水景观无法充分展示他深厚的园艺才智。因此总幻想如果把天下的名山网罗在一个地方,把大力神仙作为役卒供他驱使,把琪花、瑶草、古木、仙鸟全都取来,供他点缀装饰,使大地的面貌焕然一新,那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遗憾的是没有这样的大主人。那么,计无否只能设计建造大园林而不能设计建造小园林吗?并非如此。所谓地理环境与人都有异宜,在善于利用不同的具体环境这方面,没有像计无否这样的人了。就拿我选择在城南建造的园林来说,地处长有芦苇的湖水与长有柳树的湖岸之间,园基面积很小,经计无否稍加设计,就特别显现出空灵幽静的境界。我自恃懂得一些园艺,但与计无否相比起来,就像不会筑巢的笨鸠一样。天下许多风雅之士,想建造小园林享受山水情趣,怎可不去向计无否请教呢?但恐怕他不能分身四处应对,或许可用他所写的《园冶》一书来代劳。然而我最终感到遗憾的是,计无否的园艺才智不可能传承下去,所能传承的只不过是他的成法,这就等于没有得到传承。但要灵活变通,需要有所根据,虽不能尽传,总不如有所传承而让人有所遵循好。计无否堪称当今国家之能手,《园冶》即是后世的法则,怎么知道它不能与《考工记》一并被后世所传颂呢?

崇祯八年(1635年)五月初一,友弟郑元勋写于影园
 
已邀请:

要评论图书请先登录注册

其它状态

  • 浏览: 1232
  • 评论: 0
  • 关注: 0 人(关注接收评论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