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阿尔托自宅(The Aalto House) - 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

项目概况:
建筑设计: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
地点:芬兰,赫尔辛基,蒙基涅米(Riihitie 20, Munkkiniemi, Helsinki,Finland)
设计时间:1935-36年
完工时间:1936年8月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99e1o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r8jr9

建筑综述:
1935年阿尔瓦·阿尔托在斯德哥尔摩的瑞典工业协会的年会演讲上明确提到:他认为形式主义(理性主义)最大的问题在于缺乏人文关怀。而他在同年秋天为自己设计的住宅就是对这种提法的实际探索。这座两层楼的住宅既是充满地域特色的芬兰现代建筑,也是十分注重情感体验、注重自然融入的宜居之所。而更加新颖的是建筑师让建筑在时间上的表达,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有机建筑,当然还有似有若无的和风元素。这是一座处处充满细节,处处让人感受到柔软的住宅。而阿尔托本人自1976年去世之前也一直居住在此处。
 
缘起:
1933年,也就是阿尔托知名的设计帕米欧肺病疗养院建成的那一年,阿尔托和他的妻子爱诺及两个孩子从图尔库搬到赫尔辛基定居。第二年,阿尔托接受了一个设计委托,作一个位于赫尔辛基西北部蒙基涅米地区的规划,但项目并没有实施。阿尔托却在这里发现了一块可以建他们自宅的基地(在此之前他们一家都住在公寓里),并把它买下来。设计开始于1935年的秋天,到1936年的8月,这座建在坡地上的房子就完成可以入住了。












漫步建筑:
从较为封闭的临街一面的小门入口踏上几步石板台阶进到房子里,穿过西侧两层高的长方形工作室,又从工作室左侧下了两步台阶,进到一个略微下沉的房间——起居室里,在那扇木制推拉滑动门的旁边,有一台较为老旧的黑色平台式钢琴,钢琴上有一张阿尔托第一任妻子爱诺的黑白照片。照片嵌在相框里,相框就立在钢琴上。



起居室位于整个住宅一层的中部,西侧为建筑设计工作室,东侧为餐厅,朝南一面开有大面积窗户,窗外是寂静的庭园。当早晨的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的时候,房间里更显出一种清雅的宁静。爱诺设计的斑马图案面料的沙发椅就放在钢琴一旁,沙发的中间放着Y形腿的茶几,茶几上摆放着著名的萨伏伊花瓶,也被称作“湖泊花瓶”。就像在芬兰到处可见的湖泊,优美的曲线正契合阿尔托的名字“Aalto”,它在芬兰语中是“波浪”的意思。茶几对着一座用红砌筑的壁炉,壁炉不大,凹入墙内,红砖已被烟灰熏得有些发黑。周围的白墙仍用砖造,只是在表面直接涂刷了白色涂料,砖的纹理仍然清晰可辨。低矮的窗台前很精心的布置着木制的花槽,花槽里放置着小小的盆栽。窗台前有一排木制矮柜,上面放了些杂志和书籍,在矮柜的旁边有一个带轮可移动的茶几,这些都是阿尔托夫妇设计,并由Artak公司生产的家具和室内陈设品。
 
坐在这张斑马纹沙发椅上,眼睛掠过低矮的窗台和窗前藤蔓的绿荫,掠过一扇大玻璃窗,可以看到花园——一座地形略呈斜坡起伏的花园。近处是不规则的石板与自然蔓延的杂草交织的铺地,石板在院子里很随意的铺就成蜿蜒曲折的小径。在临房子东侧处有一小块水池。一堵矮石墙横亘在院子的前面,与周围的环境形成一种似隔非隔的状态。院子里有樱桃树、苹果树、山梨树,它们和场地里本来有的松树并置杂陈。

从起居室再次踏上两级台阶,来到西侧一翼的工作室,两层楼高的空间有一部分做成了夹层。西墙上有一排高侧窗,窗户下面的隔板上放着阿尔托的几幅绘画。几张大绘图桌上摆放着各种图纸和模型。从1936年直到1955年位于附近的新工作室建成,这里一直是阿尔托建筑事务所的办公空间。最繁忙的那些年是从30年代晚期到50年代早期,那时候有几个大的项目,包括各种工业区域规划和建筑设计,国际博览会展馆,玛丽娅别墅,那些建筑的设计图纸都是在这些绘图桌上完成的。此后,鉴于大部分工作都搬到新址,这里就成了阿尔托的私人工作室。






工作室最里侧的地方有一个角窗,这是一处光线明亮的地方。窗前的大桌子就是当年阿尔托的绘图桌,上面还摆放着各种各样用于制图的工具,笔、尺子、三角板,以及硫酸纸。从角窗看出去是绿树成荫的景色。
 
厨房由房子的女主人爱诺所设计,位于房子一层靠东一侧。厨房与餐厅是分开的(餐厅与起居室相连),两个空间之间由一个盛放餐具的橱柜隔开,橱柜门可以分别从两边开启拿放什物,这是一个具有女性特征的细心设计。厨房大约10平方米左右。靠窗有一排操作台,台子中间的位置有一个用于洗涤的不锈钢水池,水池周围是不锈钢包覆的台面。烤箱、炉具、咖啡机以及其他的厨房用品都与今天的非常相似,很难想象这是一间70多年前的厨房。


从位于房子中部窄窄的楼梯上到房子的二层,对着楼梯的是一个用于家庭起居的空间。有一组沙发、一些椅子和其他的家具摆放其中。中间有一座砖砌的壁炉,壁炉上放着一幅老年妇人的油画肖像,她既是阿尔托的姨妈也是继母(阿尔托8岁时生母去世,他父亲后来娶了他生母的妹妹为妻)。

对着壁炉的西侧有一扇木制的通往二层屋面平台的小门。穿过这扇小门来到素朴粗拙的混凝土平台上,混凝土块的缝隙间是肆意转出来的荒草,蓬勃生长的藤蔓植物很随意的附覆于白色竖条木板的墙面上,靠东一侧是深褐色碳化木包覆的外墙,与白墙形成鲜明的对比。屋檐下一把白色的木制休闲椅,平台中间两个小花坛绽放着白色的野花。平台的栏杆就是自然的原木,从中间对剖开,然后反方向搭接起来,没有任何的雕饰,一丛丛的藤蔓叶子也就自然的匍匐于栏杆上。



兼有工作和居住的双重功能​
这座自宅包括了居住和小型工作室(约20平米)两个部分。工作室部分空间活跃,强调剖面关系。居住部分是两层空间的简单堆叠,强调家庭生活的亲密感。


金秋野:“我觉得在阿尔托的一生当中,其实从来没有把工作和生活分开来过。也就是说,他希望他的工作空间像他的生活环境一样自在、舒适和温润,他喜欢的一切都要在他的工作空间中实现。当然,在具体的设计手法上,阿尔托借助不同的材料让这栋房子从外面看上去明显对应着内部的两种用途,再通过室内地坪的高差和精心的流线设计,很巧妙地区分了居住和工作两个区域。

阿尔托这样把工作室安在家中,把工作室设计得像家,家设计得像工作室,他会在橱柜中设计一个放图板的格子,客厅和餐厅也向员工敞开,类似这样对工作的考虑可谓渗透在他家的每一个角落。阿尔托每天都要在家中看书、工作、娱乐和放松,对于他而言,这才是生活。”



材料的应用与拼贴
在材料使用方面,阿尔托喜欢多重并置拼贴,但又杂而不乱,亲切自然。
 
自宅一层朝向内院的门廊,一个内凹的方形小空间,角部用圆截面灰色钢柱支撑,墙壁是粉刷成白色的外挂木板,截止到离地面30cm的高度。原色木门,做过碳化处理,呈红褐色,细密的板条表示着与墙壁不同的尺度,并与门内木色的门厅相呼应。左侧墙壁外挂木板条下端停止在距地面70cm的高度上,露出更多的水泥砂浆外墙。门廊的顶部就是裸露的波纹石棉瓦吊顶,在二层外挂深褐色炭化木饰面的地方挑高20cm,结构逻辑清晰可见。这个小小的空间,材料构造明白又随便,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性意图,只是根据需求随意搭配,质感很好。尤其是一些细节处理上,如壁面交界处的倒圆角,木门外窄窄的门套的弧形收边,门口铺一块粗糙的麻脚垫,钢柱之间原木铺设的种植槽等,加上毛石台阶和夏日的藤蔓,在精工细作中显出自在随意。在阿尔托眼里,材料不必是结构理性的表现,也不必非要被“正确”地使用,因此砖既可以是结构,也可以是填充物,也可以是贴面,在表现性方面,它都直接作用于人的感官,因此但用无妨。自宅的工作室里,白涂料薄涂的错缝砖墙、裸露的红砖壁炉和台阶、木楼梯、黑色钢柱、草席扶手板饰面、木窗套、大木门和圆润的木把手、浅色铺地瓷砖和暗绿色地毯,共同营造了一个异常和谐亲密的工作环境。这种感觉就是杂而不乱,亲切自然。


材料应用手法的渊源
19世纪20年代当时的阿尔托与欧洲的建筑师之间,通过竞赛和行走观察也做了很多探索。比如阿尔托看到了恩斯特·迈在1929年所做的集合住宅,在当时的芬兰,因为人口不多,没有很大的应用价值,但是阿尔托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尝试,在1930年,阿尔托举行了最小限住宅展,展览过后宅中的家居又被吉迪翁(著有知名的《空间·时间·建筑》一书)拿走继续运用。

阿尔托通过吉迪翁认识了莫霍利·纳吉,之后阿尔托和纳吉的关系渐渐变得非常密切。在1931年,莫霍利·纳吉曾到阿尔托家中小住过半年左右,而他送给阿尔托的那本《从材料到建筑》( From Material to Architecture)据说成为阿尔托本人非常喜欢的一本书。

莫霍利·纳吉在包豪斯授课时候,就要求学生对材料要有一种感官性的认知,他要求学生不仅仅关注一种材料,而是要将多种材料,比如将木材、金属、塑料一起加工变形,去通过触摸的感知来得到对材料本性的认识,而这种材料思维,材料的触觉性和组合方式对阿尔托也是有很大的影响的。莫霍利·纳吉认为,通过这样的组合可以创造出带有生活感情,有血有肉的有机体。


这种思维也可以看做是对于当时俄罗斯构成主义——faktura理念的探索。Faktura大概的意思是对材料进行组织,挖掘材料背后潜藏的特性。Faktura还有一层意思,指在建造过程中对于材料的转化,比如密斯的巴塞罗那德国馆,里面十字形的柱子,就是受到faktura对于肌理认识的影响。 当然莫霍利·纳吉的《从材料到建筑》中已经认识到了理性主义、现代主义高度技术化之后带来的缺陷,而他教育的目就的是“克服技术文明的缺陷”,他想通过这种有机的生活学方式来进行弥补,展现出高度的艺术性。这也正是他对阿尔托的重大影响。

也许是通过与莫霍利·纳吉的接触,让阿尔托更加对所谓的功能主义进行了反思和质疑,从而也进一步挖掘芬兰文化的特性。

风格的转型之作
创作于1934-1936年间的自宅兼工作室,是阿尔托设计风格第二次转型期间的代表作。他一生中每一次举家搬迁,建筑风格就随之出现一次大的改变。从早年在于韦斯屈莱(Jyväskylä)的北欧古典主义,到图尔库(Turku)的现代主义;再从图尔库到赫尔辛基,他的建筑风格又经历了从纯粹的现代主义向人情化现代主义的转变。阿尔托早期两个非常重要的作品——帕米欧疗养院(1928-1932)和维堡图书馆(1927-1935)都创作于第二次转型期。当他完成这两个作品之后,立刻便意识到现代主义是不适合北欧地区和自己的性情的。他于1935年设计的自宅实际上是他向所谓的乡土化、人情味和自然材料转型的第一步。
自宅客厅窗台上的植物
与玛丽亚别墅的比较
这栋自宅确实和玛丽娅别墅很像,包括高差的处理、平面房间之间的组织关系。在材料的运用上,自宅阳台上捆扎木头的方式与玛丽娅别墅的栏杆完全一样、砖的几种用法和工作室外立面突出的碳化木饰面造型也如出一辙。可以说,玛丽娅别墅是阿尔托自宅中讨论的一系列手法和主题的集大成之作,更凝练且更自由。自宅规模较小,形式感也比玛丽娅别墅简化,有一种平实感,离普通人的生活更近。玛丽娅别墅更像是一种理想生活的表达。
 
日本元素·和风的影响
日本文化在当时的欧洲是显学,但阿尔托的借鉴超出了抽象的组织原则和空间元素,从平面组织、空间意象到细部处理都能看到日本的影响。比如:其中工作区和居住区之间的地坪高差就是受日式住宅影响的痕迹之一,进入自宅的客厅是往下走,日本住宅则是脱鞋向上走;阿尔托甚至把土间和广间的关系都做了出来;还有6格形状的平面和日本住宅也非常像,在这里是客房朝南,主人房朝北,和日本住宅一样。还有工作和家庭生活的两套流线,平面左边是起居,右边是接待和工作室;工作室空间对日本材料氛围的化用;起居室面向自然景观的开口对比日本寺庙的庭院;门口使用自然形的石头汀步。它既不像传统的北欧住宅,也不同于的密斯或柯布的自由平面,它有着一个非常严整的、中间分隔的平面。和密斯、赖特一样,这一时期他们的设计都受到日本建筑的影响。

建筑与自然
阿尔托说:“建筑不能将自己与自然和人类因素脱离开来,相反,永远也不能脱离,它的功能是将‘自然’与我们拉得更近。在这里,自然被理解为一种非常广泛意义上的自然,包括全部人类以及它的城市与它的文化。”  希尔特则这样描述阿尔托的建筑:“自然绝不是与人类环境相排斥的:当你在城市中看到他的建筑,会惊讶于他是多么充分地将其自然原则带入人造环境、他的信条与生命活动是多么协调,他创作的形式与内在复杂的需求是多么切合。而当你在乡村看见他的建筑,你将会惊异于他将这么多的城市文明的痕迹带入自然,融入到原始的风景中。
 
在自宅里,整个建筑融入了自然,露台上的凉棚使用剥去外皮的圆木做梁柱,代替了钢筋混凝土,经过粗加工的托梁横跨原木,两端稍稍出头,看起来就像是简朴农宅的做法。通过这样的方式,阿尔托为现代建筑形象增加了一些原始的印记、文明早期的痕迹。当然还有绿植的攀爬,隔窗即可引入的自然。
 
建筑在时间上的表达
在自宅的设计中,阿尔托采用了砖、木材、石材、铜等自然材料,丰富质感的同时也通过使用、风化、侵蚀等留下的痕迹加强了对时间的表达。我们可以看到材料上风吹雨淋过的痕迹,在庭院的碎石上,在立面的木材上,在屋顶的混凝土面上……还有等待植物攀爬的原木隔断,转角处供爬藤缠绕之用的竖白色立杆…




阿尔托在那篇优美的《鳟鱼与山泉》(The Trout and the Stream)中告诫后人一定要耐心,唯有耐心能带我们去往埋藏答案的历史节点:“建筑和它的细节在某种方式上与生物过程相关。他们就好像鲑鱼或鳟鱼,不是生来就成熟的,甚至不是诞生于它们生存的海洋或湖泊中。它们是诞生于千里之外,远离它们通常生活的环境,就像人的精神生活和本能远离他的日常工作。像鱼的卵发展成成熟的组织需要时间,我们思想世界中的发展也需要时间。”
 
氛围 - 将理性的成分拓展至心理层面
著有《肌肤之目》的尤哈尼·帕拉斯玛教授这样评价阿尔瓦·阿尔托:
“与其去质疑理性态度本身,现代建筑的最新阶段应尝试的是,将理性的方法从技术领域投射到人类和心理学的领域。”

“他的建筑,从不全盘接受单一概念统治;相反,它会在不同的建筑场景、片段和发明中自行生长。支撑着建筑的整体的,或者说整座建筑的关键,是一种感性氛围的一贯性,而非某种诉诸智能的几何学或视觉概念。”

“我所说过的一切,其意义都在于强调以下这一点:多样性与生长,这些使我们回想起自然有机生命的特性,才是建筑学的精髓。”­
 
帕拉斯玛教授从现象学的角度看阿尔托的建筑实践,认为其作品反映了设计者对光影、色彩、材料的质感和纹理的思考和重视,并且试图通过这些物质层面的处理,来实现建筑和建筑的使用者在感官层面上的交流,让人们对所在建筑的时间、气氛、记忆有更深刻的体验。
 
图纸:








黑白记忆: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
金秋野《诚实面对自我——金秋野谈阿尔瓦·阿尔托工作室》等;万征《阿尔托自宅的女主人》;尤哈尼·帕拉斯玛教授等
图片来源: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