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劳力士学习中心 Rolex Learning Center, Switzerland - SANAA

项目档案:
建筑设计: Kazuyo Sejima + Ryue Nishizawa / SANAA
客户:EPFL(Ecole Polytechnique Fédérale de Lausanne)
项目名称: Rolex Learning Center
主要建筑师: 妹岛和世西泽立卫
设计团队: Yumiko Yamada, Rikiya Yamamoto, Osamu Kato, Naoto Noguchi, Mizuko Kaji, Takayuki  Hasegawa, Louis-Antoine Grego(Former staff: Tetsuo Kondo, Matthias Haertel, Catarina Canas)
地址: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校园内
完工时间: 2010
用地面积: 88 000平方米
占地面积: 20 200平方米
总建筑面积: 37000平方米
尺度: 166.5m×121.5m 


项目简介:
SANAA事务所设计的劳力士学习中心于2010年2月22日向学生和公众开放,该建筑新颖大胆而且具有高度的实验性质,向人们展示了21世纪人类新的学习方式和交互性影响的意义。作为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的一部分,这座学习中心已成为现代学习设施的典范。2万平方米的连续单层流动空间为人们提供了图书馆、阅览室、学习实验室、信息咨询、交流空间、学习空间、会议中心、餐厅、咖啡厅和多样的室外庭院。建筑平面是一个长方形,建筑底面上下起伏,将大小形状不同的13个庭院联系起来,并在建筑的4个方向的边上抬起,让使用者可以从建筑中心的一个主要入口进入建筑。
 
设计理念:
妹岛和世与西泽立卫以“把建筑作为公园”(Make architecture like a park)作为空间概念,尝试为使用者创造不同的体验,并提供一种探索的自由。这栋建筑的理念在于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希望提供灵活的使用方式,去接受和吸收新的科技和工作方式,建筑本身也处于演变和发展的过程当中。建筑强调社会性,人们可以一起吃饭、喝咖啡、学习、讨论,以激发来自不同学科的人们之间的轻松接触。这座建筑就像是一处地标,吸引着人们前来访问和体验。
 
项目图片精选:
上图来自 @flickr 某用户 










上图来自 @flickr 某用户 Diegojack
上图来自 @Forgemind ArchiMedia
上图来自 @Forgemind ArchiMedia
上图来自 @carlo.fumarola
 
细部细节图:(点击小图可放大)
@carlo.fumarola
 @Andreina Schoeberlein
@demirole
@Iris_14
细部详图(来自《detail》)
 细部详图(来自《detail》)

平立剖面图:(点击小图可放大)
 ground floor
 0.0m level
 官方地图指引
 
设计简析:
1.空间 - 自发性活动空间(本段主要来自《向景观学习——劳力士学习中心自发性活动空间解析》 - 李若星)
①空间开放性
在劳力士学习中心20200m2 的单层空间里,除了少数的几个透明研讨室和一个厨房,其他的空间都是完全相互连通开放的。打破了常规建筑中走廊串联封闭房间的惯例,劳力士学习中心的空间呈现出开放性的特征。空间的开放性为使用者提供了更好的可视性和可达性,因而使用者可以拥有更多的行为选择,而不仅仅是按照一种固定模式使用建筑。因此,空间的开放性为使用者提供了实现行为“由内在控制和引导”的可能,是自发性活动产生的内在基础条件之一。
 
②空间功能不确定性
在劳力士学习中心里,每个空间都没有确定的功能。任意的开放空间都可以承担走廊的功能,也可以承担学习场所的功能,或是承担休闲场所的功能。对比常规的建筑以功能划分空间的惯例,劳力士学习中心的空间呈现出功能不确定性的特征,与“形式追随功能”的现代主义信条完全相悖。空间的功能不再由建筑师规定,而是由使用者定义,使用者可以以自己的感受挖掘空间的潜力,定义自己的活动场所。功能是使用者要使用建筑的目标,因而空间功能的不确定性从根本上解除了建筑对使用者的限制,为使用者提供了实现行为“由内在控制和引导”的可能性。空间功能的不确定性是自发性活动产生的内在基础条件之二。
 
③空间逻辑简单性
劳力士学生中心的空间逻辑极其简单清晰,容易被使用者认知:上下起伏的台地作为背景,构筑物和庭院以独立的完型散布在背景之上——类似于细胞与细胞质之间的关系。由于使用者需要从建筑上下起伏的底部和庭院之间穿梭之后,才能到达建筑的主入口,路径上的视觉已经让使用者掌握了这座建筑“地面起伏”和“院落散布”的两大空间特点。使用者进入主入口之后,可以在入口处看到地图,二维地图明确地标出了3种空间类型的分布逻辑。至此,使用者达到了对整个建筑空间特性与空间逻辑的理解,从而掌握了对建筑使用的主动权。空间逻辑简单性为使用者提供了实现行为“由内在控制和引导”的可能性,是自发性活动产生的内在基础条件之三。
 
④空间体验不可预期性
虽然劳力士学习中心的空间是连续的,但由于院落的间断和地面的起伏,使用者并不能一眼看穿所有的空间,而需要在移动中逐渐体验不同的空间,其空间的可视性只限于使用者所在之处周围的一定范围之内。妹岛和世也关注了劳力士学习中心的这个空间特性:“起伏的地皮,爬一个坡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虽然是一个大房间,又看见又看不见,视点可以不断变化。”这种不可预期的局部空间体验激发着使用者的探索欲,在探索的过程中想要自发地创造性地使用空间,从而产生自发性活动。空间的不可预期性为使用者提供了产生“由瞬间的冲动引发”的行为的可能性,是自发性活动产生的外在激励条件之一。
 
⑤空间隐喻性
劳力士学习中心是与众不同的一个建筑作品,其独特的空间让使用者具有陌生感,有利于使用者脱离日常使用建筑的感受。但与此同时,这座建筑最独特的空间处理——起伏的地面,也会让使用者产生熟悉感,因为起伏的地面是每个使用者都曾有过的体验——自然中的山坡和丘陵。这种空间的隐喻会让使用者产生归属感,让使用者在联想中展开更丰富多样的活动。空间的隐喻性拓展了使用者创造性使用空间的思路,为使用者提供了产生“由瞬间的冲动引发”的行为的可能性,是自发性活动产生的外在激励条件之二。
 
2.结构(以下三段主要来自《劳力士学习中心》 - 编译   朱晓琳)
这是一栋非常具有创新意义的建筑,波浪型的、微微倾斜的楼面和屋顶围绕着若干个小型的天井院落布置,流畅的形态和复杂的结构需要新型的建造方法。对于三维的曲线混凝土外壳,SANAA事务所与结构工程公司SAPS合作,用计算机模拟技术共同探索以取得最小的弯曲应力。工程师Bollinger、Grohmann 和 Walther Mory Maier经过无数次的反复试验,获得了最终的形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座建筑具有两层外壳。两个外层之间是11个预应力拱形结构。小一些的外层由4个拱形结构支撑,各有30m~40m长,大一些的外层由7个拱形结构支撑,各有55m~90m长。这些拱形结构由70个地下预应力线缆进行拉撑。 
 
为了实现建筑独特的形态和空间,SANAA事务所与工程的总承包商进行了密切的合作。混凝土的浇筑必须非常精确,需要考虑到复杂的立面系统外形的偏差和在施工过程中产生的误差。例如,用激光切割的一个2.5m~2.5m的木制模块在平面上的位置运用了GPS定位技术以保证其最精确的位置。为了实现有效的通风和采暖,一个波浪型的空间体量同样通过计算机模拟技术以确定这一空间在何时需要开启窗扇进行自然通风,而又在何时需要地板供暖。这一技术有助于建筑实现低耗能的目标。
 
由于建筑是一个整体性的、单一的结构形式,所有的元素,包括屋顶都必须非常灵活才能适应自然条件和结构细部的改变而引起微小变化。因此,内部的屋顶系统是有接缝的,以适应外部的变化。曲线的玻璃立面和围合天井的玻璃立面也需要根据波浪型的混凝土结构进行适时的调整:每一块玻璃都经过精确切割并且独立安装,最终拼接起来形成整体的表皮结构。
 
3.材料
主要的建筑材料是钢、木头和混凝土。混凝土浇筑得非常精确和细致,建筑的底面非常光滑。地板是混凝土结构,屋顶是钢架和木头,地板和屋面保持了一致的走向。为实现这样的几何效果,在施工中制作了1 400个不同的模具。一个流动形混凝土的浇筑往往需要进行2天以上的持续性浇筑工作才能完成。
 
4.节能
劳力士学习中心是一个高效节能的建筑,并获得了瑞士当地的节能建筑奖Minergie Label。除了餐厅和多媒体图书馆使用了冷风装置,其它功能性空间基本上都实现了自然采光和通风。它之所以能够实现8.5kWh/m2 的能量消耗,得益于其高品质的双层玻璃、20cm厚的屋顶隔热层、35cm厚的地面隔热层、百页窗、自然的通风和采光,以及具有25年历史的水泵装置。这一优异的节能方案是在Sorane SA工程公司、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和来自于洛桑和苏黎世的工程师的共同努力下实现的。通过建立数字化的气流、照明和热工计算模型,不仅实现了对能源利用率的最高水平,同时也保证了一旦发生火灾人们的安全疏散。获得Minergie Label这一奖项,是这座建筑在作为开放性的公共建筑的节能设计方面赢得的又一挑战。
 
本文贡献方:
本文文字来源:1.工程档案:劳​力​士学习中心 Rolex Learning Center - SANAA ;2.向景观学习——劳力士学习中心自发性活动空间解析;3.妹岛:纯净空间 - 瑞士洛桑劳力士学习中心 - SANAA;图片来源:中心官网等;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