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美术馆新馆 - 李立(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

▲ 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并可进入全屏图集模式 ▲


项目档案:
建筑设计: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项目名称: 山东省美术馆新馆
业主:山东省文化厅
主要建筑师:李立 王文胜
设计团队:周峻 马溪茵 王腾 陈捷 高山 汪一宁 章珺珺 郑聪 梁力 章雯 程宇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11777号
设计时间:2011年
完工时间: 2013年
基地面积:2.07h㎡
总建筑面积:5.2万㎡
结构形式:钢筋混凝土框架+剪力墙+钢桁架结构
本文未注明图片摄影:姚力

项目简介:
山东省美术馆建设总面积5.2万平方米,其中地上五层,地下一层。设有展厅12个,分布在建筑的1至4层,总面积19700平方米,实际可用展线1600米。是一座凸显山东文化特色,富有时代气息,集收藏、研究、展陈、教育、交流、服务于一体,学术、教育和休闲功能形象并重的文化标志性建筑。

在其建筑创作上植根于特定的场地条件和齐鲁大地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以相互交融、对比统一的状态巧妙回应了复杂的功能要求,通过多层级的公共空间建构,将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同层设置,并分别围绕两个中庭空间形成双环型流线:北部的中庭空间规整,以“城”为主题;南部的中庭空间曲折,以“山”为主题。建筑主体五层、局部三层,呈现为正在渐变中的形态——山、城相依。具有山型特征的建筑形体逐渐过渡到方整规则的状态,这是对山东的风土地理特征最恰当的诠释。自然与人工,无序与有序,它反映了内部公共空间的状态,也反映了不同类型展览空间的并置关系。作为对设计概念的深化补充,建筑公共空间的自然采光与空间布局紧密结合,呈现出有机错落的形态特征,暗示了遍布济南全城的泉池布局,烘托出“泉、城相映”的深层内涵。

设计理念:(《山形园境——山东美术馆建筑创作》 文:李立;原文刊载于《建筑学报》2014年4期)

山东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此前我虽从未到过山东,但那内蕴丰厚、外廓鲜明的山东文化对我这个河南人来说犹如近邻,并不陌生。与山东美术馆的意外结缘为我真实感知这一地域文化内涵提供了机遇:2010年11月,我们参与过中国国家美术馆的国际设计竞赛,虽然没有入围,却意外获得中国美术馆的推荐去参加山东美术馆(以下简称“山美”)的设计竞标并最终胜出。

山东是传统的美术大省,山美新馆的建设承载了社会各界的文化诉求,对其建筑形象的期待可想而知。从建筑学的角度,建筑形的产生必须有合理的依托,我的基本观念是从场地出发寻找设计切入点,我从不预先想好一个形式然后把它放进场地。我习惯于从一个更大的范围审视建筑与场地的关系,首先确保建筑融于环境,在这个过程中,场地暗示将会激发出适应的建筑形式,认识这一点有助于理解最终的建筑设计。

济南是著名的泉城,曾有“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美誉。但今天这座城市几乎就是一个城市大跃进的样板,那些引以为自豪的城市景观特征早已支离破碎、面目全非。山美所在的山东文博中心更是城市空间无序竞争的缩影,这里已建成的博物馆档案馆布局都是坐北朝南、各自为政,孤立的地块划分由于缺乏合力难以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公共活动中心。美术馆建设用地为梯形,如果仍旧在南向组织主入口将会非常局促,并且会增加对南侧经十路的交通压力,但上位规划中的美术馆布局简单复制了博物馆的方形模式,这误导了许多设计单位。

我们把山美视为复兴文博中心的契机,以在建筑群体间构建和谐关系为基础,创建功能整合、资源集约共享的城市公共建筑集群。经过分析,我们对现有的地块划分进行了优化:将博物馆与美术馆之间的现状道路改造为步行广场,将美术馆的主入口西向设置,与博物馆前广场连成整体,在区域内创建安全、连续的步行空间,强化了文博中心内部的空间整合。与之相适应,区域交通组织也作出调整,在博物馆入口平台下形成应急交通环道,并在步行区域外围组织机动车停靠点。同时强化博物馆广场的地下空间联系东、西地块的枢纽作用,将其商业、停车空间作为区域资源共享。


总平面


文博中心总剖面

如何妥善处理美术馆与博物馆、档案馆等建筑的群体关系?一方面,确实应当与两者的方整体量以及轴线关系取得呼应,形成“品”字型格局。另一方面又要与博物馆共同围合馆前广场,形成具有一定长度的广场界面,这样的分析便确立了美术馆总图的梯形布局以及由北向南退台的形体特征。那么,如何细化这个退台形体呢?此时,仍然是场地周边的地形特征给予我们最重要的启示:场地南部的泰山余脉在此与城市平缓交接,形成泉城济南的重要地理特征。于是,确立了以“山、城相依”为概念、从3层的具有山形特征的形体逐渐切削过渡到5层方整体量的基本构思。

山美是我国新建的规模最大的现代美术馆,如何在宏大的建筑空间与人的身体感知之间建立适当的平衡?如何在公共空间与展览空间之间界定适当的领域?如何在大型展览序列中建立清晰的空间识路系统?这些问题是我们组织内部空间的主要关注点。我们建立了多层级的公共空间系统来回应这些问题。入口大厅是空间定位的最重要支点,其斜向穿越的特征顺应了基地形状,同时将人流引向2层的展览空间序列。此外,依循山美的主题展示内容,分别以近、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为主题建立了两个并列的环形展示空间。空间的适度分割并没有削弱空间的力量,相反,它使空间获得尺度感的同时也收获了识别性和领域感。

外部的场地分析确定了“山、城相依”的建筑概念以及建筑的基本形,内部的空间塑造则紧扣形体特征并继续在概念引导下完成设计。首层大厅是以“山”为主题的空间,展厅的适当扭转出挑提供了多层次的展示平台。漫步而上的坡道、扭转的形体、架空的天桥赋予人们不期而遇的空间体验,这里将与当代艺术作品一起构成生动的立体景观。2层大厅是以“城”为主题的空间,规整简洁的多功能大厅成为展线环绕的内核,北向的大型天窗塑造出均匀柔和的光环境,这里将为观赏近、现代艺术作品留下安静沉思的空间。“山”与“城”通过参观动线联系为整体,从“进山”线路开始,依次组织了“山间小径”“峰回路转”“夹壁磐石”“豁然洞开”“古城远望”等一系列空间场景。

大型美术馆的参观极易导致疲劳,不断克服单一空间的束缚并在空间中加大景深是调整视觉的重要手段,尤其在空间起承转合的关键节点进一步阐发设计依然重要。传统造园的空间智慧给了我启发:园林在不规则的界墙限定内作因势利导的曲折布局,咫尺天地便能营造出旷远意境,这是一种基于身体感知的空间设计方法,与我们希望层叠展开的空间诉求是一致的。于是,首先拓扑延展了原有固化的空间界面,在梯形平面南侧的两个转折位置,使公共空间与展览空间相互包裹、渗透,这里也对应着建筑山形外观的两个缺口。其次,在空间转折的重要位置强化对角空间的设计,提高了公众对拓扑空间的感知度。此外,每一参与空间构建的实体彼此间错动、扭转,加强了空间的流动感。在材料选择上,干挂洞石墙面与石膏板墙体的分层布置在竖向界定空间的同时强化了空间走势。需要指出,山美设计中的园林之境并不是传统语汇的显性复归,它是一种结构关系的隐喻,是我心中的园林。

与博物馆相比,美术馆具有更为专业的功能要求。尤其从展览方式来看,美术馆需要满足频繁更换临时展览的需求,对货运备展的效能有很高要求。山美在这方面做了精心考虑:建筑北面设有货运专用入口,集装箱货车可以整车进入建筑内部,专业卸货平台和吊装设施配备到位,两部大型货梯服务半径可以均匀覆盖展区,备展功能齐全并且每层均设置了备展区,所有展厅门均不低于3.6m确保货运叉车可以到达每个区域。在美术馆功能设置上,山美特别强化了公共服务特点,首层咖啡厅、餐厅、观众休息区、儿童照看区、书店、美术用品店等一应俱全,夹层布置学术报告厅、各种绘画教室等公共教育用房。此外,美术馆地下餐厅通过下沉庭院与地面层的艺术品商店、咖啡厅融为一体,活跃了建筑的边缘空间。在美术馆闭馆后,这些公共服务功能依然能够独立开放,成为美术馆向城市生活的延伸。在展厅设置上,考虑到当代艺术品的尺度巨大,在首层特设了12m层高、33m跨度的主展厅,电动升降吊顶保证了空间调整的灵活性,各层展厅地面荷载均充分考虑了重型展品的布展要求。山美地下1层地上5层,各种大型空间相互叠加,跨度大、悬挑大,楼板开洞也较多,对结构设计提出较高的要求,通过框架与剪力墙结构的有效结合,较为经济地满足了建筑耐久年限的百年要求。

山美的厚重外表隐藏了层叠展开的内部空间,看似矛盾的组合表达了我个人对于山东文化的理解。面对一种演进数千年的地域文化,仅仅停留在表面现象的解读难免肤浅,文化自身所拥有的复杂构造需要我们用一种结构性的建筑语言作出回应,这就是我透过山美设计传递出的主要意图。为了迎接第十届中国艺术节的举行,山美的建造只用了一年半时间即告完工,超常规的建设速度使我见证了山东文化特质所能释放出的巨大能量,尤其在那7月流火的季节里,建筑工人挥汗如雨的场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工期的急迫、较少的干预客观上确实为建筑师创造了机遇,但是,立足于区域整合的设想终究没有付诸实施。我由衷地希望,人们在乐于接受这一文化标志物的同时不要忘记回溯它的原初起点。

项目图片精选:
西南侧外景(来源 山东文化网)

沿经十路外景


外景西南角


主入口正立面


主入口侧视


东南侧外景


山形的缺口

室内:

(图片来自:张岳君)


(图片来自:张岳君)


形体之间豁然洞开


曲折延展的中央大厅空间界面


(图片来自:张岳君)


从阶梯教室看中央大厅


层层扩展的空间景深


从贵宾通道看中央大厅


从贵宾通道看连接二层的交通空间


通往地下餐厅的楼梯


通往二层展览序列的扶梯
 





▲ 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并可进入全屏图集模式 ▲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