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万神庙(Pantheon)- 哈德良(Emperor Hadrian)

建筑概况:
又名:万神殿、潘提翁神殿  (Latin: Pantheum)
地点:意大利,罗马(Rome, Italy)
建于:公元前 113–125
官方网站:https://www.kimbellart.org/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9ojzm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65b3l

建筑综述:
万神庙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圆形广场的北部,是罗马最古老的建筑之一,也是古罗马建筑的代表作。万神庙重建时,采用了穹顶覆盖的集中式形制。新万神庙是单一空间、集中式构图建筑物的代表,它也是罗马穹顶技术的最高代表。




建筑简介:
公元前27年,为纪念早年的奥古斯都(屋大维)打败安东尼和克里奥帕特拉(埃及艳后),由他的副手阿格里巴(Marcus Agrippa,公元前63-12年)主持,在罗马城内建造了一座庙(公元前27-25年),献给“所有的神”,因而叫“万神庙”(Pantheon)。这是一幢传统的长方形庙宇,有深深的前廊,公元80年被焚毁。后来,最喜欢做建筑设计的阿德良(哈德良)皇帝(117-138年在位)把它重建(120-124年)。重建时,采用了穹顶覆盖的集中式形制。新万神庙是单一空间、集中式构图的建筑物的代表,它也是罗马穹顶技术的最高代表。万神庙平面是圆形的,穹顶直径达43.3m,顶端高度也是43.3m。按照当时的观念,穹顶象征天宇。它中央开一个直径8.9m的圆洞,可能寓意神的世界和人的世界的某种联系。从圆洞进来柔和的漫射光,照亮空阔的内部,有一种宗教的宁谧气息。穹顶的外面覆一层镀金铜瓦。铜瓦于公元655年被拜占庭皇帝康斯坦士二世(Constans II)抢去,公元8世纪时,教皇格里高利三世(Gregory III)用铅瓦把它覆盖。
 
穹顶的材料有混凝土,有。大概是先用砖沿球面砌几个大发券,然后才浇筑混凝土的。这些发券的作用是,可以使混凝土分段浇筑,还能防止混凝土在凝结前下滑,并避免混凝土收缩时出现裂缝。为了减轻穹顶重量,越往上越薄,下部厚5.9m,上部厚只有1.5m。并且在穹顶内面做五圈深深的凹格,每圈28个。混凝土用浮石做骨料。

万神庙墙厚6.2m,也是混凝土的。每浇筑到1m左右高度,就砌1层大块的砖。墙体内沿圆周发8个大券,其中7个做壁龛,一个做大门。龛和大门也减轻了基础的负担。基础深4.5m,底厚7.3m。基础和墙的混凝土用凝灰岩和灰华石作骨料。

外墙面划分为3层,下层贴白大理石,上两层抹灰,第三层可能有薄壁柱作装饰。下两层是墙体,第三层包住穹顶的下部,所以穹顶没有完整地表现出来。这大概是为了:第一,减少穹顶的侧推力的影响;第二,把墙加高,体型比较匀称;第三,当时还没有处理饱满的穹顶的艺术经验,也没有这样的审美习惯。

 
审美习惯是长期实践中积累形成的,决不是先验的。一种新的结构,新的材料,新的建筑处理,尽管有巨大的艺术造型上的潜力,但是,在初期,人们往往不能认识它,不知道如何利用它。这时候,传统就会发挥巨大的保守性,给新事物穿上陈旧的外套。
 
在万神庙之前,古罗马最大的穹顶是公元1世纪阿维奴斯(Avernus)地方的一所浴场的穹顶,直径大约38m。直径20m以上的还寥寥无几。那不勒斯附近巴依阿(Baiae)的皇家浴场里有一个直径为22m的穹顶,浴场外有一个直径为26m的圆形维纳斯庙。万神庙一举创造了最高纪录,则它的外形一时还没有好的表现形式,是势所难免的了。
 
万神庙门廊高大雄壮,也华丽浮艳,代表着罗马建筑的典型风格。门廊面阔33m,正面8根柱子,高14.18m,科林斯式,柱身用独块的埃及灰色花岗石。山花和檐头的雕像,大门扇、瓦、廊子里的天花梁和板,都是铜做的,包着金箔。穹顶的外表面也覆盖着包金的铜板。在古罗马时代,这柱廊里经常举办艺术展览。


万神庙内部的艺术处理非常成功。因为用连续的承重墙,所以内部空间是单一的、有限的。它十分完整,几何形状单纯、明确而和谐,开朗、阔大而庄严。诗人雪莱说它是“宇宙的模型”。穹顶上的凹格划分了半球面,使它的尺度和墙面统一。凹格越往上越小,在穹顶中央大孔洞射进来的光线作用下,鲜明地呈现出穹顶饱满的半球形状。凹格的划分形成水平的环,很安定。四周的构图连续,不分前后主次,加强了空间的整体感,浑成统一。墙面的分划、装饰的壁柱和壁龛,都是尺度正常,色调沉稳,所以建筑虽大, 但不使人感到受压抑。地面铺彩色大理石板,中央略凸,向边缘逐渐低下,形成一个弧面,象肌体一样饱满有生命感,而且在人们的视觉中略略夸大了地面的面积,也便夸大了庙宇空间的体积。从穹顶中央圆洞漫射进来的天光,很柔和地照亮了万神庙的内部,多少有一点朦胧,恰好渲染出一种人神之间的距离感。







光束
万神庙的空间组成
从建筑物的本身看来,万神庙主要由三个部份组成:
图A
1 主体
空间上神庙的主要空间是一个圆筒形的厚墙围成,在这筒形主体的外部是砖墙,上面是一个半球形的拱顶,拱顶的内部形成一个完整的半球,万神庙空间的特色,就是这筒形空间与拱顶的结合。筒型空间的内部直径是 43.3 m,这个长度也正好是从地上到拱顶内部的顶端,换句话说,在剖面上若将拱顶的半圆向下延伸完成整个圆的话,圆的下半正好与地面相切。

围绕整个圆形、中空的的筒形墙有 6.2 m厚,墙的内侧有七个凹室,从平面上可以看出,位于入口处正前方主轴的端点,也就是圆形空间的南端是半圆形凹室,若从图形空间的中心点,与主轴成 90 度的另一个轴线两端,也就是圆形空间的东西两侧,是弧形的凹室,因半径较大,使得整个凹室并不是完整的半圆,与主轴成 45 度角形成两个次要的轴线,此轴线两端的四个凹室则呈矩形。在每两个凹室之间,则是一个凸出有顶的壁龛,这些凹室与壁龛在兴建时应该都是用来放置神像的。


半球形拱顶的中央是一个直径 8.9 m 的天窗(洞),室内可以从此天窗看到天空,当然雨水(或小鸟)也可以进来,因此在天窗正下方的地面设有排水口。拱顶的内壁是由一层层逐渐缩小的方形藻井所组成,在功能上可以减轻拱顶的重量,但这个空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从天窗射进来的日光,在拱顶的内部造成变化多端的阴影,却又可望而不可及,令人屏息、敬畏。

William L. MacDonald 在 The Architecture of the ROMAN EMPIRE 一书对万神庙的结构作了详尽的分析,简而言之,整栋建筑物以混凝土为主体,结构上,拱顶是混凝土,拱顶的重量以减压拱(relieving arch)落在八个 U 字形的柱墩上,柱墩之间就形成了室内的凹室。至于建筑物的外观,除了拱可上半部是混凝土外,还看得到砖砌的外墙,从砌砖的方式,可以看出这些减压拱的构造。至于混凝土的骨材,接近底端使用较重的石灰华(灰华石)(travertine),最顶端则使用轻的浮石(pumice)。
减压拱

从剖面也可以看出,在室内从顶到底是一整个空间,内部的立面由两条水平的线脚划分成三个部份,下面两部份是圆筒的筒身,从地面算起到第一条线脚是主要的凹室与壁龛,室内两条线脚之间则是一排假窗,假窗的高度并不是整圈都有楼板,仅主轴两侧有楼板。第二条线脚以上是整个半球拱顶。在室外则可看到有第三条线脚。

图 A 是从地面的部份得到的平面,图 B 右边是从第一条线脚处得到的平面,左边是从第二条线脚处得到的平面,从平面可以看出整个6.2m 厚的墙不是完全实心的,中间包含一些垂直的空间,而这些垂直空间在第二条线脚的高度主轴两侧有楼板,入口处可与楼梯相连。
 图 B
图 B 的左半显示在第三条线脚高度,有拱状结构造成不同形状的小室,但各空间中有一个环形通道,将这些垂直的空间连起来。这些空间要从室外才能进入,可见主要是维修之用。
 
室内的地面虽于 1873 年修复,但地板的图案仍保留了原貌,整个地板由花岗岩(granites)、大理石(marbles)和斑岩(porphyry)组成方形和方形包覆圆形的图案,原来圆形的空间,在形态上应是没有方向性的,但因方格的图案加上入口和正对的凹室形成一个轴线,而且入口在北边,顶上天窗射进来的光线,总是将那束光射向北边(也就是入口方向)的墙面,为轴线加上了方向性,让站在神庙里面的人,不易迷失方向。
 
2.门廊
入口门廊有 34 公尺宽、15.5 公尺深,由四排柱子顶着一个山墙组成,正立面的最外层有 8 根圆柱,第二、三排则由 4 根圆柱组成,第四排贴着入口处则是四根方的壁柱,柱头都是哥林斯柱式(Corinthian order)。

这些柱子形成三个主要的空间,中央的跨距较大,引导人进入神庙的内部,两个侧翼则引导人面对正门两侧的两个半圆形的壁龛(niche),学者们普遍认为这两个壁龛原来是放奥古斯都(Augustus)和阿格力帕雕像的地方,若果真如此,这两个雕像如同两个守卫,站在神庙的两边。
 
3 连接部份
从神庙的侧面(图 C)可以看见门廊和圆形的神庙之间,有一个长方形的结构,中央是主要的入口,入口仍保留了原始的铜门。从图 A 的平面图可以看出,面对室外的两侧是两个半圆形的壁龛,实体的内部则是较隐密的三角形楼梯间,这两个垂直的楼梯可以通往上部的空间,参考图 B 的右半,可以看出在第一条线脚高度可以通到入口两旁假窗部份的空间,往上在第二条线脚高度,可通往环绕整圈的通道。从平面看来(参考图 A),连接部份在结构上自成一体,连接门廊和圆形神庙。
 图 C​
探源:
我们现在所见到的万神庙,正立面上虽写的是阿格力帕在他执政官第三任期时所建,但应是二世纪罗马皇帝哈德良修复的。哈德良并不居功,而归功于原先的建造者:西元前一世纪的阿格力帕。到底阿格力帕所建的万神庙是何模样,根据目前考古学的发现,还无法精确重建,只能推测当时的万神庙应该也是圆形,也是从北边广场进入,只是没有拱顶。现在所见到的万神庙包括圆形神庙的主体和著名的拱顶加上和前廊和连接的部份,根据考古学家的考证,三部份都是出于哈德良之手,平面上可能没有太大的改变,顶却换成了著名的半球形拱顶和中央的天窗。之后万神庙虽经多次整修,但在空间上大致维持原貌,如今我们仍可经历哈德良时代的空间经验。
平面变迁
阿格力帕兴建万神庙是在西元前一世纪奥古斯都当政时,奥古斯都成为罗马第一任皇帝后,企图建设这新帝国的首都,着手建设战神之地的中央部份,阿格力帕是这个计划的推动者,万神庙和四周建筑群是这个计划的实现,阿格力帕为讨好奥古斯都,在兴建万神庙时企图将奥古斯都的像放进殿内,但没被接受,最后将奥古斯都的像放在殿外,朝北与他的陵墓遥遥相对,展现出万神庙的政治意义远超过宗教意义。
 
哈德良时代的万神庙
1 历史背景:
根据狄欧的记载,西元 80 年当提多(Titus 西元79-81 年在位)在位时,一场大火烧毁了战神之地许多的建筑物,包括万神庙和海神厅,后来窦米田(Domitian 西元 81-96 年在位)虽然下令修复,可能是修复得不完全,加上图拉真(Trajan 西元 98-117 年在位)时另一场火灾,使万神庙受损,哈德良皇帝再次下令修复。在西元三世纪成书的《奥古斯都时的历史》哈德良生平中记载了这次的修复,这次修复除了万神庙外,也包括了海神厅、阿格力帕浴池和投票所,从砖印判断,这些建筑物的实际修复行动约在西元 120到 130 年之间,哈德良皇帝并没有将他自己的名字刻在上面,而是在正立面上留下原始建造者的名字((Marcus Vipsanius Agrippa)。

2 万神庙重建的意义
哈德良皇帝在位时,完成了战神之地中央部份的都市化,为什么修复万神庙?开发战神之地固然是最表层的目的,但从修复万神庙周边的建筑物与万神庙本身,可以推测哈德良皇帝的企图。
 
重建万神庙是表层的行为,它的意义必须从哈德良深层的世界观来理解。哈德良登基时,情势相当混乱,前任皇帝图拉真从来没有公开表示哈德良为继承人,而是从图拉真的妻子口中得知他死前要哈德良继位,因此哈德良登基后必须证实他的合法性,也证实他的能力。正如社会史学家桑内特(Richard Sennett)在《肉体与石头》(Flesh and Stone)一书中分析万神庙的建造时提到:“万神庙这栋建筑物,在当时正如一套戏码,罗马皇帝让皇家的权力和视觉的秩序合为一体:皇帝靠着建纪念碑和公共工程来让人‘看见’他的权力。 ”修建万神庙让哈德良有机会展现他的野心。

哈德良热衷于希腊文化,可以看出他对神明的敬重,但他同时也没有忘记罗马的主神,相传罗马城起源于西元前八世纪,建城者罗慕洛斯是战神马斯之子,马斯是朱庇特(Jupiter)之子,朱庇特是罗马的主神,相当于希腊人的宙斯(Zeus),当罗马人在罗马的卡庇多山(Capitoline Hill)上建朱庇特的神庙时,是在寻求朱庇特对子孙所建罗马城的看顾。哈德良登基时,可说是罗马帝国最强盛的时期,这个帝国的开国皇帝是奥古斯都,哈德良为了展现他和这个开国君王的关系,更企图将他自己与罗马的建城者罗慕洛斯和主神朱庇特连上关系,从他对希腊和罗马各众神的兴趣,也可以看出他希望展现他不但统合了地上的帝国,也希望整合希腊与罗马的众​​神,得到众神的祝福,让这帝国维持强盛的国势,万神庙的修复为这野心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以基地的位置而言,万神庙的位置离奥古斯都的墓和朱庇特神庙距离差不多,史坦伯(John W. Stamper)在 The Architecture of Roman Temples 一书中,重建朱庇特神庙的原貌,若他重建的尺寸是正确的话,万神庙的面宽(34 公尺)和朱庇特神庙的面宽(34.2 公尺)几乎相同,万神庙的主体是圆形的,但它却以类似朱庇特神庙的立面展现在世人面前,朱庇特神庙当时仍在,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设计者希望连结到朱庇特神庙的企图。

哈德良选择修复由奥古斯献殿的万神庙,在立面上也采用帝国 Forum 里奥古斯都 Forum中崇拜战神的马斯神庙相似的语汇,面宽虽然比较小(马斯神庙面宽 36 公尺),但正立面同样以八根柱子顶着一个山墙,而且同样使用哥林斯柱头,同样是将神庙放在一个抬高的平台上,面对一个广场,加上它正面的主轴正对着奥古斯都的墓,这些迹象都显示出哈德良企图表现他与开国君王的关系。

以当时的世界观而言,人与神是两个领域,哈德良一方面用万神庙的立面与它的朝向确立他与奥古斯都的关系,另一方面也用相同的面宽与类似的语汇,与罗马当地的朱庇特神相连,并在神庙中同时敬拜希腊众神,企图得到众神的眷顾。

3 万神庙外型的争议
对万神庙的外型,历史上的评价毁誉参半,最多的指责来自万神庙门廊的高度及和主体相接的部份,相接得非常不自然,从图 C 可以看出,正立面的山墙延续的线脚接到圆筒状的主体时,很突然地停在交接处,而圆筒上的第二修线脚延伸到正面时,在门廊与主体的连​​接部份留下了一个山墙形的装饰线脚,却没有山墙,而实际的山墙比较矮,却卡在那山墙形线脚的中央,这个现象让人连想到原先的设计是否应是一个比较高的门廊,比例上正立面的柱子也可能比较粗,在兴建时不知什么原因,在妥协的状况下,使实际兴建的门廊比较矮,柱子比较细。琼斯在他的书中列出了各种可能造成这个现象的因素,也企图重建想像中的原设计,有较高的门廊,较粗的柱子,与主体得到更好的衔接,图 16 与 17 是他重建的成果,图16 是目前的状况,图 17 是想像中的状况。

正如书中的结论,这些都只是猜侧,并没有任何文献支持,但这个研究却引出对正立面门楣上那行字的另一个解释,传统上认为哈德良虽修改并重建了万神庙,但他却归功于阿格力帕,若万神庙果真是妥协出来的,对这行字可能有另一个解释:哈德良很可能并不满意这个妥协的结果,因此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这个次等作品,而将原来兴建者的名字写在正立面上。
 
4 万神庙内部的秩序
对万神庙的内部,历史上也有不少的批评,主要指责的重点在于对几何形体的表现。圆形的特点在于没有方向性,从圆心向四周放射性的表现,最能展现出圆形的特征,但万神庙的地面却是棋盘式的铺面,完全没有展现出圆形的特征,而且上半部半球形拱顶中的方形藻井总共有 28 行,和下面的假窗及壁龛并没有完全对齐,甚至有人提出 16 行或 32 行更能展现放射性的特征,都比 28 行更切合放射性的原则。这些批评大多起于文艺复兴时代,笔者认为以文艺复兴时代对几何形体的认知,套到二世纪建筑师的审美观,有失公平。从审美的角度看,或许这些后代所重视的规范,并不适用于一千多年前的环境,琼斯在书中也提出一些同时代建筑物的例子,当时对这种上下对不齐的现象是可以接受的。 从设计者希望造成的效果看,不一致的秩序很可能是设计者的原意。

笔者认为从空间设计者的角度与当时人的想法来解读这个特别的空间,或许更为贴切。无论万神庙的设计者是否哈德良本人,这个空间都展现出哈德良的观念,前文提到哈德良时代罗马帝国的国势到达高峰,他的信仰包容性大于奥古斯都,希望统合希腊与罗马众神。正如狄欧描述半球形的拱顶加上个天窗,象征天堂,那么,藻井为何是 28 行,有人提出它是一个完美的数字,因为它是所有质因数的总和。也有人提出天窗象征太阳,28 象征月亮(阴历一个月有 28天),但这些都属猜测,重要的是多年后狄欧仍联想到天堂,表示它叫人仰视穹苍,那是神的领域,相对的下半圆筒状空间接到地面,应是人的领域,因此上半拱顶部份与下半筒状部份的秩序不同,展现出当时的世界观:神的领域与人的领域并不相同,不必遵循同一规律。

万神庙让人从光线强烈的广场进入,面对万神庙完全看不出它是一个圆形空间,进到门廊时经历一段空间压缩,光线较暗的过程,前往一个光线奇特的空间,直到进入正殿时,人的眼光很难不被那奇妙的天光吸引,而朝向拱顶看那奇妙的光线(图 5),人是站在一个凡人的领域,看着那象征神明的领域,这是设计者所营造出来的空间经验。地面的格子正提供了引导的作用,吸引人走向正殿,但在万神庙中,形状虽是圆形,从里面各凹室的排列,可以看出设计者的企图并非营造一个从圆心放射到四周、各方向都同等地位的空间,而是有主从之分的空间,从图 A 的平面,可以看出主轴线上的端点是个半圆形的凹室,90 度的副轴两端是个弧形的凹室,弧形的半径比较大,主轴 45度方向的凹室则是梯形的。从室内图也可以看出,在各凹室两旁的小壁龛也不相同,主要轴线两旁的壁龛有
三角形的顶,而次要轴线 45 度角凹室两旁的壁龛,则是弧形顶。凡此种种都显示设计者并不企图造成四周一致的放射形空间,而是一个有主有从的空间。我们不知道当时室内的神像如何安排,却可以看出设计者并无意将它设计成一个四周均质的圆形空间,因此地面的格子铺面、筒状空间和上面的半球拱顶的秩序不一致,应不是设计的缺失,而是设计者故意营造的效果。

5 万神庙的功能
万神庙在修复后如何使用,文献不详,但在狄欧的《罗马史》中记载哈德良皇帝的事迹时,说他审理案件时,有时在皇宫,有时在 Forum,有时在万神庙里,显示万神庙对哈德良皇帝而言,它的意义不只限于宗教意义,而有当作 Forum 的功能。从当时罗马
城内的平面看来,当哈德良皇帝在位时,帝国 Forum的空间已满,过去几个皇帝兴建属自己的 Forum,对哈德良皇帝而言,城内已没有空间再兴建自己专属的Forum。如前文提到,哈德良企图与罗马帝国的开国者奥古斯都连上关系,而将万神庙的门廊做得和奥古斯都 Forum 中的战神庙相似,和奥古斯都 Forum 一样座落于一个抬高的平台,面对一个广场,更在万神庙里审理案件,可见哈德良将战神之地的这一区塑造成他自己的 Forum。
 
现在所见的万神庙比前面的广场低,但从考古学家挖掘的结果,在哈德良皇帝时代,万神庙前面是个广场,而万神庙比广场高出好几阶,和帝国 Forum 里奥古斯都的战神庙相同,目前在罗马的罗马文明博物馆(Museo della Civiltà Romana)中展现了一个四世纪初君士坦丁(Constantine I)时代的罗马城模型,大致可以看到万神庙前面的广场,广场中有一个凯旋门。前文已讨论过圆形的万神庙,却以传统的神庙立面面对广场的意义,从都市的角度看,一个圆形的建筑物放在矩形为主的都市纹理中,容易破坏既有的秩序,在这个模型可以看出万神庙很巧妙地将圆形的空间隐藏于后,仍然维持了附近的都市的纹理,人们经历的是前面那有廊道围成的广场,进入殿中才会体会到圆形的空间。
 
哈德良修复之后的改变
1 中世纪
万神庙原是敬拜万神的,当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主要宗教后,因基督教是一神信仰,这敬拜万神的神庙渐渐被废弃。西元 609 年东罗马帝国皇帝福卡斯(Phocas,西元 602-610 年统治)将这栋建筑物交给教宗波尼法斯四世(Boniface IV 西元 608-615 年任教宗),教宗加以修复、重新启用,并改名为“圣玛利亚与殉道者教堂”(Santa Maria dei Martiri),以纪念圣母玛利亚和历来的殉道者,将万神庙内部的各种神像移除,并将一些殉道者的遗骨从地下墓穴移到这里,正因它重新作为教堂之用,也使万神庙在中世纪幸免于难,而整栋建筑物虽历经中世纪的战乱,外型和内部空间都没有什么改变。
乔瓦尼·保罗·帕尼尼的画
2 巴洛克时期
到了巴洛克时期,因为入口门廊西侧的三根柱子受损严重,教宗伍朋八世( Urban VIII 西元 1623-1644任教宗)下令修复,从图 C 可以看出左边三根柱子的不同,他同时也趁这机会拆除了入口门廊上用来支撑入口天花的铜梁,取走了大量的铜,供圣彼得大教堂(St.Peter's Basilica)中制作圣彼得坟墓上方的祭坛华盖(baldacchino),部份也用作圣彼得大教堂附近天使堡(Castel Sant'Angelo)上炮兵使用的炮弹,并立下碑文说明这个举动是为了大众的安全,这个碑文目前仍留在万神庙入口旁边。伍朋八世同时也命雕刻家伯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1598-1680)在万神庙门廊和圆形空间的连接部份上面加了两个钟塔,或许他认为那样比较像教堂,但这个举动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反而觉得它破坏了建筑物原来的外观,因此后来当这两个钟塔被拆除时,也没有什么人觉得可惜。

从哈德良修建之后,历经一千多年,万神庙虽然历经多次的破坏与整修,但万神庙的主要空间,都没有太大的改变,万神庙一直维持了那像其他神庙一般的入口,和那圆形的内部空间加上有天窗的拱顶,一直到现在。

只是经历一千年,四周的环境变了,万神庙北向的广场不存在了,根据考古学家兰奇阿尼所绘制的平面,目前的广场比原来的广场小得多,广场地面的高度也比原来高得多,目前万神庙不再是座落在一个高出前面广场许多阶的平台上,而是处于与广场几乎同高的平面。
 
其它:
五旬节时的玫瑰花雨




雨天




模型示意


图纸








参观时间推荐
有人得出了参观万神庙的最佳日子,为5月15日到7月26日,选择阳光高照的日子,才能最好地看到令人心驰神往的光束。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外国建筑史第四版》陈志华,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萬神殿探源》黃業強,東海大學建築系副教授;等
图片来源:google; filckr; wikimedia; pinterest等公开网站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