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鉴真大和尚纪念堂 - 梁思成

建筑档案:
建筑设计:梁思成
项目名称:鉴真大和尚纪念堂
地址:扬州市古大明寺内
建成时间: 1973年
占地面积:2540平方米
正殿建筑面积:537平方米
正殿高度:5.24米
获奖概况:1984年获国家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全国优秀设计一等(一级)奖”,并获国家计划委员会颁发的国家优秀设计金质奖章。1989年被评为扬州市十佳建筑之一,2004年被国家列为经典建筑。

建筑简介:
大明寺在以大雄宝殿为主体的南北中轴线的偏东位置上,也形成了一个南北中轴线的建筑群体,它就是以鉴真纪念堂正殿作为主体建筑的一个群体,设计精妙,构制完美,堪称近今建筑的精品。鉴真纪念堂由陈列室、门厅、碑亭、正殿四部分组成。

碑亭:
出门厅北行数米即有台阶升腾,拾级而上,抵碑亭。碑亭东西歇山下各自延伸约40米的回廊与正殿衔接,成环抱之势。

碑亭中矗立着一方仿唐朝风格的汉白玉横碑,高1.25米,宽3米,下设莲花须弥座。碑的正面横刻郭沫若手书“唐鉴真大和尚纪念碑”9个大字,书法古拙遒劲,笔力千钧。背面镌刻赵朴初于1963年为纪念鉴真大和尚圆寂1200周年撰写的长篇竖写碑文,通篇酣畅,字断意连,前后呼应;谋篇布局,于严谨中时露飘逸。碑身下镌刻唐代特有的卷叶草与花朵结合的图案,聊存唐代风貌和气息。

碑亭东侧阶下立石碑一方,为赵朴初《调寄梦扬州》诗碑。赵朴初1963年3月访扬州法净寺唐鉴真大师传经讲学之处,时有所感,未暇命笔,返都后,日本友人索稿,因拈此调。

正殿:
正殿为鉴真纪念堂主体建筑。碑亭北向有甬道,可直抵正殿。或经碑亭东西回廊环行至正殿。这样由正殿、碑亭和回廊,定格为一方正的院落,总占地面积为2540平方米。

殿前庭院中,有长明石灯笼一幢,是1980年日本唐招提寺八十一世长老森本孝顺所赠。在赠送仪式上,森本亲自点燃灯笼,并与大明寺方丈能勤法师在石灯笼东西两侧共栽两株日本八重樱。

正殿建在石台基上,面积537平方米,高度5.24米。面南五楹,南面三门。单檐庑殿屋面,屋顶正脊东西两端饰有鸱尾。屋面坡度平缓,莲花纹瓦当,出檐深3.3米,桩头有斗拱三重,所有窗户均采用唐代直棂窗制式。

正殿内藻井彩绘莲花图案。正中须弥座上供奉鉴真坐像。鉴真坐像前供案上置有日本裕仁天皇所赠铜制香炉。

正殿两壁悬挂四幅大型绢本画,绘有鉴真生前主要活动地:陕西西安大雁塔、广东肇庆七星岩、日本秋妻屋浦和奈良唐招提寺金堂。

1980年,赵朴初会长为迎接鉴真大和尚坐像回国巡展,题“风月同天”石额,置于鉴真纪念堂正殿东侧面西牖门之上。此牖门乃日本国宝鉴真坐像回扬“探亲”时,通往鉴真纪念堂正殿必经之处。

设计理念:(文:梁思成)
鉴真大和尚,是一千二百余年前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伟大使节。今年(一九六三年)是大和尚圆寂的一千二百周年,中日两国人民为了纪念这位古代杰出的大师,分别在两国各地举行纪念会或法会。中国人民还决定在鉴真的故乡——扬州,建立纪念堂,选择了城北蜀岗中峰法净寺东北部的一片空地作为建筑地址,并且把这个设计任务交付给我。我感到十分光荣,同时也感到惶惧。

  这个地址之选择是十分恰当的。法净寺,是古之大明寺,鉴真曾在此住持;宋欧阳修所建的平山堂就在寺西侧。蜀岗虽然是一座不高的小山峦,但俯瞰瘦西湖,远眺江南诸峰,是扬州著名的胜地。

  法净寺建在这座小山上,地势高爽,但寺东北一段空地,因受山势之限,面积不大——仅约四分之一公顷。寺的其余部分现有的殿堂廊舍,一方面由于当地一般的传统,一方面亦因山势的局限,布局是比较密集的。寺中两座较大的殿堂与空地毗连:大雄宝殿在地址之南略偏西,欧阳祠则在地址之西;其中大雄宝殿较大,重檐歇山(日本称“入母屋”)顶,欧阳祠略小,虽同是歇山顶,但仅单檐。地址东北两面都是陡坡,坡下连接一片辽阔的缓坡起伏的原野。山南坡、寺内和平山堂西的西园都树木葱幽,但空地和它东北两面则没有什么树木,仅有的几株也是品格不高的小树。这就是拟建纪念堂的地址和环境。

  扬州建设局的同志们曾草拟了一个设计方案。它的要点是在地址的北部布置纪念堂,南沿上布置一个碑亭,周以回廊,形成一个庭院——我们可以称之为“鉴真院”。亭内树立一座类似寺内平远楼前“印心书屋”碑那样形式的卧碑。纪念堂和碑亭构成的轴线,取正于报本堂的中线,并将报本堂改为一座前厅。我现在所草拟的这个方案,严格的说,只是原方案的修正案而已。


修正方案的要点仅在于纪念堂、碑亭、回廊的比例、尺度和建筑风格方面。因此,扬州建设局在方案的草拟上,特别是在整体的设计意图上,是主要的创作者,我不过略尽一臂之助。
在这里印出的这个方案的要点如下:

(一)鉴真在日本留下最主要的遗物,莫过于唐招提寺金堂。金堂,是以唐开元、天宝时期中国佛殿为蓝本而建造的,在总的风格上和中国现存唐代佛殿极相似。它是日本建筑,也可以说是中国建筑。它是一千二百余年前中日文化交流的结晶,是中日两国人民文化、艺术间的血缘关系的重重标志。最初我设想,将金堂照原样式在扬州复制一座,可能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不过,由于山势的局限,如按金堂原大,就可以把地址占去约一半以上,布局将非常局促。因此,将面阔七间、进深四间的金堂,减缩为面阔五间、进深三间的纪念堂。金堂的总面阔为28米左右,纪念堂则面阔仅18米。在体量上,在法净寺组群中,次于大雄宝殿,欧阳祠居第三位。

纪念堂总平面图(1.纪念堂 2.鉴真院 3.碑亭 4.大雄宝殿 5.悟轩 6.欧阳祠 7.林谷堂)

(二)由于进深由四间减为三间,就为堂内布置带来了一些问题。金堂内部除前后两排金柱(内柱)外,两端还各有中柱,将堂前后等分为四间。在后金柱一线上立“扇面墙”,作为佛像的背景;前金柱一线上设门窗,内部实余进深两间的空间;前金柱以外至前檐柱之间,是一道宽阔开敞的廊。在我们这个方案中,进深既减为三间,但为了保持金堂前廊的主要特征,就只能以后檐墙代替“扇面墙”,取消了金堂原有的“扇面墙”与后檐墙之间的夹道。我们这样安排,基本上保持了金堂内部给予人们的总印象。但因进深三间之中,中间一间较深,所以内部净余两间的深度不匀,好像中柱“不中”,但这并不严重影响原有的金堂内部气氛,甚至可以不被一般观众所察觉。所以这样安排,应该是可以允许的。

至于屋顶的坡度,金堂现有的屋顶是近代改建的,比原有的坡度陡峻。根据日本浅野清先生的考证,原来的坡度比较低缓。所以在根据浅野先生的复原图和中国现存唐代建筑实例,拟画为1∶2的坡度。

(三)金堂现在左右没有毗邻的廊屋。但为了创造一种唐代佛寺的气氛,并为了配合扬州当地寺院风格,议拟由纪念堂两侧起,用步廊一周与前面碑亭相连,构成一个庭院。东西两廊之外与地址围墙之间的两条狭长地段上种植竹木,可以使庭院更加清幽。

碑亭之前至报本堂(“鉴真院”院门)之间,一条不宽的夹庭两侧,也可种一些小树,如扬州许多庭园和平山堂前院的手法。这样就可以由法净寺的原有气氛,更自然地过渡到“鉴真院”的略带唐代风格的气氛。

(四)碑亭采取面阔三间、进深两间的平面布置。纪念碑立在纵中线上。碑亭进深的北面一间与左右步廊相对,南面一间突出到院门以内丁字形小院的横向的部分之间。碑亭作歇山顶。
碑采用卧碑的形式。下部须弥座模拟唐代须弥座的风格。上部碑身四周刻出边框形式。

(五)金堂原来是有彩画的。由于仿制古代彩画之不易,所以在色彩方面,拟用扬州风格手法:柱、梁、枋、斗栱等部分即用木材本色,或用紫檀木色,配以白垩墙壁。这样在色彩方面可以更好地与法净寺其它殿堂谐和。

以上是本方案设计意图中的几个要点。按照这个设计方案,在今年只可能先将纪念碑立起来,以迎接十月间在扬州举行的纪念会。碑亭以及纪念堂、步廊,将于今后逐步施工。
本方案如有不妥之处,在进一步绘制施工图以前是有足够的时间予以改善的。希望得到中日两国朋友们的批评和指正。

图片精选:
图片来源:Gisling @维基百科
图片来源:扬州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官网)
(图片来源:扬州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官网)
(图片来源:大明寺官网)
(图片来源:大明寺官网)

平立剖面图:
纪念堂远眺
纪念堂正面
纪念堂内部透视图
纪念堂横断面图
纪念堂侧面图
纪念堂纵断面
纪念堂平面图
鉴真纪念碑正面图

相关:
日本奈良唐招提寺金堂(via 维基百科)
日本奈良唐招提寺金堂(via 维基百科)
金堂屋顶变化(来源:http://www.douban.com/note/204662271/


已邀请:

要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