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里昂机场站(Lyon Airport Railway Station)- 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
其它名称:LYON-SAINT EXUPÉRY AIRPORT RAILWAY STATION;里昂机场站;里昂圣埃克絮佩里站(法语:Gare de Lyon-Saint-Exupéry TGV);Lyon- Satolas TGV Terminal 地点:Lyon-Saint Exupéry Airport 69125 Colombier-Saugnieu France
时间:1989 - 1994
车站类型:高铁车站
启用日期:1994年7月3日
使用状态:使用中
获奖:1994年 当代建筑欧洲联盟奖—密斯·凡·德·罗
 
建筑简介:
里昂圣埃克絮佩里站(法语:Gare de Lyon-Saint-Exupéry TGV),又名"里昂机场站",曾被命名为Satolas站,是位于法国里昂的一个高铁站,与里昂圣埃克絮佩里机场连接。此站位于里昂市中心以东约20公里。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tqb6q

1986年,法国成功运行了高速列车,法国铁路公司把原来巴黎至里昂的铁路线延伸到瓦伦斯。为了节约列车运行时间,新铁路将从里昂东南部30公里处迂回,这样,有些高速列车就不必减速,而继续以每小时300公里的高速南下。当时的里昂市政厅,想借此机会,在这里建一座火车站,进一步改善铁路交通状况,把里昂融入高速铁路网,而建成后的火车站,又成为里昂的又一个标志性建筑。

    火车站由中间钢结构的车站大厅和自大厅下方横穿的混凝土结构站台组成,并在大厅尾部用一条设有自动频道的180米长的走廊与里昂机场相连。车站大厅高40米,长120米,两侧的站台总长450米,宽56米。

 
建筑设计:
里昂机场火车站的设计中,各种不同的建筑构件与象征性的符号完美的结合在一起,通过不同构件明晰的几何形态暗示着运动存在。这个方案包括一个主要的车站建筑(含车站的月台)和一个连接车站和邻近机场的入口。工程任务书要求设计提供指向性的方位——这对于匆忙的旅行者来说既是一种重要的功能目的也是一种心理的目的。不同于在区分不清的建筑空间内使用标记来引导旅行者的运动方向,也不同于在很多设计者设计的当代车站中所选择的”国际式空间“,卡拉特拉瓦通过建筑自身构件的材料和形态变化引导人群,指明方向。通过这个设计策略他将旅行从一种苦差事变成了一种令人难忘的,甚至是浪漫的体验。

从上层的甲板进入,一个混凝土的支撑结构连接了四根钢拱(每支跨距皆为100公尺),中央的一对拱沿着屋面曲线形成了一个带有覆盖的脊柱,而两边的拱则像翅膀一样在南向和北向的立面上展开,突出的放射状框架支撑着其悬挑的跨度。在这里混凝土和钢都发挥着各自的特性并同时构成了一个整体的具有动感的形态,厚重的混凝土抵抗着钢拱带来的侧推力,而钢则展现出其良好的抗弯性能轻盈的样式。铁轨和月台的周围是53m长的连续支撑和覆盖。在基地上浇筑的,像蜂房一样,反向的混凝土构件支撑着月台上方交错、倾斜的混凝土拱顶。这些有节奏的构件给游客提供了整个设计的线索,巧妙的在运动中引导他们通过车站。






 
月台









 
韵律
韵律的结构和大片玻璃的处理,室内空间上产生了一种丰富具有动态性韵律感的阴影变化。


 
细部:






 
眼睛而不是鸟
尽管整个建筑的形态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鸟,但作为设计师的卡拉特拉瓦却拒绝承认这一点。他说到:“我真的没有寻找隐喻。 我从来没有想过一只鸟。”
 
以下英文描述来自建筑师本人。
“Sometimes, I create structural compositions which you can call sculptures if you like”- Calatrava.
 
“I am merely an architect,” he says, “not an artist or someone who is seeking to foment a revolution. It might be interesting to note that Victor Hugo in his novel Notre dame de Paris compares the cathedral to a prehistoric monster. Despite the fact that he may have the excellent knowledge of architecture, and that he was a vey conscious writer, he used such an unexpected metaphor in describing Notre-Dame Cathedral. I honestly am not looking for metaphors. I never thought of a bird, but more of the research that I am sometimes pretentious enough to call sculpture”. 
 
 “The eye,” says Calatrava, “Is the real tool of an architect, and that is an idea that goes back to Babylonians.” Even the front of the station which swoops down into the earth has been given a relation to the beak of a bird, but naturally
Calatrava again seems to differ and says, “The beak was formed as the result of complex calculations of the forces playing on the structure. Naturally, I did my best to minimize the mass of that point, without any thought of an anthropomorphic design”。
 
鸟的形态似乎更像是复杂的结构设计计算后的产物。
 
其它角度:








 
设计图纸:
总平面

剖面
平面
平面​
草图
草图​

构成示意
 
本文贡献方:
《解读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
维基百科、谷歌、当代建筑欧洲联盟奖—密斯·凡·德·罗奖、事务所官网等。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更多视频:20多分钟详解该建筑:
 

视频原链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X ... .html


已邀请:

要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