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纽约环球航空公司飞行中心(TWA Flight Center) - 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Eero Saarinen and Associates
主持建筑师: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小沙里宁)
又称:纽约肯尼迪机场第五航站楼
英文全称:Trans World Airlines Flight Center
地点:美国,纽约(JetBlue Terminal 5, Jamaica, NY 11430, United States)
面积:17225.0 平方米
项目时间:1956-1962
荣誉:2005年被认定为美国国家历史名胜(National Historic Landmark)

推荐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iframe/player ... o%3D0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iframe/player ... o%3D0
建筑简介:
环球航空公司飞行中心(TWA Flight Center),又称纽约肯尼迪机场第五航站楼,由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于1956年设计,建设完成于1961年,1962年开放使用。建筑外形像展翅的大鸟,动势很强;屋顶由四块浇钢筋混凝土壳体组合而成,几片壳体只在几个点相连,空隙处布置天窗,楼内的空间富于变化。这是一个凭借现代技术将建筑同雕塑结合起来的作品。埃罗·沙里宁用新结构创造了非常具象的飞鸟建筑形象,是现代建筑史上有机建筑风格的突出代表。






埃罗·沙里宁曾这样描述自己的作品:“所有的这些细节,从线条、空间、元素,到显示屏、登机台,都是为了迎合自然。我们想让乘客们在一个精心设计的环境中穿行,这里的每一个部分都与其他设计相呼应,让人感觉身处一个完整的小世界之中。”






Eero Saarinen设计的这座TWA航站楼外观优雅前卫,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极了一只意欲翱翔的飞鸟,充满动态感和冲击力。航站楼的这种动态感来自穹顶贝壳般的设计——由四块混凝土壳体拼搭而成的结构异常复杂,耗时耗力,从一纸蓝图到最终完工更是花费了长达六年时间。


在TWA航站楼的内部,Eero Saarinen同样是大胆的运用了大量的曲线元素,楼梯、穹顶、走廊、门洞都由统一的流畅曲线构成,这其实是在模仿飞行过程中如俯冲、盘旋时的曲线,让乘客在上天之前就提前感受到飞行之美。
















航站楼整个大厅中最抢眼的,可能要数玻璃幕墙前的休息区了,在一片以灰白为基调的空间中,休息区爱心形状的红色沙发着实醒目,充满未来气息。而当乘客在沙发上休息时,还能透过两三层高的玻璃幕墙,清楚看到外面飞机的来来往往。





TWA航站楼采用了许多在当时相当前沿的技术,比如封闭式登机通道、闭路电视、行李传送带、自动开关门带,以及一个巨大的电子显示屏来显示起飞时间。但随着时代的变迁,TWA航站楼曾经前卫的设计早已不适应现代航空业了,飞机和乘客的猛涨远超了TWA航站楼的承受能力。

改造之路
Trans World Airlines(环球航空公司)在20世纪末经历了多次破产,并且在2001年被收购,TWA航站楼也被迫关闭。

在2001年TWA航站楼被关闭之初,纽新航港局(The Port Authority)曾提议将其改造为饭店和会议中心,并在其周围环绕一两栋新的航站楼。但这项提议很快遭到了建筑大师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罗伯特·斯特恩(Robert A.M. Stern.)以及市艺术协会(Municipal Art Society)的反对,认为在TWA周围增建航站楼会给它增加不必要的束缚,“折断鸟儿的翅膀”。
 
而随着2005年新T5航站楼的落成,以及TWA成功名列美国国家历史名胜之一,改造计划也暂且搁置,TWA成为仅在特殊节日和活动开放的“神秘殿堂”。
 
不过,肯尼迪机场不可能永远把TWA当做一个漂亮的雕塑养着,所以纽新航港局公开竞标对它进行改造。酒店大亨安德鲁·巴拉斯(Andre Balazs)、大金主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都曾被该项目吸引,但差事最终落到了TWA的邻居——T5航站楼的东家捷蓝航空手里。虽说这两栋航站楼本就相通,但捷蓝航空拿TWA建筑当LOGO的举动,可能也加分不少。Jet Blue(捷蓝航空)提案将TWA航站楼改建为精品酒店,除了客房、会议中心、餐厅之外,还会设计一个观景台,可以直接俯瞰飞机跑道。当然,在对TWA航站楼改建的同时,也会部分保留TWA航站楼的历史,让旅客了解上世纪喷气时代的辉煌历史。

捷蓝航空可谓美国航空界一颗迅猛发展的新星,在航站楼改造方面也颇有经验。除了大受好评的T5航站楼,其最新改造一新的空中露天候机室也狠狠刷了世界旅客的好感度。

这个在7月新开放的屋顶候机室面积达4046平方英尺,包括景观绿地,可容纳50人的座椅,多达400平方英尺的儿童游乐区,以及同样面积的遛狗乐园。只要是通过了安检的旅客,都可以在屋顶尽情玩耍,完全不用担心VIP、商务舱等差别待遇。除了配备有免费Wi-Fi,这里还售卖布鲁克林的Blue Marble冰淇淋和Hebrew National热狗,还能欣赏曼哈顿远景和TWA航站楼。
 
如果TWA的酒店转型最终完成,那么捷蓝航空就能再拥有一幢艺术感极佳的配套酒店,搭配“空中花园”和现代化候机大厅,大概真的会让旅客们期盼起飞机误点了。
 
不论TWA航站楼未来是否会成为新的酒店传奇,现在它都面临着一场大手术。尽管开发商承诺不会让这只美丽的飞鸟失去它原有的魅力,但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唯一不用担心的是,这一场改造没有强拆。由于该建筑的外部和内部都属于地标性建筑,所以一切改造工程都会在地标保存委员会(Landmarks Preservation Commission)的监督下进行。
 
象征主义、未来主义、有机现代主义:
建筑由四个Y字形钢筋混凝土墩柱支撑的四片薄壳体屋顶构成,除了地基结构之外,剩下的建筑立面都采用玻璃幕墙的形式。屋顶的四片薄壳体向中心聚拢,也由此划分出建筑内部购票处、候机休息处、登机口几大主要建筑空间。



由于主要的支撑结构和屋面都采用曲线轮廓的有机形象,所以建筑内部楼层的楼梯、台阶栏杆、服务台及休息室的家具等,也都采用有机的曲线轮廓形式。这种建筑整体和内部结构及细部的配合,使航站楼呈现出统一、流畅的形象、在与现代主义规则几何形体的对比中,突出体现了有机建筑风格的优越性。可以说是一次伟大的雕塑实验。


肯尼迪国际机场的环球航空公司航站楼是非常富有雕刻风味的作品。小沙里宁根据建筑物的性质设计成鲲鹏展翅的形状,巨大的混凝土外壳完全是为了塑造某种形式的结果, 由于中央壳体屋顶过大,所以又用狭窄的天窗分割为四个部分,显得较为轻巧。航空站外部和内部都采用了塑形造型的设计, 大量柔和的曲面代替了精确的简洁线条, 甚至室内的装饰细部与电话间的处理也都是统一的风格。可以说,考虑造型艺术的需要大大超过了合理结构的需要,这是一座相当典型的象征主义作品。
 
技术图纸:










 
其它室内细节:
前餐厅
前餐厅
地库

更衣室
 
老照片:














本文贡献方:
Voicer,WIKI,Archdaily,周末画报,google
照片版权:Cameron Blaylock, Courtesy of United States Library of Congress, WIKI, google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所有图片列表 ↓

已邀请:

要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