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波尔图音乐厅Casa da Música - 雷姆·库哈斯

项目档案:
建筑设计:雷姆·库哈斯
项目名称:葡萄牙波尔图音乐厅(葡萄牙语:Casa da Música)
主要建筑师: Rem Koolhaas, Ellen van Loon
设计团队:OMA
地址: 葡萄牙波尔图Rotunda da Boavista
竞赛时间:1999
建成时间:2005.04
获奖情况:RIBA欧洲奖,2007(Royal 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 European Award, 2007)
地上建筑面积:22,000 平方米(含一个1200座的大音乐厅,一个350座的小音乐厅,以及一些辅助的服务用房)
总建筑面积:49,000平方米
层数:地上十层,地下三层;高度40M




项目简介:
波尔图音乐厅,座落于葡萄牙波尔图市的历史中心区—博阿维斯塔广场(Rotunda da Boavista),周遭车水马龙,是波尔图市乃至全世界最知名的音乐厅之一。





2001年波尔图当选为欧洲文化之都之后,葡萄牙文化部长和波尔图市组建了一个名为“波尔图2001(Porto 2001)”的组织,该组织的主要任务是策划和筹备有关波尔图城市及文化更新的事宜。而波尔图音乐厅就是该计划的一部分。

音乐厅外表面由平滑而棱角分明的白色混凝土多面体包裹而成,素混凝土削切的体块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使它像一颗钻石一样展示在黄色石材铺砌的广场之上。







波尔图音乐厅的设计在国际上备受赞誉,纽约时报的建筑评论家尼可来·奥罗索夫(Nicolai Ouroussoff)将它与柏林音乐厅和洛杉矶迪士尼音乐厅称为百年来最重要的三个音乐厅。他在文章Rem Koolhaas Learns Not to Overthink It里说:“这是库哈斯设计过最美的建筑。”(most attractive project the architect Rem Koolhaas has ever built);以及“这栋建筑充满了感性的秀丽与热情的智慧,两者相当匹配”(a building whose intellectual ardor is matched by its sensual beauty)。

功能说明:

1.排练室 2.化妆室 3.演职员餐厅 4.办公室 5.卸货点 6.音乐家入口 7.独奏者休息室 8.门厅 9.售票处、衣帽间 10.大音乐厅11.公共入口 12.网络音乐室 13.吧 14.小音乐厅 15.教学室 16.VIP房 17.餐厅 18.露台

设计简析:(以下文字来自支文军、朱金良:奇妙的“容器”——解读波尔图音乐厅)
1.与城市的对话
音乐厅的基地位于波尔图市的历史中心区—博阿维斯塔广场(Rotunda da Boavista)。由于这一区域是波尔图市保存完好的老城区,OMA并没把新音乐厅设计成为环形广场周围界面清晰的围合建筑的一部分,而是在三面街区的包绕下,以一种更亲密的姿态与广场公园呼应。基于这种概念,象征性、可识别性与亲近感都被融合在一个形体之中。由于新音乐厅的介入以及其场所感的延续和对比,博阿维斯塔广场公园已不仅仅是联系新旧波尔图的纽带,而成为两种城市模式的积极对话。


2.变异的“宝石”
大多数的文化设施只是为一部分人服务的,大部分人只见过它的外形,而只有少数人才能体验到其内部空间。OMA巧妙地处理建筑内部空间以及建筑与外部环境的关系,将独特的造型和复杂的内部空间统一在一起。在外部空间处理上,库哈斯强化建筑的独立性。建筑建造在黄色石材铺砌的广场上,就像是一块在锦缎上展示的钻石。广场并不是平坦的,而是以和缓的坡度向东北和西南两个方向起伏,于是,公交车站、咖啡店及地下停车场的入口等设施都自然地隐没在广场下面。建筑的外形是由平滑而棱角分明的混凝土多面体包裹的封闭实体,不同倾角的斜墙相互交接颠覆了视觉的逻辑,使你很难把握它的具体形态。建筑正对博阿维斯塔广场的立面有着几乎对称的典雅;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多面的外形向外挑出,整个结构仿佛要失去平衡,就像一艘外星人的太空船。建筑内部设计了一个能容纳1300名听众的大音乐厅、一个350座的小音乐厅以及一些辅助的服务用房,混凝土的躯壳变成一个隐藏了丰富的奇妙体验的容器。

3.另类“鞋盒”
对于音乐厅而言,“鞋盒”状的比例,一直被奉为经典。尽管本世纪建筑师对于这种比例已有所突破,但是,通过研究现有音乐厅的声学质量,OMA与声学专家做出的结论认为世界上最好的音乐厅仍然是“鞋盒”状的。如何对这种传统的音乐厅声学原型进行创新,成为OMA需要解决的一个大问题。在设计中,库哈斯从人们对私密空间的追寻中找到了灵感。库哈斯说这项设计的原型是几年前在鹿特丹郊区的一个住宅设计项目。客户迷恋纯净的秩序,要求他设计一个私密的生活空间。建筑师用密实的多面混凝土块作为回应,中心设置了家庭生活区域,周围环绕的辅助空间用来消减室外的杂乱感。库哈斯在音乐厅设计中,将住宅设计的尺度放大以适应音乐厅的需要,将原来业主个人的意向转化为更加动态的公众体验,但其中的主题仍未改变:混杂的外部元素包绕着理性的环境。








在波尔图音乐厅设计中的鞋盒状的大音乐厅洞穿了整个建筑实体,而音乐厅外围的剩余空间设置了小音乐厅和基本服务空间,包括休息厅、餐厅、露台、技术设备用房以及垂直交通。大音乐厅的方向与室外主要大街的轴线平行,并在前后两端的墙上设置了波浪形玻璃,巨大的曲面玻璃,好像是折叠起来的窗帘,不仅避免了普通平板玻璃产生的声学问题,而且提供了建筑和其周围环境的视觉联系:在演出开始前天空的景色可以融入室内。在音乐厅外的休息处,不断变换的城市景观透过扭曲的玻璃投射到室内,整个空间如梦幻般漂浮于城市之中。音乐厅室内空间异常简洁,座位是简单地横向交错排列。音乐厅墙面上覆盖着原木,金色木纹的纹理被放大成实际尺寸的数倍,我们的尺度感又一次被打乱。靠近舞台的墙上立着一座装饰有金色、蓝色涡旋的巴洛克式管风琴,俏皮又不失典雅,就像是高级跳蚤市场的淘来品。













4.“冒险”的旅程
一条环绕大音乐厅的连续流线将所有的公共活动空间和服务空间连接起来。就像在他的很多项目中一样,库哈斯又一次在流线上使用了巨大的楼梯台阶以及露台、自动扶梯等元素。当你走入其中,建筑更展现出不断变幻的城市景色和建筑构件的片段,那些精彩的设计也会渐渐展现出来。走道上空沉重的混凝土斜梁纵横交叉,强化了空间被压缩的感觉。拾级而上,你会经历一连串似乎是取自城市的景观元素,例如在贵宾室的墙面铺贴了带有中产阶级传统院落特色的蓝白瓦片。再往上走,是一个设置了倾斜的玻璃屋顶休息区,在建筑的顶部则嵌入一个梯形露台,在这里我们可以欣赏波尔图和远处北大西洋的独特景观。穿梭其中,建筑就成为一种“冒险”。另外,流通空间不仅为交通服务,更重要的是它已变为一个社交区域,人们可以在这里停留、小坐、交谈,并欣赏大厅内的景色,灯光的设计更为其赋予了一种梦幻般的效果。这条环线使建筑内部复杂的交通流线变得非常顺畅,保证了在节日里同时使用大音乐厅和举行其他节目表演。建筑为波尔图交响乐团设置了大量的排练用房、独立演奏房、录音室以及化妆间,同时,还为外来表演者提供了一些便利设施。






5.动态的逻辑
波尔图新音乐厅,建筑地上十层,地下三层,总建筑面积4.9万平方米。建筑总高度40m,大音乐厅的平面跨度最大处达70多米。40cm厚的壳体结构和观众厅1m厚的墙体是主要的承重结构和稳定系统,它们在竖向上为建筑提供了支撑和连接。1.66万立方米的白色加强混凝土建成的多面壳体相互连接,形成结构的基本单元,这些壳体是自支撑、连续折叠的,各个局部的平衡状态决定了整个建筑造型。由于壳体的不规则,外墙施工使用的脚手架的布置也是结构设计的一部分。大音乐厅内的1m厚的两面实体墙贯穿整个建筑,也是建筑的重要的竖向支撑结构,它与外部壳体用斜梁连接,增强了整个结构的刚度。另外,由整体现浇楼板组成的水平构件联系着外面的壳体、内部墙体以及墙体之间的柱子,也增强了建筑的整体性。建筑的地下部分是三层停车库,它的基本结构是由圆锥台形的柱子支撑的实体平板,建筑长度最长达120m,而未采用变形缝。在结构设计中,工程师利用三维模型对壳体及其空间支撑工程建造的顺序进行了研究,并且考虑了混凝土在特殊情况下的适用性,防止开裂。






6.驿动的自省
这个项目让人不由得将它与盖里的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汉姆博物馆相比较。他们都是作为长期衰落的港口工业城市复兴计划的一部分,也都展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精湛技巧。假如说盖里的作品唤起了无拘无束自我意识的爆发,而库哈斯的创作则是一种自省的体验,是一种带着情感和心理上紧张感的驿动。波尔图音乐厅折射出库哈斯对于现代主义的纯净美的叛离,而这种纯净曾经象征着完美的工业化的生存状态。库哈斯与同辈的建筑师一样,把这种纯净视作一种形式的压制,他在几十年的实践中一直致力于寻找那些被现代主义者所忽视的东西,即那些理性的现代主义方盒子以外的,可以表达纷繁社会、复杂心理以及经济现状的元素。就创意而言,这座建筑可以和盖里的洛杉矶迪斯尼音乐厅以及夏隆(Hans Scharoun)上世纪60年代的柏林音乐厅一道列为近百年来最重要的音乐厅。
















模型分析:






1.建筑外墙表皮,以及一系列混凝土柱 Existing surface, which is supported by the wall and also a series of concrete columns.
2. 结构墙体、柱子以及桁架 Existing structural walls, columns and trusses.

原型:
(原型Y2K住宅模型)
(波尔图音乐厅模型)

推荐文档及相关资源:
在线视频1:高清:跑酷波尔图音乐厅(纪录片REM片断)
在线视频2:Casa Da Musica Identity (波尔图音乐厅概念诠释)
在线视频3:高清实拍:波尔图音乐厅 CASA DA MúSICA OPORTO_2009
在线视频4:实拍:波尔图音乐厅casa da musica by vaumm

本文图片版权(部分缺失):Filipe Varela;Rui Perdigão ;Ana Mendes do Carmo;Wojtek Gurak;dacian groza;Javier;Christopher Karlson;Gianfabio Tomasi;Piotr Krajewski。


The past thirty years have seen frantic attempts by architects to escape the domination of the "shoe-box" concert hall. Rather than struggle with the inescapable acoustic superiority of this traditional shape, the Casa da Musica attempts to reinvigorate the traditional concert hall in another way: by redefin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hallowed interior and the general public outside. The Casa da Musica, the new home of the National Orchestra of Porto, stands on a new public square in the historic Rotunda da Boavista. It has a distinctive faceted form, made of white concrete, which remains solid and believable in an age of too many icons. Inside, the elevated 1,300-seat (shoe box-shaped) Grand Auditorium has corrugated glass facades at either end that open the hall to the city and offer Porto itself as a dramatic backdrop for performances. Casa da Musica reveals its contents without being didactic; at the same time, it casts the city in a new light.

Locating the Casa da Musica was key in the development of OMA\'s thinking; we chose not to build the new concert hall in the ring of old buildings defining the Rotunda but to create a solitary building standing on a travertine-paved plateau in front of the Rotunda\'s park, neighbouring a working class area. With this concept, issues of symbolism, visibility, and access were resolved in one gesture.

As well as the Grand Auditorium, conceived as a simple mass hollowed out end-to-end from the solid form of the building, the Casa da Musica also contains a smaller, more flexible performance space with no fixed seating, ten rehearsal rooms, recording studios, an educational area, a restaurant, terrace, bars, a VIP room, administration areas, and an underground car park for 600 vehicles.

Innovative use of materials and colour throughout was another imperative: as well as the unique curtain-like glass walls at either end of the Grand Auditorium, the walls are clad in plywood with enlarged wood patterns embossed in gold, giving a dramatic jolt in perspective; the VIP area has hand-painted tiles picturing a traditional pastoral scene, while the roof terrace is patterned with geometric black and white tiles; floors in public areas are sometimes paved in aluminium.

There is deliberately no large central foyer; instead, a continuous public route connects the spaces around the Grand Auditorium by means of stairs, platforms and escalators. The building becomes an architectural adventure.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