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拉图雷特修道院(Monastery of La Tourette)-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又名:Sainte Marie de La Tourette
地点:法国,里昂附近,埃沃(Éveux, Rhône-Alpes)
设计时间:1953-1956
建造时间:1956-1960
201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官网:http://www.couventdelatourette.fr/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36xfq

缘起
20世纪,在几乎葬送了整个西欧文明的二次大战结束后,欧洲大陆,尤其是法国,兴起了一股庞大而罕见的修道潮。也许是战争带来的虚无与迷惘,让许多年轻人放弃世俗的追求,誓守独身、投身于永恒之道的追寻。

属于教会组织,已有800年历史、且具相当影响力的道明会(又译为多明我会、多米尼克派)为了因应这股修道热潮,在法国第二大城里昂市(Lyon)的近郊,筹建一座以培育新进会士为职志的修道院。1953年,里昂本地教会原本确定的设计者是曾经设计阿熙教堂的毛里斯•诺瓦里诺。而曾与柯布西耶合作并成功打造了享誉世界的“朗香教堂”的阿兰·高提耶神父(Marie Alain Couturier)得知此事后,竭力劝阻里昂方面将设计者改换为柯布西耶。但由于柯布为无神论者,此次的更换颇为周折。
 
阿兰神父如此游说里昂会长,他说:“基督徒的艺术若能由一位虔诚且富天分,近乎圣者的信徒来实现,可说再理想不过。但如果这样的人并不存在,此刻,我相信为了再造一个如文艺复兴时代的荣景,我们应当礼聘一位没有信仰的天才,而不是一位有信仰却缺乏天分的建筑师。”阿兰神父在与柯布的通信中,对建筑提出的一个要求是:“为一百个躯体和心灵提供一个安静的居所。”





1953年,柯布开始教堂的设计,是年5月4日在第一次来到位于里昂西郊的小镇艾维勘察修院预建地,在开阔无际的美丽山坡上,柯布有感而发地说,在这样的地方兴建的修道院,若没有标的性意义,将是个罪恶之举。1956年8月,在里昂附近阿尔莱斯勒的埃沃破土动工;1957年7月1日,修士进驻修道院;1959年7月竣工。


建筑简介:
拉图雷特修道院是勒·柯布西耶的后期代表作之一,在他职业生涯的成熟时期建造,是欧陆现代修道院的代表。事实上,在拉图雷特修道院之前,柯布西耶也曾经设计过一座别致的宗教建筑:位于法国东陲小镇的朗香教堂,它被称作是宗教建筑背离古典风格的第一次革命。那座蘑菇形的建筑在造型上同样完全辨认不出它是座天主教堂——完全瓦解了西方教堂建筑的形式,但又用大胆的现代手法,诠释古老宗教建筑,保留其精神。

 
不同于传统修院,拉图雷特修道院同样在外观上无法让人产生宗教联想——塔尖、悬挑的飞梁、绚烂的浮雕、豪华的装饰等等,取而代之的是建筑那粗糙而硬朗的混凝土表皮,其有序的结构设计、混凝土的装饰线条,清晰地勾勒出建筑的构造方式。而光影是这座建筑的真正精髓,在光透过精心设计的天窗照射进来的时候,人们惊觉,柯布西耶在他现代主义的外壳下,赋予了古典宗教神圣、肃穆的精神。
教堂内的光 
  
“如果朗香教堂是柯布手中的建筑艺术品,那么拉图雷特修道院就是柯布在教授凡人如何来设计这一类艺术品。”
 
修道院坐落在山丘的陡峻斜坡上,在人迹罕至的自然中,静静地面对着山林和草场。四个沉重的建筑体块围合出一块矩形区域,构成一座中央“回廊”的框架。严谨的平面秉承了古代中世纪修道院一贯的简洁作风,却又通过架空支柱、楼梯、坡道和“管道”的复杂穿插,与原始的静止秩序形成对比,从而使绝对的肃穆气氛略微放松。立面保持混凝土的本色,局部的填充部分涂以白色石灰乳。教堂部分的墙体由混凝土浇筑而成。修道院建筑群包括:教堂、回廊、教士集会厅、教室、图书室、一百间修士小室、餐厅以及厨房等。最上方两层为修士小室,下方为“公共服务”,包括餐厅、教室、图书室等。


入口
周边

教堂
拉图雷特修道院如同一个自我承载的容器,为静修的教徒提供了一个交流场所,同时也为拥有独特生活方式的他们提供了居住空间。








如果说朗香教堂是一种声音,它似乎有些势单力薄。那么拉图雷特修道院的落成则确定无疑地标志着宗教建筑的一个新的阶段,因此,这也成为柯布最具意义的创作之一。在此之前,柯布很少有机会充分展现他对光与空间的卓越驾驭——不可言喻的空间;于此回应的不仅仅是物质的需求,还有精神的需求,这是对隐修传统的尊重。拉图雷特修道院构成一处真正的精神的居所,一个活的有机体,迥然相异的各个部分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从1907年意大利艾玛·查尔特勒修道院的启示到尺度相当的居住单位,柯布的创作构成一个连贯的整体,而拉图雷特修道院的出现则是对这一过程的一种对抗与综合。柯布在他创作的全盛时期为圣多米尼克修会的修士们奉上了一件饱满的作品,其所体现的和谐、严密与大胆总能令我们感到震惊。
 

也许有人试图将这座修道院纳入一个狭隘的公式,(朗香教堂刚刚落成时,不也有人把它同巴洛克扯上关系吗?!)然而这样的作品实在难以归类……即使有人拒绝承认作品中所体现的那股创造的力量,那也绝非居住在这座现时代的修道院之中的修士们最终的判断,他们发现这个作品神圣的物质通过一种自发自觉的方式自我证明着。”——让·佩蒂《勒·柯布西耶的一座修道院》巴黎活力出版社
 
建筑师柯布西耶的目的在于“给予教徒现代人最需要的——安静与平和…建筑本身并没有过分体现这些,需要居住者自己去体验。”
 
承重的桩基
承重柱,支撑起了内墙的同时也为条形窗立面提供了可能。



修道室的构成自上而下,布局合理的楼层抵着山谷的凹面。底层架空柱支撑着建筑的主体。
 
光与空间
高提耶神父曾说现代的教堂只需要一个有光线在里面游移的空盒子即可。四壁空空,但美妙的光线却为这样的空间提供了神秘却动人心魄的感动。

沿着倾斜的通道向前,打开一扇厚重的铜板门,就像是进了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这里是修道院的核心部分:教堂。冷不丁的,头上一束强烈的光照射下来,让人仿佛与尘世瞬间隔离。约230平米的窄长空间,简朴的混凝土墙体,如同漂浮在空中的简洁的顶板,从它们之间挤进来的阳光,逐步地把顶板照亮,投射入下方沉默的石头祭坛。朴素的混凝土走廊,连同两旁有节奏感的玻璃墙面,引导向一个可旋转的金属墙面----通过旋转能让昏暗但有色彩的光线进入教堂内部。

教堂的内部极为朴素,毫无虚饰。拆模后浇筑混凝土直接外露。这里几乎看不到直射的光源,每一处采光都经过精心设计。教堂的简朴是动人的,这种简朴于宁静中将人引入深思。教堂内部水泥现浇的地面采用了以模度为依据的“理想铺地”;祭台下方的地面以粗糙的板岩铺砌。





整个教堂都没有彩色玻璃,也没有什么圆花窗,只有水平方向的通风口,上面涂满了各种鲜艳的色彩,与幽暗的墙壁形成极大的反差,有人说它甚至已经超越了万神殿的空间感和圣彼得大教堂的庄严感,让进入这里的人不断询问“我是谁?”,从而不自觉地去探求内心最真实的一面。这是真实对伪善的胜利,是灵魂对物质的胜利,而修道院,就是这一切的记录者。






教堂的室内是一个混凝土构成的方形空间,通过精心布置的自然和强色彩的采光,被赋予了宗教的精神意义。“采光炮”,被设计成了五种不同类型的开孔,在外部看起来如同雕塑。色彩,通过这些开口,让温暖的光线流入教堂内部。




而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柯布关于光与空间的处理——侧礼拜堂和圣器室采光的独特设计。侧礼拜室以曲线平面为基础,外墙是婉转曲折的,“光炮”将它们截短的炮筒瞄向天空,徒劳地,扭曲地指向太阳。阳光通过头顶的“光炮”倾泻下来,使得呆在侧礼拜室的人仿佛能够与上帝进行交流,感受神秘的力量,这种处理的方式强化了对话的形式。圣器室的采光同样是运用屋顶的类似于机关枪的东西。






 










“波动的玻璃墙面”
首次出现在拉图雷特修道院中的“波动的玻璃墙面”覆盖了四个立面中的三个。




修道院走廊像迷宫一样的围绕着起居区,内有庭院。在餐厅、教室、图书室等空间采用了大面积的“波纹”效果的玻璃窗。走廊的一面是白墙,另一面则是“波动的玻璃墙面”,玻璃墙面由大块的由楼板直抵顶棚的混凝土构件组成,这些混凝土构件局部透空安装玻璃,彼此的间隙构成“通风机”——一种设有活动百叶,以防蚊金属纱窗封闭的竖向缝窗。混凝土的“直棂”构件以不等的间距(采用模度比例系统)沿墙面排列,由这些“波纹”从而产生了搏动的效果。当人穿过走廊时,不断“压迫”“放松”的转换,似乎跟人的呼吸规律相适应,因此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可以搏动,可以呼吸的窗,从而使得建筑也是可以呼吸的有生命力的物体。这样一来,建筑不再是冰冷的而是拥有了温度。  


 








修士的居所
面向庭院的走廊高与宽同为2.26米,截面上为一正方形,由狭长的水平条缝提供采光;长条形的修士房间长向6米,宽为1.83米,仅够容下一张床和桌子,倒是符合修士简单生活的隐修原则。


那个回廊围合成的共同体的公共庭院,则被柯布举到了屋顶。为了营造与世隔绝的姿态,女儿墙砌筑到了1.83米的罕见高度。

平面设计
柯布的拉图雷特修道院,在平面设计逻辑上,显而易见地参照了索伦特修道院。
在拉图雷特修道院,礼拜堂那巨大的混凝土盒子与其余三翼的世俗部分没有闭合,而是拉开了间距,形成一道5米左右的间隙,在到达入口之前,驻足片刻,视线穿越整栋建筑,只见澄碧如洗的天空下,树木葱茏,远山如黛,剪裁出了一幅怡人的美丽图景,为建筑注入了一种独特的空灵之感。柯布这一简单的“间”化操作,产生了音乐中“停顿”的间奏效果,让拉图雷特修道院弥漫出诗性的意味。



由于基地处于较徒的斜坡上,难以布置传统修道院的回廊,因此,在这儿,柯布有充足的理由再次植入他喜欢的坡道,而且是一个略显复杂的十字连廊式的坡道,蜿蜒在中庭之中。

屋面覆土种植,可以避免混凝土急剧的热胀冷缩;从屋顶可以上达钟楼。

通往屋顶的楼梯间的混凝土墙面及开窗。

选址与基地
被场地陡峭的斜坡吸引,柯布西耶选择了这块特别的场地。
拉图雷特修道院的基地位于一个斜坡上,它的西面是森林地带,基地外有一道路穿越过森林沿着基地的轴线平行而进,西南方则为景观灯方向。以前的修道士是住在临近的一些乡下大屋中,而目前的修道院基地则可俯瞰Arbresle河畔的Eveux。

 
在选址过程中,柯布西耶经过深思熟虑把拉图雷特藏在山顶之侧。因为山路的原因,只有登上山顶,才能看到全貌。路中可以看到最令人难忘的教堂北墙在逆光中突然升起,仿佛古代修道院。墙在几步之后停止了,从那可以瞥见主体的形状。

当修道院完成时,柯布西耶曾对修士解释他的设计理念:“我之所以决定在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太阳将固定不变的照耀此处,首先,这个最佳的部分是将自然做一完美的组织,在这里的地方,景色是流动的,我不能阻碍这建筑物在这土地上的价值。建筑物的水平面上,调和了所有应该有的水平,从这水平为出发点,我们几乎测量了每一件该测量的,从这些只要是我们所触及的,我们就必须伸出广大的基地,这个是一个明显的标记,但它却必须如此,像你拥有一栋看起来非常考究的住宅,但那些这是土地以上的部分罢了,而它的基础,地基,却没有稳定的组织构造,在它所接触的土地,无法支持上面庞大的建筑。修道院最初的形成模样,就是依据此概念完成的。”其设计理念可见一斑。 
 

问题及争议
由于糟糕的保养计划使该建筑的混凝土结构不断遭受自然侵蚀的破坏,建筑维护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包括出现裂缝的混凝土、隔音隔热以及难以更新的电力系统等。
一位严守教会礼仪,拥护教会规范的妇人,她在空荡荡的修道院教堂里愤怒地对同伴说,她无法在这里祈祷,因为这里连一尊引导她灵性的圣像也没有! 
 
现代建筑五原则的体现
这个建筑作为勒·柯布西耶后期的代表作之一,体现了他的关于现代建筑的五个原则:
一、底层架空:用细柱抬高建筑离开地面,让连续的绿地在建筑下面通过;
二、屋顶花园:由于城市中地面已经被建筑充满了,将把公园抛向天空作有效的屋顶花园;
三、自由平面:由大柱距的空间结构体系必然带来开敞式的平面布局,其中可以安装隔断来划分空间;
四、水平长窗:矩形窗不受柱距开间尺寸的限制,采光面积更为有效;
五、自由立面:外墙不承重,自由开闭的幕墙和隔断满足功能与美观的需要。

技术图纸:








一些细部:










老照片









已邀请:

要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