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广告

捷克吐根哈特住宅(Villa Tugendhat)- 密斯·凡·德·罗( Mies van der Rohe)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密斯·凡·德罗( Mies van der Rohe) 
又译:图根哈特住宅,吐根哈特别墅,图根德哈特住宅
地点:捷克,布尔诺(Brno, Czech Republic)
建筑面积:230平方米(约)
时间:1928-1930
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官方网站:http://www.tugendhat.eu/en/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149je

缘起:
吐根哈特住宅的女主人Grete( 1903-1970)家境富庶,她的家族在战争期间为捷克斯洛伐克的工业化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们在前奥匈帝国的领土内拥有并经营着一系列的纺织工厂,炼糖厂和水泥厂。1928年,她在德国结束了长达6年的第一次婚姻,也在那里,她结识了当代艺术和建筑。她说她经常去拜访密斯1911年给艺术商人Perls在柏林设计的住宅(那时艺术史学家Eduard Fuchs居住在那里),而密斯于1927年主持的魏森霍夫(weissenhof)居住建筑博览会(斯图加特白院聚落建筑群)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年,Grete与从小就认识的Fritz Tugendhat再婚,他们两人决定定居在布尔诺,并在订婚之前委托密斯设计一栋私宅。而与密斯的联系主要就是通过前述提到的Eduard Fuchs。
 
Grete说她非常渴望拥有一栋有着清晰简洁的外形而又现代宽敞的住宅,而他的丈夫则对小时候住宅里有很多房间但堆满了物件、布料的场景仍心有“余悸”(“I truly longed for a modern spacious house with clear and simple shapes. My husband was horrified by the idea of having rooms full of objects and cloths as he had known from childhood.”)。
 
1928年9月密斯抵达布尔诺,在考察了这块Grete的父亲赠送给他们作为结婚礼物的,能够俯览历史城市的独特地块后,接受了设计委托。1929年夏天住宅开始建造,1930年12月Tugendhat夫妻及他们的三个小孩搬进了新居,直到二战爆发前(1938年5月)一直居住于此。








建筑简介:
住宅坐落在一个能够俯瞰捷克斯洛伐克布尔诺市的陡坡上,面向西南。



建筑共三层,主入口及车库位于朝北临街的二层,二层里主要布置着入口门厅,父母、儿童的房间以及一些必要的生活设施;沿楼梯下到一层,这一层主要是起居空间,还包括温室、厨房以及佣人的房间;再下去就是用来容纳辅助设施的半地下室。


 正面






临街面(背面)
密斯为这所住宅设计了独特的装置:起居室对室外花园的玻璃幕墙,被设计成可以由电动马达带驱动降到半地下室中去。
点击看大图(节点)

密斯满足了吐根哈特夫妇夏季可以与建筑外部直接交流的愿望,也把整个起居空间变成了一座观景楼。捷克的冬天非常寒冷,只靠玻璃幕墙无法抵御冰天雪地的低温,为此,密斯采用了一套集中供暖、用风机送暖风的空调系统。并在此基础上,为了改善冬季室内空气的质量,设计了建筑的综合换气的系统。这些现在看来普通的电气化技术,在当时则大多是作为最先进的技术设施用于大型公共设施中的,用于私人住宅并不多见。


在住宅的起居室内部,墙面采用了最精细的材料——精美的缟玛瑙(呈现带状条纹纹路,英文 onyx)石板墙。以黑色条纹和古铜色马卡油漆的乌檀木作半圆形屏风围着餐桌;采用了黑色、米色的生丝窗帘;搭配了不同颜色及材质的椅子。由天然材料和白色调的陪衬,地面铺上一块毛质地毯,在开敞的空间形成一块布置家居的区域,限定了起居的范围。起居室的长边向城市全景开放,而短边则接向一个大面积玻璃的温室,温室则成为整个象征性方案中的自然叶片——成为自然植被与室内的化石玛瑙之间的中间调解化。






室内材料的使用








温室
设计理念:
上下层迥异的平面布局



住宅的二层平面给人以强烈的分散组团印象,在三个矩形的房间单元之间是流动的室外与半室外空间,一层平面则主要是规则完整的开放空间形式,在背靠山坡的一面有一些封闭的辅助空间。一层采用了规则的矩形框架柱网,清楚地显示了在该结构条件下进行流动空间设计的可能。而在二层平面中,柱网几乎是消失了,被封闭、分散的房间单元的墙体所代替,甚至让人误以为这一层又回到了墙承重的结构(而实际上它仍然是钢框架结构)。上层的卧室单元的墙体与下层起居室及周边的房间的墙体,几乎难有对应的关系。


那个位于平面中心位置的弧形转向楼梯,是上下层平面中少数几个可以为其他元素提供位置参考的元素,但它对于上下方向的指示性和上下层空间的贯通作用却是暗淡的。










弧形转向楼梯
在外观上,下层的起居室空间以简洁的玻璃盒子模样升起在半地下室形成的台基上。密斯充分利用框架悬挑的特点,使玻璃表皮远离框架柱子,外立面上只是远远透出柱网元素的表达。它们在上下其他层也找不到视觉延续,上层的卧室单元以封闭、曲折、分散的实体体积出现,实墙上开出窗洞或者门洞,其外边缘与下层玻璃盒子也未必交接。总之,上部的卧室体量与下部的起居室体量时而后退(正面),时而平齐(侧面),以一种不经意的姿态共处着。密斯还在上层平台的角部加了一个空的长方形架子——一个虚化的体积暗示,来算是对整个建筑在轮廓和体量构图上的不完整做了交待。


“实——虚——实”的构图
下层的起居室空间与半地下室台基构成了虚实相间、外形相对完整的体块,顶上落着一个仿佛从天而降的卧室空间组团,它使得起居室的玻璃盒子顿失轻盈。当密斯为起居室特意设计的可升降的玻璃窗全部降到地下室中时,它会显出更为离奇的场景:饱满的白色基座水平伏在山坡上,上面的卧室体块仿佛飘在空中,它们之间是开敞的半室外空间,阴影中露着闪闪发亮的细细钢柱。形成了“实——虚——实”的构图。

 
异质而平等的“上下”层关系
住宅的上层有着直通公路的出入口,沿公路方向看它像是“底层”;它的下层,高居于半地下室的基座上,有着一个比上层入口更为庄重气派的大台阶降向山坡,造成一种“在上层”的错觉。如果作一种极端的假设,即使将住宅的上下层颠倒一下,它在功能、交通和形体上仍然可以存在。甚至,从功能分区的角度,卧室单元置于远离公路的下层似乎更符合常理。起居室置于上层,会使建筑外观的体积构图中轮廓更加完整,虚实关系更符合“上轻下重”的习惯审美心理。对密斯来说,住宅中主要平面的“上下”关系,似乎是游移和非等级性的,它们更像两种异质而平等的要素的并置,它们在外观上也不指向统一的目标。
 
“上下”层不同的空间形式
下层起居室中的“流动空间”模式
“流动空间”模式最早在1923年密斯的乡村宅方案中出现,然而由于结构条件的制约,在1925年到1928年的几幢以砖为主要结构材料的小住宅项目中,密斯只是利用大房间的穿套和转折十分艰难地制造着空间流动。只到1929年的巴塞罗那德国馆,由于采用了钢框架结构,才真正实现了墙体的自由布置和空间的自由流动。密斯在本住宅中,明确将起居室的流动空间以清晰完整的玻璃体量呈现,虽然在其一侧设立了条形庭院,然而它是透明的,在外观上被融合到统一的玻璃体量的表达中,因此庭院是室内而非室外的,它的结构系统也与起居室空间一体。



 
密斯在该住宅中对流动空间外部的“定形”,为日后纯净的单层玻璃盒子的出现奠定了基础。玻璃表皮最大限度地使室内外空间的边界弱化甚至消除,同时还能采用了升降机将整片的玻璃外皮降到半地下层中,以达到彻底消除边界物质性,创造无差别的室内外空间流动的效果。








餐厅
















流动空间
然而在空间流动效果的制造中,密斯在该住宅中还深深地受着此前砖住宅中使用的那些平面策略的影响。在起居室靠着山坡的那一侧,密斯使用了阶梯形不断展开的墙体边界,缓和了在起居室前端硬朗边界与室内自由墙体之间的潜在冲突,增加了整体上的流动性。这种处理方法来源于此前砖住宅中受制于砖墙承重结构而又试图营造空间流动是采用的一种权宜之计。它们常常利用同一方向的承重墙顺次展开,去掉或削弱与这垂直的墙体,形成大的洞口将房间“套”起来,弱化每个房间的独立性和形状,强化空间的贯通效果。同时,在起居室中的独立墙体水平线条的数量较少,方向流动感较弱,甚至还引入了半圆形墙体这种水平力与垂直力混合作用的类型。这些墙体的划分功能意愿明显超过了制作空间流动和转折的作用。
一层平面
上层分散体量“不那么流动”的空间形式
在住宅的上层中,密斯利用了他在室内空间中断开墙体的经验,开始尝试试用分散、断开的体积来处理室外关系,于是一种更大层面的“流动空间”出现了。长条形的房间(或体积)单元代替墙体,漂浮在大片场地中。
二层平面
这种意向在平面图中初步显露,但在实际的建筑处理中出于功能的考虑,还存在完整连续的屋顶和卧室单元以外的门廊和过厅等室内空间。它们使得最终的外观显得还不那么“流动”。不过在材料表达上,它们被处理成与室外场地一样的石材铺面,暗示了空间属性上的关联。于是在上层平面图上,铺地的表达覆盖了室外平台、半室外的开口或敞廊以及室内的门厅、过厅三个部分。密斯建立的这种图底关系,突出了三个分散的卧室或车库单元的“漂浮”效果,而没有强调建筑实际的室内外边界。












综上,密斯在吐根哈特“上下”两层平面中的空间组织模式,是一种过渡阶段的见证。在上下两层平面中他回顾并思考了此前他对于新建筑的几种不同尝试,然而在建筑单体这个层面,他还没有把内部空间的流动和外部空间的流动真正整体起来。
 
流动空间里的功能组织
本质上来讲,“流动空间”概念本身是与“分区”有着某种矛盾的,因为当传统意义上的空间边界开始消解后,在一个典型的流动空间平面里,已经难有“房间”存在了,只有所谓的“领域”或“区域”罢了。在吐根哈特住宅中,密斯只在住宅的公共部分使用开放、流动的空间模式,在私密部分仍然保持封闭的传统空间模式。而在密斯的后期实践中,他逐渐地把私密部分也纳入到流动空间中去,同时不断地纯化建筑的外部体型,向单层玻璃方盒子转变。这其中一个关键性的步骤是,密斯逐渐用被移到建筑内部的辅助空间形成封闭核心,取代流动的墙体作为空间划分的主导要素。它实际形成了密斯进一步将“流动空间”推进“匀质空间”或“万能空间”(universal space)的基础。在“匀质空间”中,物质的、固化的功能分区表达被对空间使用的流动性、可变性的关注所取代,它不再以精细的形式反映到设计中。
 
台基
在吐根哈特住宅中,密斯使用厚重的半地下室空间构成“台基”使建筑嵌入山坡。对于密斯式的方盒子建筑来说,台基提供了真正笛卡尔式的绝对水平面,缓解了密斯直角建筑与自然地面的冲突。正是台基的存在,造成了密斯建筑似乎总是“平地建筑”的错觉。就如同密斯在他的玻璃摩天楼外表使用工字钢构件来制造一种绝对“垂直线”一样,密斯也不断利用台基或者架空制造一种真正的“水平线(面)”。




十字钢柱
吐根哈特中一层的“流动空间”得益于密斯设计的无方向性的十字形钢柱构成的钢框架结构体系。无方向性的十字形钢柱在巴塞罗那德国馆和吐根哈特住宅内,都得到大量的运用。钢柱表面附有一层亮闪闪的铬,这样做既掩盖了其焊接而造成的接口又使得其看起来高贵而典雅。




整个住宅主体全长约为132英尺,总宽度为78英尺。密斯实用18*21的竖长方形为基本模数,将建筑分为横向7个开间,进深2个开间,并在模块交点处放置十字钢柱。一层共有17钢柱,四根钢柱被三片墙墙取代。

室内材料
吐根哈特住宅的材料应用实现了简洁的丰富,吐根哈特夫妇对密斯独特的材料感印象深刻。他们说密斯强调了在现代主义建筑中使用贵重材料的重要性,特别是在不使用装饰或装饰品的同时。在住宅的内部,精致的带有镀层的十字钢柱(德国钢);自然色调的抹灰形成了天鹅绒般的光泽;入口门厅、楼梯、露台等采用的石灰华石(原采用意大利的,后面修复改为当地的);来自东南亚的木材贴面;限定餐厅空间的半圆形乌木墙(修复材料有更改);以及室内最为突出的缟玛瑙墙,这块墙体本来是用于生产豪华轮船上的两个大花瓶,但密斯看到后对其印象深刻,最终买下来并亲自监督其的切割与放置,以便让缟玛瑙的纹路正确地突出。“在冬日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缟玛瑙墙显得更加的特别,石头是透明的,并且在日落阳光从前面照亮时,石墙的背面微泛红光……”

密斯





其它房间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上下吐根哈特》曹勇;本案住宅官网;维基百科等。
图片、视频来源: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

沉为龙

赞同来自:

抱歉眼拙了 最底层视为地下室的话 最顶层确实是三层 哈哈。。

沉为龙

赞同来自:

“建筑共三层,主入口及车库位于朝北临街的二层,二层里主要布置着入口门厅,父母、儿童的房间以及一些必要的生活设施;沿楼梯下到一层,这一层主要是起居空间,还包括温室、厨房以及佣人的房间;再下去就是用来容纳辅助设施的半地下室。”
 
这段似乎笔误了,主入口和车库应该是位于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