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拉公寓(Casa Milà)- 安东尼·高迪(Antoni Gaudi)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安东尼·高迪(Antoni Gaudi)
又名:米拉之家,米拉住宅,La Pedrera
地点:西班牙,巴塞罗那(92, Passeig de Gràcia, Barcelona, Catalonia, Spain)
建筑面积:4500平方米
时间:1906-1912
198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官方网站(有中文):https://www.lapedrera.com/zh/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8kw4z

建筑综述:
米拉公寓是安东尼·高迪的代表作品,其宣告了高迪有机风格的成熟。在高迪自己看来,米拉公寓是他最好的作品。从建筑可以看出高迪极为复杂的设计思想,新艺术运动、莫德哈尔风格、拉斯金及哥特式风格,以及他的铜匠家庭出身所导致的直接实践的设计倾向,都在其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最终融合成高迪独特的设计思想。不过,最为突出的还是他在运用曲线的过程中,突破了表面形态上的对自然形式的模仿,进入到更为深刻的自然主义,从而使他置身于一个新的有机建筑的文脉之中,使建筑体现出了由人类参与的融于自然界的韵律。
 

建筑简介:
米拉公寓位于格拉西亚大道,是巴塞罗那独一无二的地标性建筑,是建筑师安东尼·高迪的最后一个私宅设计项目。建筑共有两栋房屋,拥有独立通道,围绕两个大型庭院组成,庭院与斜坡相连,方便车辆进入车库。该住宅被认为是高迪的作品中最具象征意义的民用建筑,具有建设性和功能性的创新,以及与其同时期的建筑风格相悖的装饰和装潢风格。




历史背景
在1900年的巴塞罗那,格拉西亚大道是城市中最重要的街道,许多象征性建筑开始在那里建造,最好的剧院、电影院、商店、餐馆和咖啡厅也纷纷在格拉西亚大道上落户。最富裕和最有影响力的资产阶级人士也决定在这条大街上建造自己的房屋,他们展开了大胆和炫耀的竞赛,纷纷委托了当下最负盛名的建筑师们。
格拉西亚大道来往的交通 ©ANC. BRANGULÍ
1905年贝雷·米拉和露丝·塞吉蒙(一位富有寡妇)结为夫妇。 他们被格拉西亚大道的名声所吸引,于是在那里购买了一座占地面积为1835平方米的带花园别墅,并委托建筑师安东尼·高迪在此建造其新住宅,计划居住在主楼层,并将剩下楼层出租出去 :这就是米拉之家。

建造(1906-1912)
米拉之家的建筑工程引起了很大的兴趣,一些媒体对其进行了报道,例如建筑商协会出版的《现代建筑》杂志。据解释,高迪所关注的是在满足现代生活需要的同时“不使建筑材料的本质和抗耐情况成为阻碍因素”,他将柱子的结构描述为一种可以大幅度获取明亮空间感的创新手段。

米拉之家的建造过程很复杂,存在着财务和法律问题,当时还引起了争议。高迪在其过程中不断改变着他的计划,以塑造建筑外观和结构。建筑师远远超出了估计的预算范围,并且还不遵守市议会的规定:建筑物的体积超越了法律允许范围。 阁楼和屋顶的一部分超出了允许的最大数值,其中一个立柱还占据了格拉西亚大道人行道的一部分。当高迪得知检查员已经关于这些这些违法行为警告了工程负责人巴约先生时,他给负责人留下了非常精确的指示。 如果这种事再次发生并且必须移除柱子时,便会放起一块写着“缺少的柱子已根据市议会的命令被移除”的牌子。
米拉之家位于格拉西亚大道上的立面柱子被巴塞罗那市议会投诉 © Comas博士的档案
最后,扩展区委员会证明该建筑具有巨大的特色,因此不应严格遵守市政条例,但是米拉夫妇必须支付十万比塞塔的罚款来使其合法化。米拉夫妇和高迪在建筑师的委托费用的金额上产生了争端,甚至闹到了法庭上。高迪最后胜诉,而露丝·塞吉蒙不得不将米拉之家抵押出去来支付给建筑师十万五千比塞塔的佣金,随后高迪将这笔钱捐给了一所修女修道院。
 
讽刺
米拉之家的独特结构,以及安东尼·高迪和贝雷·米拉之间的关系,是当时许多讽刺出版物和漫画中嘲弄和公开嘲笑的对象。
 
首批租户
在最初的几年里,在《先锋报》上发布了一些米拉之家房间出租的广告,要求为一些租户提供服务,其中甚至还有一位名为迪克小姐的英语教师。米拉之家的租户有位于夹层楼的拉美公寓(1912-1918); Alberto I. Gache(1854年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1933年逝于蒙得维的亚),阿根廷共和国驻巴塞罗那领事,于1911年8月5日至1919年底居住于1层2室; 阿巴达尔家族,从1912年到1930年底居住于3层1室。此外,埃及王子易卜拉欣·哈桑(1879年生于开罗,1918年逝于巴塞罗那)在他位于格拉西亚大道92号的米拉之家的住所中去世。
1910年室内
而纺织工业届的巴拉迪亚家族,租用了米拉之家2楼2层作为一个中心地带的,实用和“小巧”的居所,方便在出席利塞乌歌剧院、音乐宫及巴塞罗那其他夜间文娱活动后在城市中心留宿。
 
自1929年起,有许多商店在米拉之家底层开业,例如著名的的Mosella服装店,已有超过80年历史。

1947年,丧夫7年的米拉遗孀罗露丝·塞吉蒙将米拉之家出售给Provenza房地产中介,但继续住在主楼层,直到1964年去世。
 
现今用途
目前,米拉之家是加泰罗尼亚米拉之家基金会的总部,同时它保持其住宅建筑的初始功能。在今日的米拉之家,它共有5种用途:1. 旅游用途:向公众开放,可日夜参观。2. 文化和社会用途:举办展览,会议和活动的文化中心。3.住宅用途:米拉之家仍有住宅在出租房屋。4.行政用途:加泰罗尼亚米拉之极基金会的总部。5.商业用途:底层空间租用给公司办公室和商店。
 
它是将这五种用途结合在一起的建筑,随着时间的流逝,它的本质和独特性并没有失去它的功能:那便是建造它的目的。米拉之家的参观入口和出口也是建筑物的正常出入口,最常被参观的空间位于较高楼层,配有小型电梯和楼梯。

 
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1984年,米拉之家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标准包括在《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教科文组织,1972年)和《保护世界遗产公约》实用准则中。这些标准是:
  • 标准(1):安东尼·高迪·科尔内特(1852-1926)这些主要作品属于人类天才的创造性杰作。
  • 标准(2):它们极为罕见并且独具特色。
  • 标准(6):这些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加泰罗尼亚文化艺术黄金时期作品的例子。

 
建筑
立面·幕墙
米拉之家的立面不是结构性的,因此失去了承重墙的传统功能,而是幕墙。 石块(超过6000个)通过金属元素共同组成墙的结构,从幕墙上可以打开大型窗户。

有三种类型的石头:在下部和一些结构元素部分,使用加拉夫石灰石;大量需要岩石的部分,使用来自佩内德斯自由镇的石块;少数情况下(一些窗户的框架处),则使用乌利德科纳石灰岩。
幕墙模型,©加泰罗尼亚米拉之家基金会
立面·锻造工艺:对铁的巧妙和精心使用
米拉之家有32个阳台,它们那复杂而富有表现力的铁格栅是用废料制成的,以一种不同寻常但有效的方式结合了板,条,链等材料,既是建筑的补充部分,也起到了装饰之用。 它们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抽象雕塑的先驱。

铁栏杆在高迪亲自监督之下由巴塞罗那的巴迪亚兄弟的工作室生产。 构成格栅的不同元件通过紧固螺钉和铆钉连接在一起。

 
锻造工艺:大门
安东尼·高迪希望增强米拉之家内部与外部之间的交流,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一个不存在巨大玻璃板的年代,高迪基于动物和植物模型,在建筑下部(有更多磨损的风险)安装了一组不规则形状的,较小而受到保护的玻璃,在建筑上部的玻璃则更大更亮一些。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hwp4k

以这种结构作为门窗铁栅和大门,对中央部分的汽车和旁边的邻居而言是一种十分实用的结构。
 
立面·锻造工艺:底层铁栅
米拉之家的半地下室有用铁格栅围护着的大型出口。 照片中的铁栅被认为是高迪的原始设计。 出于预算原因,其他铁栅也采用了相同设计,呈垂直带状,

随着半地下室逐渐成为商业机构,其 29个铁栅慢慢消失了。 目前只有四个铁栅,被收藏在不同的展览中:一个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另外三个在高迪博物馆。

底层铁栅,摄于1946年,加泰罗尼亚国家博物馆 ©档案
在米拉之家,两个铁栅存留在格拉西亚大道的入口处,在Provenza街的前面还有一件仿真品。
 
地下室
高迪预测到了现代生活的需求,在米拉之家地下室建造了一个车库,是首个在住宅楼建造车库的建筑师。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0er4p

他使用较细的铁柱,上面支撑着庭院的金属结构框架,外观使人联想起自行车车轮。 对铁的应用使得建筑体积得到减少,并获得更多发挥空间。
地下室结构模型 ©加泰罗尼亚米拉之家基金会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ty034

庭院
高迪在米拉之家得以实现和以往建筑类型学相比最为重要的创新之一。除了小型通风庭院以外,高迪还建造了两座大型庭院,以改善16间公寓内的照明和通风。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j010e

壁画:前厅
象征主义画家Aleix Crapés(1846-1920)负责指导米拉之家的图案装饰。 门厅的装饰项目由一系列壁画组成,模仿了国家遗产收藏中的神话主题的挂毯。
 
在位于格拉西亚大道的门厅中,复刻的挂毯代表了四季之神维尔图努斯和水果与花园女神波摩纳的爱(正如奥维德在《变形记》第十四卷中所记述的)。
格拉西亚大道门厅入口处 ©加泰罗尼亚米拉之家基金会
展现了农神变身成农民场景的挂毯,s.XVI ©国家文物收藏
在位于Provenza街的门厅里,风格不同的挂毯汇集在同一个空间内,其大小和界限并无限制,而是存在一种更为自由的诠释。 一面展示了资本罪宗:愤怒和暴食; 另一面展示了一系列特洛伊战争英雄和忒勒玛科斯的冒险,这两幅场景都受到了《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两个段落的启发。
Provença街道门厅中刻画七宗罪之一,愤怒的挂毯 ©加泰罗尼亚米拉之家基金会
其中非常突出的一点是对视觉陷阱的使用,它代表着挂毯模仿的变化,运用在将格拉西亚大道门厅和主楼层连接起来的邻接的墙壁和楼梯上方。

这幅图案作品创造了一种错觉,即其中穿过一个通过花园的浮动楼梯,由两侧的柱子支撑。

为实现这一目标,Clapés使用了模仿真实柱子绘制的柱子图案,放置在台阶的末端。


 
公寓
自由楼层
高迪最巧妙的手法之一是使用石头,块或铁柱构成的结构系统,这一结构允许自由地分配住房单元的内部空间,而不需要使用承重墙。
 
住宅楼层的布局
米拉之家具有不规则的几何形状和明确的内部分布,十分出众。高迪用这一楼层分布格局来优化主立面对南方向的利用。

内部流通则是通过围绕庭院延伸的大而明亮的走廊进行的。电梯可直接通往每个楼层的公寓入口。它分布在四个楼层,使得每间公寓都可以享受面向主立面的部分。

天花板
“为了使装饰变得有趣,它应该代表那些让我们联想起构成装饰图案的充满诗意的想法。 这些图案是历史的,传奇的,象征性的,寓言的,是关于人类及其生活的,是关于行动和激情的。”安东尼·高迪

米拉之家中公寓的内部拥有各式各样的天花板;一些是有很多浮雕的,另外一些则有铭文甚至是诗歌。 所有的天花板是为了延续立面起伏的节奏。

高迪的设计似乎是想要表达随性的自然物质和力量,同时在现代主义的背景下凝聚文化和传统。

这些图案和装饰形状产生了一种新的造型艺术,在米拉之家之前前所未见,但是来自于经典几何装饰形状,包括从简单的圆周,和演变成的椭圆形以及不同的螺旋和卷轴形状。
夹层天花板细节 ©加泰罗尼亚米拉之家基金会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737x7

露丝·塞吉蒙并不喜欢高迪为她的公寓设计的装饰,包括家具。 当建筑师于1926年去世时,她以更经典的风格改变了所有的装饰。 这项改造包括拆除532.5平方米的天花板,并添加了由装饰师Modest Castañé I Lloret设计的新作品。

受到影响的房间是宴会厅和大厅(这两间房间都有各自的阁楼)、办公室、起居室、餐厅、卧室和走廊;木地板和百叶窗也被拆除,并且更换了二十个门窗。
 
装饰艺术
高迪对建筑物和小物体一视同仁,都采用相同的严谨态度和方法进行设计。 他总是十分关注功能性,故而他认为一切都必须为人类服务。

在设计把柄和拉手时,高迪使用简单的人体学形状,使其完美贴合手的关节,并提供出色的操控性。
 
带有浮雕海洋灵感的图案的六角形瓷砖:海泡,海星和海螺;水硬水泥材质​
高档房屋的镶木地板:餐厅、起居室和主卧室;橡树木、枫树木和杨树木材质
门窗框架被当作真正的雕塑来处理​

时代公寓
在白天参观米拉之家,您可以看到展示了建筑两侧的公寓:建筑和宜居性。 这一公寓位于四楼,用当时的家具和家用设备重建其氛围,使我们近距离接触到二十世纪初期巴塞罗那资产阶级家庭的生活方式。

此外,这间公寓可以让您了解内部布局,以及高迪设计的装饰元素(把柄,拉手,画框,门,地板......)。 这里还有一个视听辅助设备,展示了二十世纪初期城市的快速转型和现代化。
米拉之家公寓的入口和走廊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62i7u

阁楼
高迪在最后一层公寓楼层的框架上方建造了一个阁楼。 为了不增加建筑物的重量,他采用了270个悬链式拱门,屋顶露台就在这些拱门上。
阁楼和楼梯间的结构模型,©加泰罗尼亚米拉之家基金会
这些悬链式拱门重量轻,易于建造,可以完美分配负载,它们没有压力点,而且使压缩砖起到了最大作用而不需要支撑。




 
最初,米拉之家的阁楼中设有公共洗衣房,还可作为一个巨大的保温室使用。 目前,它设有高迪空间,这是唯一一个关于高迪生活和工作的展览,其中有关于米拉之家的特别展览,通过模型和平面图,展品和设计,照片和视频来展示高迪的作品。
阁楼的洗衣房© Càtedra Catedrá ETSAB-UPC

 
屋顶露台
“建筑物必须有双层屋顶,就像人要有有帽子和伞一样”。安东尼·高迪

米拉之家的屋顶同时也是该建筑的顶盖,我们可以在其中发现秩序,美学品质和建筑元素的强大功能:楼梯、通风塔和壁炉。

屋顶阁楼楼梯
楼梯将阁楼与屋顶连通。 为了软化这些结构的体积,高迪使用了流线型形状,它们都来自规范的几何形状,由于其凹凸外形和和圆锥形状,减轻了构造负担。

在六个楼梯间中,只有四个被石头,大理石或陶瓷材质的马赛克碎片覆盖,其材料为可回收单色材料。 另外两个用石灰和石膏灰泥粉刷而成。






马赛克碎片覆盖


通风塔
通风塔有助于使阁楼中的空气流通。

 
烟囱(烟雾出口)
一些烟囱是独立的,而在另一些则三个或四个一组。 高迪使其具有了沿着外部和外部轨道自我旋转的外型,这一点符合烟雾的空气动力学位移理论。




其中一组烟囱覆盖着绿色的旧瓶装玻璃马赛克碎片,高迪利用废旧瓶子的底部和瓶颈,让玻璃作为防水保护层,同时还提供美观的颜色。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rapjg

设计分析:
一、米拉公寓的设计元素分析 
在米拉公寓中,最为突出的设计元素是曲线。作为建筑设计师,高迪似乎忘记了建筑结构所必需的直线,而是极为大胆地表现出了对曲线近似冲动般的热爱。在米拉公寓里,高迪对曲线的运用可谓到了极高的境界。整栋建筑呈现出浑然一体的圆形,围绕着一个庭院自由展开,在起伏中转合,在连贯中流动,所有的间壁不同方向,不同程度地有机弯曲或倾斜,墙壁与地面连续扭结成一体,曲线组合着毛石、玻璃、赤陶砖及碎瓷片等多彩镶嵌材料的光感和厚重感。有机形状的窗洞、门洞、裹嵌在墙壁上,如天生的一般;熟铁装饰犹如春天里的植物长满阳台,枝繁叶茂。米拉公寓是生机勃勃的有机建筑整体,甚至连同家具的设计,也追求他的建筑所特有的那种扭曲的雕塑感。从整体上来看,波浪形的表面一气呵成,连成一片。这一切完全是一首和谐的梦幻曲,是人化了的奇思妙想,是标新立异的工程杰作。

在这里,高迪似乎明显地表现出对直线的“痛恨”。在最为注重实用的建筑领域,即使在以高科技作为力学、结构和材料支撑的今天,也难以避免直线。高迪在那个年代(19世纪末)对曲线的热爱表现得如此彻底,可想而知付出了极为艰辛的努力。而将曲线革命进行到底的冲动,显然也需要一种近似疯狂的信念作为思想支持。诚如他和那个时代很多人所认为的,自然界没有直线。让自己的建筑远离直线,也就是让自己的作品更接近于自然的形态。高迪的曲线冲动,初步表现出自然主义的设计思想。

从色彩上来看,米拉公寓并没有沿袭高迪一贯所采用的繁密的彩色装饰,而是不饰色彩,直接露出乳白色石料的原色,使得整座建筑呈现出单一的乳白色。

对高迪而言,色彩是建筑必不可无的。据Philippe Thiébaut所说,高迪曾经认为:“建筑不但不应当抛开色彩,还要用色彩来赋予形式和建筑以生命。色彩是形式的补充,是生命力最明确的表达。”但高迪在此抛弃了繁密的彩色装饰,却使得米拉公寓的造型更接近于一座被海水长期浸蚀又经风化布满孔洞的岩石。事实上,它正像巴塞罗那以北20公里处的圣·米格尔·德·菲埃(San Miguel de Fay)大岩石。这样看来,高迪此处对乳白色的采用,是对以往自己装饰传统的一个反动,但却与他让自己的作品更接近于自然形态的初衷相一致。也正是如此,米拉公寓获得了“采石场”的称号。

当然,在这个乳白色的大岩石之上,还有另外一种色彩,那就是褐色。褐色来源于装点阳台的精美铁艺。阳台上的铁艺,首先是出于安全的需要,但对于整个乳白色的岩石而言,则是一种独特的点缀。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犹如阳台上生长出的枝繁叶茂的植物。这显然又是对曲线的一个运用。除此之外,高迪还突出地使用了一种元素——塔。

塔元素的使用,主要在米拉公寓的屋顶上。这些塔被高迪设计成一些奇形怪状的突出物,有的像披上全副盔甲的军士,有的像神话中的怪兽,有的像教堂的大钟。其实,这是特殊形式的烟囱和通风管道。这些奇特形式的塔在这里的运用,使米拉公寓的屋顶露台也颇具观感,成为具有梦幻色彩的空间。正是由于高迪对曲线、色彩(乳白色、褐色)与塔等设计元素的组合运用,使米拉公寓呈现为一种柔软的可塑的形体,既具观感,又具表现力,焕发出独特的韵味,体现了一种颠覆性的建筑形式。

二、米拉公寓的设计思想及其来源
从高迪在米拉公寓中对曲线、色彩(乳白色、褐色)与塔等设计元素的采用方式来看,高迪的设计思想极为复杂,正如建筑史学家佩夫斯纳所说,并非只是与某种单一的文脉相联系,而是有着复杂的来源。
 
对曲线元素的运用,直接与新艺术运动有关。高迪是新艺术运动的杰出代表,在佩夫斯纳看来,甚至代表了新艺术运动的最高成就。的确,正是新艺术运动直接影响了高迪对新奇风格的疯狂渴望,对创新个性的信仰,对粗犷曲线的爱好,对发觉材料潜力的巨大兴趣。这些影响显然都直接反映在米拉公寓中。单从形式上来看,像其他新艺术运动的作品一样,高迪的建筑作品让人毫不犹豫地联想到自然界的某些形式。米拉公寓被不断地与矿物世界、海洋世界与植物世界相比较。其实,高迪可以有限度地运用曲线,像他的文森公寓与古尔宫,因为建筑毕竟不同于其他艺术形态,如比亚兹莱(Aubrey Beardsley)的绘画,奥布里斯特(Hermann Obrist)的绣花等等,要在建筑领域中找到采用曲线的理由,高迪不可避免地要付出额外的努力。尤其是高迪所做的,并不是仅仅简单地在外观上做一点形态的变动,甚至在可能的情况下修正建筑原来的直角,从而使建筑呈现出曲线的形态。如果仅是如此,高迪对曲线的运用则就是理性的了。高迪恰恰是反理性的,他表现出对曲线冲动般的激情,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曲线。让自己的建筑作品远离直线,也就让自己的作品接近于自然的形态。在这一点上,高迪与其他新艺术运动的艺术家们并无不同之处。但新艺术运动对自然的喜好似乎只止于表面上的形式模仿与抽象,因为自然形式最终只是一种新的美丽与优雅的精致的装饰。当高迪在注重实用的建筑中艰难却又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曲线时,高迪显然走得更远。也许是因为建筑需要更大范围地深入自然,处理自然元素,高迪不得不突破表面形态上的对自然形式的模仿,而更深入地探讨自然形式所体现出的活力,从而在新艺术运动的基础上成长为更为深刻的自然主义。

高迪之所以采用乳白色的石料作为米拉公寓的建筑材料,而不在建筑外墙之上饰以他一贯的繁密彩色,意在让米拉公寓的造型更接近于自然形态。从表面上来看,这也仍然还只是初步的自然主义。但高迪已经由此考虑到把米拉公寓放入当地环境之中,即使整座建筑与当地的科勒塞洛拉(Collcerola)山和迪比达博(Tibidabo)山的形状相称。这一呼应使米拉公寓呈现出更深层次的生态意义与环境价值,也使高迪突破了新艺术运动的范畴。其实,在此之前的古尔公园,高迪已经开始思考使建筑真正成为自然的有机个体。如高迪在其中所建三座高架桥中最低的一座,石柱没有底座,似乎从土壤中生长而出。石柱的砌合所用的不是规则的石块,砌合的方式颇为奇特,使石柱看上去犹如棕榈树的树皮与树干。而其后的圣家族教堂,教堂内部就是一片广袤而茂密的乔木林,石柱间的空隙使光线均匀地分散开来,这片乔木林立刻就生动了起来。这座建筑至今仍然没有完工,它似乎是高迪特意种下的一棵建筑种子,慢慢地按照高迪的方式生长,也让高迪的自然主义美学得到最为完美的体现。

高迪对新艺术运动的突破还不止于此。“房屋的细部,它们的尖塔和无处不在、非常显著的东方民族特征,蜿蜒上下的胸墙细部,被遮挡的多利安石柱像木柱一样支撑着一堵墙,所有这一切在许多方面已经超出了西方新艺术运动的范畴。”米拉公寓屋顶露台上的塔,直接来源于莫德哈尔风格。这是一种源于伊斯兰的艺术和建筑风格,11世纪起源于伊比利亚半岛,19世纪末期,在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的背景下得以复苏。从本质上来说,莫德哈尔风格本身就是一种复杂的、融合了基督教与阿拉伯、波斯与北非的文化元素而形成的综合装饰手法。早在大学时代,高迪就已经大量查阅了学校图书馆所藏的专著与图书,并且参加了一些研究组织如“行动中心”(Center Excursionista),有意识地学习了这种民族主义的装饰手法。文森公寓、古尔宫中的亭楼、“随性居”等,高迪都明显地采用了这种莫德哈尔风格,凸起的回教寺院尖塔式的角楼、蜂窝状的格子涂饰、表面繁密的装饰与图案等等。而在米拉公寓中,高迪所用的是屋顶露台上的塔,正是经过变形的伊斯兰式塔。阳台上铁艺的曲线,与新艺术运动建筑师霍塔(Victor Horta)著名的保尔·艾米利·占森路6号住宅内部的铁艺极为相似。它一方面像海草,生机勃勃地长在阳台上,将米拉公寓的整体曲线延伸下去。另一方面,它制作精美,在高迪的亲自指导下完成。高迪出身铜匠家庭,手工艺创作的观念深深印在脑海之中,而这一出身也使他有着在直接实践中进行设计和制作的习惯倾向。所以,高迪的设计,往往没有图纸,而是直接亲临现场指导。曾经受过高迪指导的工人回忆说:“安东尼先生站在公寓前面,高声地指挥着工人们应该往哪儿贴什么颜色的碎片,这对于已经习惯了粘贴固定图案的砖瓦工人来说并非易事,我们得学会与那些斑斓的色彩打交道。我们常常不得不把整面墙上贴好的碎片取下来重新贴上去,直到安东尼先生满意为止。”高迪也许在其中感受到了劳动的愉快,这正是英国学者拉斯金所提倡的。

当然,拉斯金对高迪的影响还不止于此。拉斯金对中世纪哥特式风格的提倡使身为虔诚基督徒的高迪也很向往哥特式风格。高迪在学校所接受的专业训练,哥特主义其实也是最为核心的部分。高迪甚至刻苦钻研过维奥莱-勒-杜克(Viollet-le-Duc)的新哥特式理论,并认真考察过众多哥特式建筑。在早期的阿斯托加主宫与洛斯·伯提斯的住宅中,高迪也都采用了复杂精密的结构来表现哥特式的元素,如尖的拱门、角楼等等,表现出对哥特式风格的喜爱。虽然米拉公寓看似与哥特式风格毫无关联。但设计之初,高迪已经预备将圣母玛利亚的怀抱圣子耶稣的雕像放在建筑的正面,建筑的波浪随着楼层的增加而减弱,也就喻示着地中海的波涛在圣母的脚下平息了。只不过由于赞助者的坚决反对,高迪的宗教情结没有为人所知。

三、米拉公寓与有机建筑 
如果仅仅从风格上来看高迪,那么,米拉公寓等高迪的建筑只能是建筑史上的奇迹。但显然,高迪的影响与价值并不在于他只是一个奇迹的个案,而在于一种传统的延续与推进。因此,当勒·柯布西耶宣称高迪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时,高迪的设计思想,尤其是米拉公寓所凸显的自然主义思想开始极大地影响到有机建筑的研究与实践。 
 
应该说,高迪的自然主义设计思想来自于一个深厚的传统。曲线,早在受“中国风”影响至深的洛可可时代,就已经进入艺术家们的视野。以至于威廉·荷加斯在《美的分析》一书中明确指出:“蛇形线赋予美以最大的魅力。请注意:在最优美的形体上,直线最少。”  而18世纪风靡园林艺术的“如画”运动,以及因此而引发的关于“如画”观念的讨论,使西方人也开始强调以一种近乎“不是一种强加而是一种对话”的方式来处理自然元素,从而使以前所流行的几何、规则、对称等观念受到冲击,更使曲线渐入人心。而“如画”观念中对自然风景的重视,当然也更深远地影响到自然主义设计思想的形成。更为重要的是,拉斯金在对机器的愤怒斥责中,在强调“不是源于自然界的形式必定是丑的”的同时,以更大的热情宣扬“最为宝贵的正是那些生命的迹象”。他甚至明确地提醒人们:“优雅的建筑是怎么造成的,就像我们应该想想树是怎么长出来的一样。”显然,拉斯金已经切近地考虑到了人造物的根本价值与魅力问题。当新艺术运动从艺术与手工艺运动那里接过这一自然主义思想的影响时,也将高迪纳入这一传统之中。不过,新艺术运动在重新思考艺术与工业的关系之时,对自然的思考已经失去了拉斯金强烈反对机器时的深度,而止于对自然形态的外在模仿与抽象。而高迪则明显地超越了新艺术运动,在延续拉斯金的基础上启迪着人们走向有机建筑。 

有机建筑在现代西方建筑中占有极大的比重。它既包括形态上的有机建筑,也包括理念上的(生态)有机建筑。高迪的曲线冲动,以及对建筑作品生命力的思考,显然在两个方面直接表现为一种有机主义。高迪的建筑,可以说是从形态到理念上的有机建筑。
 
当佩夫斯纳认为新艺术运动是现代运动的来源之一时,实际上也将高迪作为了柯布西耶等现代主义建筑先驱的先驱。事实上,1928年,柯布西耶亲自观看了高迪所有作品,并自认对此十分感兴趣。虽然我们没有明确的材料证明他的朗香教堂与高迪有关,但在有机建筑共同的主题之下,其中的关联是不言自明的。如果更联系伍重的悉尼歌剧院(形态上的有机建筑)、赖特的流水别墅(生态有机建筑)等等,这些建筑作品共同确立起了一个新的有机建筑的文脉。
 
这个文脉,“体现了一种由人类参与的融于自然界的韵律”。的确,有机建筑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在追求实用的建筑领域实现自己的美学追求,从而赋予建筑新的意义,使建筑成为人与自然展开对话、互相融合的重要纽带,实现人与自然环境平衡与和谐的重要媒介,由此,人与自然的亲密关系并不因建筑的矗立而隔断。
 
一些细部:




 图纸: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米拉公寓官方网站;《从米拉公寓看高迪的设计思想》盛恩养;等。
图片、视频来源: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