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群马县立近代美术馆(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Gunma) - 矶崎新(Arata Isozaki)

项目概况:
建筑设计: 矶崎新(Arata Isozaki)
原名:(群馬県立近代美術館 Gunma kenritsu kindai bijutsukan)
地点:群馬県高崎市綿貫町992-1 群馬の森公園内
建筑面积:12530.94 平方米
开馆时间:1974年10月
官方网站:http://mmag.pref.gunma.jp/
获奖:日本建筑学会年鉴奖(1975)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06r77

建筑综述:
群马县立近代美术馆位于群马县高崎市内的县立公园"群马森林"中,建筑周围绿草如茵,水池映现全景,给人以清新纯洁的印象。该美术馆由著名建筑师矶崎新(2019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设计,是日本后现代主义的代表作,其外观宛若一个数面魔方块;建筑师以独特的思维将成块的展厅复合在堆砌的立方体之中,功能流线畅通于方块之间。建筑由一系列立方体组成,包括一个矩形的主干和突出的两翼。“立方体”概念延伸到大厅和画廊等室内空间,以及包括倒影池在内的外部区域。此后,博物馆经过扩建,增加了一个餐厅(1994年) 和一个当代艺术厅(1997年),但所有续建工程都延续了最初的几何手法。

美术馆设计始于1971年,1974年开馆。这是矶崎新自70年代开始所设计的若干个美术博物馆中的第一个设计,也是矶崎新奠定其在日本建筑界地位的一个成功之作。其清晰的几何形态反映出建筑师对空间留白与格网结构的偏爱,以期在展示不断更新的艺术作品时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感。 
 
创作背景:
据矶崎新多次回忆。1968年这一年对他的冲击和影响最大,那一年,席卷世界的各种事件极大地冲击着他,致使他对权威的、正统的建筑思想体系开始发生疑问。他醒悟到现代主义已不再是理想的王国,开始对他早期追求的高技派作品感到厌烦和茫然,经过独立思考,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痛苦的思索,他开始闯出一条自己的创作道路。
 
设计理念:
建筑设计只用了一种几何图形——正方形。这对建筑设计显然是一种很严格的限制。这种方形格网是当代博物馆的一种隐喻,“作为虚空的博物馆”,它表现在网格的总体轮廓中。“展览”的当代思想模式是:展品是按某一主题进行搜集、展示和流动的,博物馆有点像是艺术品流通的海港。一种抽象的网格——边长12米的立方体被作为“基本结构”,并且能用于楼梯、办公面积的支撑结构、采光系统和展览架的安排和设计中。




 
这是一个新的课题,设计被作为抽象的几何语言和具体的建筑语言来研究并得到重视。
 
这也是一个有名的“非现实”(unreal)建筑,矶崎新把建筑抽减到基本的立方体,各种尺度相并列,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光亮的建筑(方块体)放在绿茵上,配以水池倒影,似非凡境界,他要让人在这样的超然境界中,对建筑赋予意义。
 
功能流线:
美术馆的骨体结构和透明性使得它在空间和流线上具备了可复制性、可移动性和无限延展性。





主入口穿过了最南面的方体,与西部的日本画画廊相匹配。整个建筑通过一层的4个方体连接起来,西部楼体中间的方体被移走,取而代之的是通向二楼日本画画廊的斜坡道。


东边的楼体由两排相同的5个方体组成,其中后部的第四个方体向上提升了6米,形成了空间流线上的错落感。这2排体块从中间分开了四分之一模数的距离,这个间隙不仅延长了楼体的深度,也在美术馆的公共入口处打开了一个犹如锯口状的透明通道,它笔直地从前通向后部,使人们能够很直观地从建筑物的一边欣赏到另一边。




 
建筑的体系——骨体
骨体可以说是该美术馆的精髓。由边长1.2米的小方格子组成了边长12米的大方格子,整个建筑结构共由18个大方格子骨架构成。
 
在一块草坪上竖立的立方体框架,表示美术馆概念的领域的同时也凝聚进了建筑的骨体里。
 
这个建筑没有被束缚在地面上,并且每个立方体的方形框架都穿过底部同样也穿过旁边的和顶部的体块。在顶部、底部和侧边的比例上它们没有差别,这里没有上或下,没有在空间的各向异性的识别上为了处理建筑质量的重力而使的方形的窄化。
 
正方体框架作为骨体来使用时,透明性才能成为其特性表现出来。正由于是框架,才能向6个方向展开来。如果在内部能够得以连续,由一个单位限定的四角的柱子,恰好间接地暗示了领域,向着深处延伸。通过正面入口处的桥梁和阶梯时,更能感知这种透明性。
 
这同样也适用于外部。特别是被正方形分割的玻璃表面,就是所谓的朝着外部透明方向打开。阳光透过玻璃洒落时,正方形的边框恰好落在内部的墙壁和地板上,仍旧是正方形的影子。这些影子使墙壁和地板的形状越发延伸。正方形在实像和虚像两面,无限扩张。
 
表面的被膜
1.2米的正方形既是立方体一面的等分单位,也是无限展开的增幅单位。立方体框架这个抽象的形态如果制造骨架的话,由于太过于平常并且很容易明白,反而不能唤起一种独特的印象。这是一种把建筑完全置于中性状态的有效方法,如果把表面进一步进行正方形等分,就越发中性化了。
 
由于方形的边长都相等,因此没有一个尺寸是非常重要的,这产生了一种静止的效果,静止好于动态的不平衡。大方体上的玻璃幕墙每边被均分为9份,因此每个表面在围绕中心方形面板的水平和垂直方向是平衡的。平面上以(a+a+a+a)a(a+a+a+a)这样的基本韵律来清晰的划分。也可以看做是A:A:a:A:A,这里每个A = 2a。通过组合小的方形和把宽度划分为四个等分的A,格子a在地平面上被打断了,形成了中间a X 2a的通道。
 
统一的方格子表达了无限的延展而不是用这种方形框架来为美术馆定个界限。这种形式的视觉延展通过避开拐角处的边缘相交而得到加强。
 
矶崎新的目的是使立方体看来像漂浮的,并把建筑骨架推后至背景中。




 
日本传统“间”的运用
日本群马县立近代美术馆是矶崎新对“间”最初的尝试,以榻榻米居室的障子门方格为主要设计语言构成的立方体,使整体建筑具有中性和虚化的视觉效果。从外部的镜面材料到内部的空间结构,由于主体的淡化使得空间充满流动感,变幻不定,他将其诠释为“空洞”,既契合了“间”对非实体的关注,也是对日本传统建筑空间的现代演绎。
 
语言学符号学角度的建筑设计思考
彼时,矶崎新尝试从语言学方面突破建立自己的创作体系,或者说是“文法”。在其《手法》一书中,他解释了把建筑作为语言学而采用的修辞手法如:
·增幅:用无限量展开的立体格子方法获得建筑空间的透视感(日本群马县立近代美术馆)
.捆包:使内部空间异化
·切断:把时间,形成突然凝固的瞬间
·转写:把实像变为虚像
·射影:可以产生出各种虚像
·布石:像“作庭”那样的布石,产生出“间”,形成抽象化、观念化的距离
他认为,采用这些手法使建筑的单词汇产生连结而出现异化作用,因而进一步理出这些手法的系:
·几何学系:射影、增幅
·论理系:转写、切断
·行为系:布石、捆包、应答等等
这一异化了的作用,与惯用的一些建筑处理手法所处理的空间不同,而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他的语言学符号学的修辞体系在群马县立美术馆里的应用:选择了每边12米的立方体格子作为基本形体(文字),然后导入“场”的因素,形成第二次结构。再经过异化修辞(增幅、转换、对立、反转、并转)之后,使形体消失,获得深邃的透明度。
 
附:
由于建筑预算有限,加之当时“石油危机”的影响等,博物馆的外表只在面向公园的一面用铝板饰面,其余部分都用了水泥面。

“为在世界中漂游的美术品提供一个临时停泊的港口的构想定义了一个当代美术馆的基本属性。为此,边长为12米的许多立方体被抛弃在草地上,而被称为‘作为空洞的博物馆’。铝板覆盖的立方体骨架被视为‘基本构造’,因为展示和回路而存在的设施则被视为‘辅助构造’,这种复合的配置和相互作用形成了完整的美术馆。”——矶崎新
 
参观信息:
开馆时间:9:00~17:00(入馆时间截止16:30)休馆日:  毎周一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世界建筑》1/1993;《矶崎新的作品及其创作特色》傅克成;《大师作品分析3:现代建筑在日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黄居正,王小红等。
图片来源:Yasuhiro Ishimoto; pritzkerprize; wikimedia; flickr; pinterest; google等
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