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博物馆(Ningbo Museum)- 王澍(Wang Shu)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王澍(Wang Shu)、陆文宇
设计单位:业余建筑工作室
地点:浙江,宁波,鄞州区首南中路1000号
又称:鄞州博物馆,宁波历史博物馆
设计时间:2003-05年
完工时间:2008年11月
建筑面积:30000平方米
总造价:1.5亿元(5000元/平方米)(包含土建、装修、景观和设备)
结构形式:钢筋混凝土正交框架与局部桥梁结构。混凝土衬墙与回收旧瓦组合墙体。
主休材料:竹条模板混凝土,回收旧砖瓦,本地石材
官方网站:http://www.nbmuseum.cn/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h5re6

建筑综述
宁波博物馆是宁波市以展示宁波人文历史、艺术为主,具有地域特点的综合性博物馆,于2008年12月开馆。博物馆由中国知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建筑奖首位中国籍获奖者王澍主持设计。博物馆的外观被塑造成一座山的片断,整个外立面采用了大面积“瓦爿墙”作为建筑外墙装饰,建筑师充分展现了自然之道、人文地理、景观诗学的设计理念,将宁波地域文化特征、传统建筑元素与现代建筑形式和工艺融为一体, 使建筑本身成为最鲜活的“建筑历史收集”的博物馆和历史文化传承的载体。

设计理念:(建筑师自述)
山体建筑
这座建筑是被作为一座人工山体来设计的。思想首先来自建筑所处的环境。场地处于一片由远山围绕的平原,不久前还是稻田,城市刚刚扩张到这里。中国城市的扩张一般都是政府先行,政府的行政中心先搬迁到这里。场地东侧已经建成的是由两位政府认可的建筑大师设计的巨大政府办公楼、巨大广场和文化中心,南侧不远,隔着一个公园还是大片的稻田。但这些稻田马上也将消失,作为城市规划的企业总部用地,由建筑师马清运规划的几十座高层建筑即将兴建。原来在这片区域的几十个美丽村落,已经被拆得还剩残缺不全的一个,到处可见残砖碎瓦。在如此空旷巨大的尺度下,没有任何城市生机的感觉。业余建筑工作室一向坚持恢复城市的生机结构,但在这块场地,相邻建筑之间的距离超过100米,城市结构已经无法修补。问题转化为如何设计一个有独立生命的物,人需要重新向自然学习,这种思考方式在中国有着漫长的传统。苏州的园林就是这样一种学习方式,面对过于人工化的城市,人们建造园林这种有自然生命的事物。在狮子林中,十亩地,有八亩被一座山占据,建筑都退在边上。而在山水画中,人如何与一座山共同生存是被反复描绘的对象,山是中国人寻找失落的文化和隐藏文化之地。在68亩地上,建造3万平方米,模仿苏州园林的格局显然是不行的,我也无意这样做。我决定造一座垂直的山,但在这座山中,还叠合着城市模式的研究,高度因此被自觉限定在24米以下,它片断性地意指着一种24米以下限高的低城,存在于人工和天然之间。通过国际竞标,业余建筑工作室获得了这个项目。


人如何在一座山中生存,就是在如何理解山的结构和意境的方式之下生存,至少在中国的唐代,这种思想就已经有清晰的理论。唐代文人李格非在《洛阳名园记》中提出六个要点,“宏大、幽深、人力、水泉、俭淡、远望”。宁波博物馆的外观被塑造成一座山的片断,山是连绵的,就像有生机的城市结构也是连绵的,这座建筑因此有着被人力切割的方正边界,带着刀切的姿势和痕迹,被剩余或遗忘在这里,但也可能从这个片断开始,想象重建一座连绵的城市。建筑下半段只是一个简单的长方形,在上半段开裂为类似山体的形状。人们从中部一个扁平的、跨度30米的穿洞进入博物馆。内观整个结构,包括三道有大阶梯的山谷,两道在室内,一道在室外;四个洞,分布在入口、门厅和室外山谷的峭壁边侧;四个坑状院落,两个在中心,两个在幽深之处。建筑的内外由竹条模板混凝土和用二十种以上回收旧砖瓦混合砌筑的墙体包裹,如一种在人工和天然之间的有生命的宏大俭淡的物,外廓的方正限制了其他多余的含义,作为物的物性是它唯一要表达的。它的北段浸在人工开掘的水池中,土岸,植芦苇,水有走势,在中段入口处溢过一道石坝,结束在大片鹅卵石滩中。在建筑开裂的上部,隐藏着一片开阔的平台,通过四个形状不同的裂口,远望着城市和远方的稻田与山脉。




在中国设计博物馆,环境之外的另一个难题是功能的不确定性。设计之初,我被告知所有藏品是保密的,建筑师不能知道。在主体建筑已经完工时,展览格局还未决定,展览设计则和建筑师无关。这和在中国做城市设计或大型建筑群时经常遇到的问题一样,功能一直在变动。我设计的杭州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园,建筑交付使用前才最后确定了每座建筑的用途。这座博物馆的设计于是演变成一种城市设计,我把每个展厅定义为一座建筑,展厅之内由展览设计师负责。用一种山体类型学叠加在上面,公共空间永远是多路径的,它从地面开始,向上分叉,形成一种根茎状的迷宫结构。迷宫中包含步行登高路线和由电梯、自动扶梯组成的两类路线,可能适应几乎所有待定的博物馆参观流线模式。





从2000年至2008年,业余建筑工作室在我主持下,试验了一系列使用回收旧砖瓦进行循环建造的作品。其中一种做法就习得于宁波地区的民间传统建造,使用最多达80几种旧砖瓦的混合砌筑墙体,名为“瓦爿(pán)墙”,技艺高超,但因不再使用而行将灭绝。在鄞州新区仅剩的最后一个村落里,我们还能看到精美的“瓦爿墙”。业余建筑工作室在过去8年中形成了一种基本工作方式,在大型工程开始之前,用小型项目进行范型、结构与材料做法的试验。2003年,我同时设计一组名为“五散房”的小建筑,实施在博物馆前的公园里,于2006年初完工,其中初次试验了“瓦爿墙”和混凝土技术的结合。在2004至2007年间,这个试验被放大推广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园的建造中。而在宁波博物馆,这种试验第一次被政府投资的大型公共建筑所接受,它和已经成功的小试验直接有关。它的重大意义,可以从设计和施工过程中一直存在的反对意见中反映出来。我曾遭到激烈指责,说我在一个现代化的新城区,坚持表现宁波最落后的事物。我的反驳是,博物馆首先收藏的就是时间,这种墙体做法将使宁波博物馆成为时间收藏最细的博物馆。


 
 对建筑的探索而言,建筑师更注重的是“瓦爿墙”如何与现代混凝土施工体系结合,传统最高8米的这种墙体如何能被砌到24米的高度,而与竹条模板混凝土几乎等量的使用,互相纠缠的衔接方式,则形成了一种形式俭朴但语义复杂的对话。这些做法都在施工中经过了几十次的反复试验,因为在国家设计规范和施工定额里都没有这些做法,业主、监造单位和施工公司最后都感染在一种新创造的激情里,没有他们的支持,这座博物馆根本就造不起来,而且是在每平方米5千元(包含土建、装修和设备)的低造价的情况下。 

瓦爿墙

 竹条模板混凝土墙
无论“瓦爿墙”还是竹条模板混凝土墙,它们都改变着建筑学知识,因为最后的结果,只有一半掌握在建筑师手中。竹条模板在浇注中的变形有时是匪夷所思的,而“瓦爿墙”,尽管建筑师为每处墙体都画了彩色立面,详细交待了砖瓦的不同配比和分别,打成大图放在工地,但在如此大的工地上,不同高度几十个作业点,全隐藏在安全网内,并没有办法准确规定几十种砖瓦材料的精确配送,也没有办法跟踪每一个工匠的砌筑手法。是大面积返工,还是接受这些控制之外的变化,在施工中经常爆发激烈争论,我经常要用“顺其自然”的道理说服各方,觉得自己几乎变成了一个古代中国的哲学家。





自然的哲学(建筑师自述)
把中国建筑的文化传统想像成和西方建筑文化传统完全不同的东西肯定是一种误解,在我看来,它们之间只是有一些细微的差别,但这种差别却可能是决定性的。尽管用“西方”、“中国”这样的概念进行比较有把问题简单化的危险,但在最基本的哲学问题上,确实有一些重要的不同。在西方,建筑一直享有面对自然的独立地位,但在中国的文化传统里,建筑在山水自然中只是一种不可忽略的次要之物,换句话说,在中国文化里,自然曾经远比建筑重要,建筑更像是一种人造的自然物,人们不断地向自然学习,使人的生活回复到某种非常接近自然的状态,一直是中国的人文理想,我称之为“自然之道”。这就决定了中国建筑在每一处自然地形中总是喜爱选择一种谦卑的姿态,整个建造体系关心的不是人间社会固定的永恒,而是追随自然的演变。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中国建筑一向自觉地选择自然材料,建造方式力图尽可能少地破坏自然。而在我特别喜爱的中国园林的建造中,这种思想发展到一种和自然之物心灵唱和的更复杂、更精致的哲学状态。园林不仅是对自然的模仿,更是人们以建筑的方式,通过对自然法则的学习,经过内心智性和诗意的转化,主动与自然积极对话的半人工半自然之物,在中国的园林里,城市、建筑、自然和诗歌、绘画形成了一种不可分隔、难以分类并密集混合的综合状态。而在西方建筑文化传统里,自然和建筑总以简明的方式区别开来,自然让人喜爱,但也总是意味着危险。费恩(Sverre Fehn)在接受一次访谈时也谈到:挪威人喜爱自然的方式是直接而简单的,在挪威的文化中,不存在面对自然的一种哲学(Made in Norway)。
 
宁波博物馆的设计是“重建一种当代中国本土建筑学”这种主张的探索和具体实践。意味着从当代现实与观念出发,首先取决于以自然之道为约束的人文地理和以“山”、“水”为沉思对象的景观诗学为背景,重新审视熟悉的建筑学体系。对“自然之道”的认识与体验,将重新成为设计与建造活动的出发点。博物馆从设计语言上看,重点表达了“介于自然与人类之间的”的观念,平面是简洁的长方形集中式布置,但两层以上,建筑开裂,微微倾斜,演变成抽象的山体。这种形体的变化使建筑整体呈微微向南滑动的态势,场地北部为一片水域,建筑因而具有刚从水中上岸的意向。而在建筑内部,两层以上为一高低起伏的公共活动平台,从建筑整体分裂出的5个单体,和而不同,围绕这个平台,又成传统城镇的格局与尺度。传统中国关于“山”、“水”与建筑关系的美学被有深度地重新转化了。我曾经说这栋建筑的意思出自宋代画家李唐的“万壑松风图”,但我更在意的是,不只是这么说,而是如何让人直接在现场体会到。
 
回收·“循环建造”
回收旧料,“循环建造”,是正在被遗忘的中国建筑一直以来的伟大传统。在3万m2 的宁波历史博物馆上,回收这一地区正在拆除的旧建筑上的废料,进行大规模的循环建造实验,是对这种价值观的彻底贯彻。而这些旧建筑材料如果不回收,并被创造性地再运用,就不能体现它特殊的价值和尊严。这类工作能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在几年前都是不可想像的。实际上,宁波历史博物馆上使用的“瓦爿墙”技术,已经是对传统建造用现代技术改造的结果,宁波传统建筑上从来没有高达24m的“瓦爿墙”,新的做法经过反复实验,发展出一种间隔3m的明暗混凝土托梁体系,保证了砌筑的安全。内衬钢筋混凝土墙和使用新型轻质材料的空腔,使建筑在达到特殊的地域文化意味的同时,获得更佳的节能效果。使用大量回收材料,除了节约资源,在新建造体系下接续了“循环建造”的传统,也是因为这类砖、瓦、陶片都是自然材料,是会呼吸的,是“活的”,容易和草木自然结合,产生一种和谐沉静的气氛。与之相应,我理想中的建筑总是包含大量建筑内的外部腔体,建筑内是有“气”存在的。宁波博物馆采用了简洁的长方形集中式平面布置,就现代博物馆功能需要而言,这是最高效的组织形式,同时,这使平面落地面积最小,使施工建造法对自然的破坏最小。景观设计以这一地区低矮丘陵地貌为特征,以重返自然为意趣,避免过度设计。在宁波这个号称“小曼哈顿”的CBD新区,在围绕四周的高层办公大楼之中,这个建筑就表达了面对这个世界的决然不同的态度。
 
外墙材料物性和质感的诗意表达(建筑师自述)
博物馆在外墙材料上的探索就使抽象的诗意有了具体的物性和质感。外墙由“瓦爿墙”和“竹条模板混凝土”混合构成,使用“瓦爿墙”,除了它能体现宁波地域的传统建造体系,质感和色彩能完全融入自然,它的另一个意义在于对时间的保存,回收的旧砖瓦,承载着几十年甚至百年以上的历史,它使得博物馆一建成,就凝聚了几十年甚至百年以上的时间,而工匠在砌筑时的即兴发挥,使它更加鲜活。“竹条模板混凝土”则是一种全新创造,“竹”和江南地域存在感的物性关系,“竹”的弹性和对自然的敏感,都使原本僵硬的混凝土发生了艺术质变。可以想像,就像中国园林的建造,宁波博物馆特殊的材料做法使它已经变成了有生命的环境,需要滋养,于是我们可以把建筑当作植物对待。它刚建成的时候肯定不是它状态最好的时刻,10年后,当“瓦爿墙”布满青苔,甚至长出几簇灌木,它就真正融入了时间和历史。



 
“营造”而不“建筑” (建筑师自述)
从事建筑活动,在我看来,以什么态度去做永远比用什么方法去做重要得多。有两种建筑师,第一种在做建筑时,只想做重要的事情;第二种建筑师,在做事之前并不在意这个建筑是否重要,只是看这件事情是否有趣。至少,建筑于我,只是有闲情时,快乐地为自己安排的事情。我甚至一直回避“建筑”这个词,因为它前提在先地把“造房子”这件事搞得太重要了:多种综合的理解,需要“创造力”,更多地表达建筑师的“自我”,与时代同步,继承传统与历史,等等。这些重要的因素制造的一个危险是:众多建筑师甚至丧失了在生活中基本的感官经验。我也厌烦“设计”这个词。在今天,“设计”大概等同于“空想”。它是反映性的、策略性的和文学性的,因为它必须是有意义的,并为了有意义不断为建筑添加意义的灰尘。而我,只想在“营造”而已。“营造”是一种身心一致的谋划与建造活动,不只是指造房子、造城,或者造园。也指砌筑水利沟渠、烧制陶瓷、编制竹篾、打制家具、筑桥梁,甚至打造一些聊慰闲情的小物件。在我看来,这种活动肯定是和生活分不开的,它甚至就是生活的同义词。“建筑”这种重要活动在今天只发生在“除了实际生活当中”,而实际生活总是平静无声的。我至今记得2002年和张永和兄的一次偶谈。他郑重地告诉我:什么时候我们能把房子做得和那些自发营造的平常房屋一样,但又有些许不平常。我说我有同感,但我心中说,那种不平常应是从内心,从建筑的里面生发出来,并且不需要依靠什么外在的“自我”特征。我总是把这段对话记成是我和他一起在海宁徐志摩旧宅中说的,仔细想想,应是我记错了,永和没有去过那里。







 三层平台形成街市状 

位于建筑中央的天井 





室内




开窗
瓦爿墙的原料来源和建造技术
瓦爿墙是浙东地区民间的,以就地取材的各种旧砖、旧瓦等废旧建筑材料为主材,草筋黄泥或黄泥加白石灰为黏结辅料,采用层层叠砌的工艺砌筑而成的一种墙体。这种以废旧料为原材料砌筑的墙体不仅坚固、美观而且经济、环保、节能。
 
材料要求
瓦爿墙砌筑用材料包括砌筑主材和黏结辅材,黏结辅材为水泥砂浆,砌筑主材大致可分为3类:①砖类这类材料主要是旧城改造中收集来的各种青砖、红砖等砖块,红砖为统一尺寸240mm×115mm×53mm,青砖长、宽、高尺寸分别从200~350mm、57~210mm、25~100mm的共40多种各类砖块;②瓦类也是旧城改造中收集来的厚度8~30mm的不同种类的青瓦和红瓦;③瓦缸片从各渠道收集来的旧瓦缸、旧瓦罐加工成同瓦片长宽尺寸大致相同的块料(呈褐红色)。收集来的砖、瓦材料先经过初步筛选,剔除污染严重及单块有50%以上残缺的材料,初选后的材料先将粘在上面的泥、灰等杂质清理干净,然后用高压水枪充分冲洗后按砖、瓦分别堆放备用。博物馆的外立面瓦爿墙面积共约1.3万m2 (每平方米需要100块左右的旧砖瓦,收集而来的砖瓦有不少自明清以来)。

防水、保温隔热技术
传统的瓦爿墙作为建筑外墙,墙体自身厚度至少在240mm以上,但宁波博物馆瓦爿墙从建筑功能上来说更侧重于它独特的装饰效果,厚度尽可能小,加上瓦爿墙本身的构成材料比较松散,仅靠瓦爿墙自身远不能满足建筑安全、防水、保温隔热节能的使用功能要求。这些功能的完全满足还需要有其它构件来共同实现,并且这些构件从功能上和构造上都能与瓦爿墙结合完好,这是宁波博物馆瓦爿墙设计需要解决的一个关键技术问题。瓦爿墙衬墙概念的引入是解决这一技术问题的核心。宁波博物馆瓦爿墙由4个构造层组成(见图2),由外到内分别是瓦爿墙、瓦爿墙衬墙、构造空腔、内隔墙,其中15cm厚钢筋混凝土瓦爿墙衬墙既是外墙受力的主要构件,又是外墙防水的主要构造;


构造空腔与楼地面交界处设有防水构造层和明沟排水系统。瓦爿墙与瓦爿墙衬墙用拉接筋和托梁紧密地连接成一个整体,结构安全得到充分保障;瓦爿墙是防水的第1道关口,瓦爿墙衬墙是防水的第2道关口,也是关键的一道,瓦爿墙衬墙与内隔墙间的构造空腔是防水的最后一道关口,通过这样的构造设计彻底把雨水挡在室外,并且构造空腔还是部分室内管线的主要通道;由瓦爿墙、瓦爿墙衬墙、构造空腔、内隔墙组成的封闭体系,使建筑具有良好的保温隔热性能。

结构安全技术
瓦爿墙墙体砌块材料本身抗压强度较差,砌块材料长短、厚薄不一,砌块与砌块之间的黏结强度低,墙体的整体抗压强度和稳定性差。根据对现存瓦爿墙的调查结果,单片瓦爿墙的高度不宜超过4m。但宁波博物馆瓦爿墙高度都在3m以上,最高达到20m以上。要满足这个要求必须寻求一种既能把瓦爿墙从结构受力上分成高度不大于3m独立区块又不破坏瓦爿墙整体效果的方案。在对多种方案进行论证试验后,选择了从瓦爿墙衬墙附加出来的托梁结构体系(见图3)。

这种体系把瓦爿墙沿高度方向每隔3~4m用托梁分隔开来。托梁又分为明托梁和暗托梁,明、暗托梁根据建筑设计要求交替出现。明托梁部分与瓦爿墙同宽(180mm宽),外露面按斩假石面处理;暗托梁部分比瓦爿墙窄6cm(120mm宽),内凹部位用瓦爿砌筑。从外立面看,设有暗托梁的部位外观与周边瓦爿墙相同。为增强瓦爿墙与衬墙连接,在衬墙预埋镀锌拉接筋(以600mm×600mm间距分布)和瓦爿墙拉接,并且瓦爿墙与衬墙间留有60mm宽的间缝做二次灌浆处理,增加了瓦爿墙的稳定性和整体性。

施工效果控制技术
瓦爿墙砌筑用材料都是没有统一规格的、杂乱的废旧材料,而且用不同人工随机就地取材砌筑而成,砌筑的立面观感效果难以控制。如何使完成的瓦爿墙随机自然却又不失一定韵律,达到设计师需要的艺术效果,是施工控制的又一难点。根据现有瓦爿墙资料及多次瓦爿墙试验效果,由设计师通过计算机完成了宁波博物馆瓦爿墙各立面效果模拟图,在瓦爿墙施工时以这些模拟效果图为依据进行放样和施工、立面观感效果控制。
 
评价:新乡土主义 ·“重建当代中国本土建筑学”
宁波博物馆采用的是新乡土主义风格,这种建筑理念是在对建筑非人性倾向的反对中诞生的。它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则和设计模式,而是在设计中尽量使用地方材料和做法;同时要符合现代生活,用现代技术,有时代感。宁波博物馆的建筑在很多人看来更像是对建筑的设计,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工程建筑。深层的人文思考随处可见。在空间中营建时间的感觉,获得同环境的更高层次的和谐,营造出这样一个东西参半,向往传统的江南建筑。 







图纸: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我们需要一种重新进入自然的哲学》《营造琐记 》《宁波历史博物馆·Domus》王澍;《宁波博物馆瓦爿墙施工技术》 韩玉德,吴庆兵,陈海燕;
图片来源: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