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广告

美国布法罗担保大厦(Guaranty Building) - 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 ,丹克马尔·阿德勒(Dankmar Adler)
前称: Prudential Building
其它译法:保险大楼,保证大楼,水牛城保证大厦
地点:纽约州,布法罗市(Church and Pearl Sts. Buffalo, NY)
建成时间:1896
高度:161英尺(49米,13层)
建筑入选美国国家史迹名录(1973)、美国国家历史名胜(1975)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9lel7

建筑综述:
布法罗担保大厦是路易斯·沙利文继其首个高层钢结构办公楼——温赖特大厦后的同类型改进优化的集大成之作。这位被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一直尊为恩师 ("beloved Master") 、被世人称为“摩天大楼之父、现代主义之父”的路易斯·沙利文全面演绎了他关于高层办公楼的设计原则,他“形式追随功能”的理念,他有机建筑的理念,以及他对于装饰的偏好。



背景·钢框架结构的运用
1871 年发生在芝加哥市中心的一场毁掉全市1/3 建筑的大火灾,引发新建房屋的极度需求。沙利文在192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一个观点的自传》中,他写到了那些导致这种建筑方法(钢框架结构)的强大力量:
 
“高层商业建筑的压力来自地价,地价的压力来自人口,人口的压力来自外界……但是一幢办公楼不可能在没有垂直运输手段的情况下,建造出超出走楼梯的允许的高度。因此,这些压力就转移到机械工程师头上,他们的创造性、想像力和孜孜不倦的努力产生了乘客电梯……然而,砌体建筑的特性又内在地限制了它的高度,因为人口的增加使越来越厚的墙体越来越多地吞噬了土地和楼板面积……芝加哥建造高楼的活动终于吸引了东部轧钢厂地方销售经理们的注意力,于是把他们的工程师打发去工作。这些工厂过去一直在为桥梁工程生产型钢,因而已具备了基础,需要的只是在销售方面有些基于工程想像力及技术知识的远见。这样,采用一种可以承载全部荷载的钢框架的念头就出现在芝加哥建筑师面前……戏法变过来了,阳光白日下,迅速出现了新事物——芝加哥建筑师欢迎这种新框架并开始运用它,而东部的建筑师们却吓得目瞪口呆,无所作为。”
 
正如沙利文所指出的,19世纪80年代的芝加哥建筑师们如果想要继续开业,除了掌握先进建造模式外别无选择,虽然大火已暴露了铸铁的弱点,后来发展的防火钢框架——加上它能提供多层租赁面积的能力——使投机商们能以绝对最优效益把它们用来开发闹市区。当时的评论家蒙哥马利·斯凯勒在1899年写道:“电梯使办公建筑的高度增加一倍,钢结构又使它再增一倍。”
 
设计理念:
高层办公建筑的设计原则
为了说明高层办公楼建筑的典型形式,沙利文在《从艺术上考虑的高层办公楼》(The tall office building artistically considered)一文中勾画定义了以下原则:
 
功能上的特征:第一,地下室要包括有锅炉间和动力、采暖、照明的各项机械设备。第二,底层(地平层)主要用于商店、银行或其它服务性设施,内部空间要宽敞,光线要充足,并有方便的出入口。第三,容易通过楼梯到达的二楼,功能可以是底层的继续,空间分隔自由,在外部有大片的玻璃窗。第四,二层以上都是相同的办公室,柱网排列相同。第五,在这些之上放置一层,与生命相关,与结构无关,纯粹地切合其生理本性的,所谓的阁楼。由此,循环系统自我完成,完成了自己的轮回,上升与下降。这个空间将充满水箱、管道、阀门以及各种机械设备等,作为能量层的补足和辅助,隐藏在天花板下。最后,亦是开始,在地平层一定要有一个主入口,供住户和顾客进出自如。
 
而在造型上,就形成了三段式。首先第一层,给主入口足够的吸引力,其余部分采用一种差不多自由、延展的、华丽的手法——基于现实需求的手法,但要表现出大气、自由的情感。二层采用相似的手法,但通常低调些。其上,所有的办公层按照一个独立的单元来处理,柱间设置窗口,它的窗台、过梁统统不要装饰,让它们看起来都一样,而它们本来就一样。再到最后的阁楼,由于对采光没有特别的要求,则可以独立处理,要展示它延展的外墙,它高高在上的重量和特点。阁楼本性上就是特殊和总结性的。

 
“究竟什么是高层办公建筑的主要性格?毫无疑问,就是高耸。它必须是(建筑)表现的主旋律,是建筑师头脑中最激动人心之处。它必须高耸,这一点要贯彻到建筑物的每一寸。它要饱含高度的力量,焕发荣光与骄傲。每一寸每一尺都要那么骄傲,那么自得,那么不可一世,从基部到顶尖,它都是一个整体,没有一丝不和谐的线条……”
 
在布法罗担保大厦中就是对上述原则的全面体现,地面层和一层尽可能开敞,玻璃窗几乎撑满整个开间;装饰性赤陶饰面的立柱从两层高的大理石饰面的基座上升起,在檐口下以半圆弧结束;立柱(也就是窗间墙)突出窗楣和窗台,以竖向线条强化高耸的气质;同样是赤陶砖饰面的巨大檐口以弧面向外挑出,并利用圆形装饰性窗洞削弱其厚重感。
 
装饰:
沙利文在1892年发表了《建筑的装饰》一书,他在书中写到:“应该说,假如我们能有一段时间完全抵制装饰,而集中精力于创造优美而裸露的造型,必将会更加有益于这个世界。这样可以避免许多随心所欲的事情,而将精力集中到一条自然而有希望的健康之路上来,思索如何让建筑更有效地承担起它的功用。无论如何,我们应该知道,装饰是一种精神的奢侈而非必要,当然,装饰的极限和朴素的建筑能取得同样伟大的效果。我们渴望强壮、健康的简洁造型,当然,我们也知道,当我们为建筑物穿上一件具有诗一般意象的外衣时,它就能够提供加倍的能量,这就像优美的旋律掩映在和谐的声音上一样。”(翻译版本1,来源《尊贵的回忆——世界着名建筑大师全传》)
 
 “我要说,为了美学的利益,我们在若干年内应当完全避免装饰的使用,使我们的思想高度集中于那些造型完美且适度裸露的建筑上,为此,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些违心的事物,并通过对比懂得:当一个人以自然的、善意的和完整的方式思索时,将会产生多么好的效果……然而,我们也学到:装饰是精神上的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因为我们发现了未经装饰的物象的巨大价值,也发现了它们的局限性。我们内心中有一种浪漫主义,一种强烈的表现它的愿望。我们直觉地感到我们的那些强劲有力的体育侵犯式的简单形式将会从容不迫地穿上我们梦寐以求的衣着,我们的建筑将披上诗意和幻想的外装。半掩在经过精选的织布机和矿山产品之中,它们将以双倍的力量吸引着人们,就像一首以和谐的声音和美妙的旋律所谱成的乐曲一样。”(翻译版本2,来源《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因为没有找到原文,但大家可以通过阅读这两个版本的翻译从中看到沙利文对于装饰的态度:装饰虽然不是必须品,但是能给原本简洁、造型优美的建筑披上另一层诗意的外装,那样建筑就将以双倍的力量吸引着人们。





 
而在布法罗担保大厦这幢13层楼的办公建筑中,沙利文创造了一种装饰结构,用他自己的话说:“装饰一般都是切进切出的……然而,在完工之后,它应当令人感到好像是通过某一慈善家之手使它自然地从材料本性中生长出来的。”装饰性陶砖以不透明的花边把建筑外部围绕起来,这种主题甚至渗透到大厅的金属装饰中去。只有底层的平板玻璃窗和大理石封面才逃脱了这种即使不是疯狂的、也是激烈的处理手法。


















 
有机系统的隐喻
沙利文受惠特曼、达尔文和斯宾塞思想的培育,又受尼采哲学的启发,把建筑物视为某种永恒的生命力的发散。对沙利文来说,大自然通过结构和装饰显示出自己的艺术美。他的著名口号“形式追随功能”在大厦的凹进的檐口得到了最终体现。在这里,装饰的“生命力”在窗间柱的表面上环绕着圆形窗口旋涡式地散开,隐喻性地反映了建筑物的机械系统。用沙利文自己的话说“它自我完成、 旋转、上升、下降。”这种有机的隐喻通过他在无花果树的雕塑上添加长翅的种子而得到了更富有基本意义的形式,这是他1924年逝世那年出版的有关建筑装饰的著作《建筑装饰体系》中的卷首插图。在这一形象下,他引用了尼采的一段话:“种子是实实在在的东西。精巧的机能蕴含其中,饱含强烈的力量意志:其功能就是不断地寻求,直到最终找到最完善地表现它的形式。”
 
沙利文写道“生命与形式,毫无疑问是一体的,是密不可分的,”“不管它是盘旋在上空的鹰,还是绽放的苹果花,是劳作的马刺,是悠哉的天鹅,是枝繁叶茂的橡树,是蜿蜒的溪流,是漂移不定的云,甚至是东升西落的太阳。”“一座建筑是真真正正的艺术创作,其中蕴含在它的本性,它的本质,是情感的表达,既然如此…,他就必须拥有,真正的,生命。”在谈到摩天楼必须高耸的时候,他常用的是“soar”、“growth”、“rise”之类表示“生长”、“耸起”的动词。对沙利文而言,摩天楼问题不是有关社会属性或者外在表面的功能,而是指与生物本质有关的、有机的功能。建筑形式依靠的不是外在因素的影响,而是自身的进化。一座建筑就像一个有机体,他应该像一株植物,从深埋地下的种子中破壳而出,生长至斯。
 
形式追随功能 "Form follows function"
“It is the pervading law of all things organic and inorganic, of all things physical and metaphysical, of all things human, and all things super-human, of all true manifestations of the head, of the heart, of the soul, that the life is recognizable in its expression, that form ever follows function. This is the law.”
“这是一条普遍法则,适用于所有有机和无机的事物,所有物理的和形而上的事物,所有人与超人的事物,所有头脑、心灵和灵魂的真实呈现,生命通过表现被辨识,形式永远追随功能,这就是法则。”
 
沙利文定义了高层办公建筑这一新类型建筑的功能,定义了其“高耸”的主要性格,而三段式等形式表现就是这“追随”。


入口





 大厅





楼梯


入口灯具







室外·细部






往外看








室内·细部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弗朗姆普敦;《尊贵的回忆——世界着名建筑大师全传》;《路易斯·沙利文—反“功能主义”——以Wainwright大楼为例浅谈沙利文的高层建筑理念》张聪聪;《外国近现代建筑史》 罗小未;
图片、视频来源: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