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Centre Pompidou)- 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
结构设计:Ove Arup & Partners
建筑又名:Centre Georges Pompidou、Pompidou Centre
简称:蓬皮杜中心
地点:法国,巴黎(Paris, France)
建筑面积:103,305 平方米
层数:7层(地下3 层)
高度:42米(临Beaubourg街)-45.5米(临广场)
金属框架用钢量:15000吨
完工时间:1977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iframe/player ... o%3D0


建筑简介: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是一座位于巴黎市中心的艺术殿堂,坐落于Marais区,步行10分钟即可抵达巴黎圣母院及多个巴黎最热闹的街区。这是一座改变了以往所有文化机构固有形象的建筑:开畅的空间由可移动的钢架楼板组织起来,建筑的外观完全没有坚实的体块,而是轻盈通透的幕墙。同时也是一件1970年代西方建筑界引领高技派潮流的代表之作,是奠定了著名建筑师理查德·罗杰斯与伦佐·皮亚诺职业生涯的建筑作品。


 
源起:
1969年6月,乔治·蓬皮杜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这位不甘因循守旧的总统积极鼓励创新,提出了要为艺术家和年青一代建造现代艺术中心的计划,功能包含现代艺术博物馆、图书馆、工业设计中心和一个音乐及声学研究中心,并且希望它将成为一座适应动态变化的艺术博物馆。他将选址定在首都的心脏地带,好让这一艺术中心方便地面向所有人开放,而不是仅仅为那些应邀出席展览开幕式的常客们服务。

设计者如此构想这座建筑:“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应该是一个任何事都可能发生的巨型框架,一台信息的机器。它的核心还包含一种信念,即文化不应该是精英的,文化应该像其他任何形式的信息一样,在友好、无阶层的情形下对所有人开放。


创造一个大众的文化宫殿,一个普通人不会感受到文化威摄的场所。在这里你不会感到害怕或觉得自己太卑微。
  
建筑基本构思: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基本构想是要刻意抵抗纪念性和制度化,以不确定和可变性容纳最多的艺术活动,并适应难以控制的社会变化给城市环境带来的变幻不定,这些理念深受建筑电讯派影响,艺术中心最终展现的组装构架、“灵活容器”以及构件节点的清晰表现甚至可以说是彼得·库克梦想的“插入城市”(Plug-in City)的现实版。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原型更来自当时英国建筑师普莱斯1961年即已开始的娱乐宫构想。
 
在罗杰斯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颁奖典礼上,评委主席帕伦博赞誉这个中心是“从精英式纪念物到市中心面向大众文化交流的社会场所的华丽转身”的杰作。
 
设计手法:
灵活的空间:
整个建筑的平面由 28 根圆形钢管柱支承, 同时采用了将附属设施置于建筑外侧的做法, 使每层形成一个长166m, 宽 44.8m, 高 7m 的巨大空间, 其间除了一道防火墙外, 没有一根内柱和其他固定的墙面。


空间的翻转: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者以空间内外的翻转的手法,使建筑外部层次丰富。观者无论自内向外看,还是自外向内看,都会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钢构架体系及装置外露都使得该建筑具有线性的特质。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采用的是钢桁架梁柱结构,建筑物的东西两侧,竖向线条突出,使其具有向上的生长的感觉。所有垂直方向的联系都是沿着东西两侧布置,如:西立面的交通管道,以及东立面暴露在外面的各种管道,电梯和楼梯,增强了这种向上的动势。建筑的主要材料钢和玻璃,以及建筑物的组构内外反转的创作手法,赋予建筑一种轻盈感、透明感及动感。纽约时报曾把它比作偶然降落到巴黎的一架飞越太平洋的班机,也表明了它极富动感的特性。
 

鲜亮的颜色: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采用的鲜亮颜色,使其在周围的文化环境中,与巴黎的历史建筑产生对话。整个建筑的梁柱构件,各种管道及设备等全部暴露在外,然后用鲜艳的原色涂抹起来,电梯和楼梯涂红色,空调机暖气管道涂蓝色,电缆黄色,水管绿色,排气管和梁柱构件都是灰色。看上去它像一个穿越时空而来的全副盔甲的未来战士。
 
 
建筑材料与结构设计:
结构工程师莱斯的策略是,将这座建筑的尺度设定为结构构件的尺度,而非建筑的尺度,也就是说,让细节成为主角,使整体效果退居幕后。

铸钢的使用
钢结构建筑通常由标准型材建造,工字钢、角钢、钢管等,连续的生产线保证了质量的可靠,确保了视觉和几何的一致性,但也大大挤占了个性化表达的空间。此外,标准钢材已有先入为主的各种概念,它们对于大众缺乏惊喜,毫无修改,难以促成参观者与设计师或制造者之间的情感交流。而铸钢的使用可以通过铸造构件和常规构件之间不寻常的结合,打破常规,创造出一种既平易近人又出其不意的建筑形象。
 
结构创新
格贝尔悬臂梁(gerberetle)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中央44.8m的净跨度,要承载一个在建筑中随处都有可能安插的图书馆,再加上前后各6m宽的交通区域和服务设施区,整个结构的宽度竟达56.8m。
 
雷纳特·格鲁特提出了以短支撑悬臂梁的方法支起桁架主梁,从而轻松优雅地解决了结构、空间和建筑间的所有矛盾。它就像一个转轴在立柱上的跷跷板,短的一头支撑着主跨的桁架大梁,被压翘起的细长一头,则由固定在建筑底部的拉杆紧紧拉住。由于外层立柱被拉杆取代,视觉的干扰降至最小,透明立面的设想得以实现。受力和荷载成为决定格贝尔悬臂梁形状的主要因素,换言之,这个构件的形状几乎就是其结构的力学图解:在连接拉杆的一侧是修长的,在与立柱的连接处敦实强劲,因为荷载与力矩在此处达到了最大值,而在桁架大梁的支点处再次变细。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结构设计不是出于象征表现,而是工程师努力将技术构件在满足力学需要的前提下尽量接近人的尺度的结果。 
 


历史与文脉传承: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是根据当代建筑的功能、结构,结合新材料、新技术创造出来的具有古典精神的新时代的建筑,完全脱离了传统建筑材料和形式,并且超越了以往对历史符号的肤浅模仿,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抽象地提示地方及历史文化特质。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者认为他们创造的是“一条船”,这不仅仅因为它的外立面上悬挂了一个个像大轮船上舷梯一样的装着自动扶梯的玻璃管道,更主要表达了他们设计的构思及追求。如:建筑的挑出部分用来布置了各种机械、空调设备、管道和疏散楼梯,这些装置及梁柱构件全部暴露在外,当装置开始动作时,整个建筑看起来像一个启动的机器。建筑内部的装置及隔断都是随时可以调整、变动的,以满足人们不断变化的需要,使人们在其内外挥洒自如。皮亚诺这样形容它,“它是一个庞大的不断改变的工具箱”。
从巴黎圣母院看过去
可以看见远处的埃菲尔铁塔
挑战精神:
20世纪70年代,工业社会逐步向后工业社会过渡,现代主义已满足不了物质生活有了极大提高的人们的精神需求,建筑不再是为了解决经济困难和社会危机而建造的经济、实惠型房屋。由于社会观念的极大转变,世界舞台上,出现了各种风格、各种主义、呈多元化发展。“他们没有共同的风格,也没有团结一致的思想观念,然而他们都集合在‘后现代主义’这一把伞下面”,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在1977年1月落成,正值后现代主义盛行,现代主义继续延续的时期,正当人们习惯于老传统风格,而新的建筑形式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它的设计者勇敢地探索新路子,冲破现有环境的束缚,完成了这一盖世杰作,他们对现代的挑战精神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理性与非理性的共存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是在特殊的社会文化背景下,产生并存在于矛盾之中的寓意颇深的建筑,它有着独特的、使人联想到幻想及非理性功能的特质,在现实及精神双方面都成为社会关注的审美及特质生活的焦点,设计者的创作思想受到了二战以后盛行起来的存在主义哲学理论的影响,在理性中体现了颠倒、悖谬、荒诞等非理性的思想意识,这种理性与非理性在时代与社会的矛盾中产生并共存。比如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在其结构及钢梁架的处理上体现的是工业社会的新技术、新材料等的运用,这是对科学技术成就即时代先进性的理性表达,而将建筑内外倒置这种脱离常规的独特手法转化了这种理性,表达了设计者身处文化变乱状态时候,对现世的反抗。

2、新时代精神的转折点
当人们摆脱了经济危机的困扰,物质生活水平极大提高以后,逐渐感到了现代主义、技术主义所带来的个性丧失,而后现代主义及其他非现代主义流派并没有完全脱离历史因素及传统装饰手法的影响,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从观念及建筑形象上则迈出了跨越性的一步,它不苟同于任何流派,运用新技术、新方法带给人们以崭新的形象,这一形象对于人们来说是陌生的,像一位外星的来客,只是为了入乡随俗,而使用了与当地相同的先进材料,人们的意识由此发生改变,向着更加自由、无拘无束的方向发展,像后来80年代后期出现的解构主义建筑,这种建筑艺术上的异端精神风起云涌。
 
建筑意义: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造型、形式语言及高超的技术手段在对世人说明自己与现在及过去的建筑不同,展示着自己的新颖,像一个外星飞船,巴黎是它降落的第一站,巴黎对它的接纳,使它得以安稳的站在世人的中间,接受着人们的参观和评价,并使人们的社会心理发生着变革,这种大胆的变革精神将引领着人们继续前行。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见证了西方社会中的技术乐观症的一个重要时刻,在这个时刻我们从心底相信通过制造动力不断的设备可以获得“自由”。机器可以详尽而有力地重复你的想法,因此我们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做任何事情。但是我们现在明白了,因为我们知道,即使资源允许我们这样放纵,为实现这些想法而建立的政治体系也会夺去我们真正的自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应该期望蓬皮杜这样的房子变得多起来,也是为什么不应该苦苦思索这样一个建筑的政治含义。
————摘自《建筑评论》1977年5月
 



1、对建筑形象的引领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之所以引人注目,激发人的复杂心理,主要因为它那陌生、复杂、显露、怪诞、滑稽、变化多端的建筑形象。经时间验证,它的确迎合着当代人们的审美期望和审美心境。具体的做法表现在:建筑内外翻转,巨大的梁柱构件和钢桁架、各种管道线缆及设备等全部坦露在外,不加任何掩盖,实现了功能构件的装饰化,使其不但具有功能美,而且表现出艺术的特性。

 
2.建筑空间的灵活运用及建筑多功能性的灵活布局
设计者认为“建筑应该设计得让人民能够在它的内部和外部自由自在地活动、”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内部的活动方式和外面广场上的很相似。“人们自由的流动,按照自己的兴趣随时加入到不同的圈子中去”,建筑平面的布局及空间的处理自由,立面和剖面均能予以改变,以应付一切不可预知的变化,建筑内部除了几道后加的固定隔墙外,其余的隔断均是活动的,以满足各种不同使用上的需要,整个建筑都在表达一种可动性和可适应性,这一点使它可以与人们一起走向更遥远的未来,至少在功能上不会过时,这与密斯的“通用空间”思想一致,但实际形式及处理手法上则更为超前,密斯的通用空间处理,仅仅解决的隔断的灵活布置,而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对于空间界面的处理,除了隔断以外,还考虑了屋顶的灵活控制,可以用于大型的展览及庆典活动,也可以用于小型的阅览室及办公空间等等,这样一来,实现了建筑“空间的非限定性”以及“功能的多用途性”。符合后工业社会的时代精神,并与工业产品的特性相适应。





3、对新技术的引领
建筑中采用装备齐全的先进设备,这些设备及期内部的部件和构件采用预制构件来建造,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所以能够迅速安装或拆卸,活动自如,人们可以在一天之内,按照自己的愿望重新安排其内部的一切装置,这种对新设备的创造性运用,及处理方式,使它成为高度灵活的建筑。这种方便、快捷的处理方式使其具有极大的适应性,适合于不同类型、不同使用目的的建筑。
 
质疑:
法国 的《一分钟报》尖刻地讽刺道:“在巴黎见到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活像在纽约大街相遇金刚一般令人惊愕。其实我们巴黎人只偏爱我们自己落后的,不开化的文明。”
 
阿兰·柯洪对于“灵活空间”提出了看法:艺术中心每一层超大空间提供的灵活性,使空间如何按功能配置成为一项重要的管理工作,因为这个机构有各种功能的空间要求,这看起来像是给负责管理的“程序师”提供了发挥的机会。然而,一旦完成了配置,就意味着有各种阻力限制变动,“因为一个地方划分的任何变更都会在其他地方发生连锁反应”,他因此而质疑这种灵活空间是否比传统类型的空间更有弹性。
 

肯尼思·弗兰普敦在他的《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中,也对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空间灵活性概念提出质疑。在他看来,艺术中心“代表一种走向极端的、体现非确定性与最大灵活性的设计手法”,事实上这种“过少墙面过多灵活”的空间根本不利于博物馆的使用,需要在开放空间的骨架内再建造一栋建筑。的确,正如弗兰普敦所言,艺术中心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最近一次室内改造中,许多展览空间又回到了传统的白盒子形式。

 
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之所以蜚声世界,更是作为一个时代建筑文化的纪念碑,一座反叛美学的标志物,而不是一座真正的“灵活容器”。
 
关于高技派建筑

“高技术”(high-tech)一词首先出现在美国,特指 20 世纪 60 年代的建筑业。作为反映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之一的技术,在建筑文化中一直有着深刻地体现。可以说,技术已经充分地融入了建筑设计的每一个环节,成为表现建筑美感的一个重要因素。现代建筑大师密斯曾说:“技术根植于过去,控制今天,展望未来;当技术完成它的真正使命时,它就升华为建筑艺术。”正是这样一种对于技术的强烈兴趣和对未来实用主义的信仰,使建筑师们抛弃了狭隘的思路,以高新技术为手段,创造出一种表现科技力量,具有强烈时代美感的建筑——高技派建筑。简单地说,高技派建筑就是指不仅在建筑中采用新技术、新工艺,同时在美学上也极力鼓吹新技术所带来的审美变化,并将高科技的结构、材料、设备转化为建筑表现其自身手段的一种建筑流派。

高技派建筑的特征 
“高技派”概念表现的重要特征之一是相对性,它是利用当时条件下的先进技术,实现和满足社会发展的需求,通过新技术的集成,改善和提高人类的环境质量,并在创作中极力表达和探索各种新美学思潮的建筑类型。查尔斯・詹克斯在他的《高技之战:伴随着重大谬误的伟大建筑》一文中曾列出了高技派建筑的六大特征及主张:(1)展示内在结构与设备;(2)展示象征功能及生产流程;(3)透明性、层次及运动感;(4)明亮的色彩;(5)质轻细巧的张拉构件;(6)对科学技术文化的信仰。归纳起来说,高技派建筑在外部造型方面通过暴露、交叉、重复、夸张等手法创造自己典型的构成特征,并尽可能地将新材料、新技术之美展现到极至;在内部空间处理上,则是通过灵活自由的平面布局、畅通快捷的流线组织、简洁明快的装修风格等,来表现强烈的时代气息。

技术图纸:











本文贡献方:
本文文字来源:
《结构工程师——蓬皮杜艺术中心——建筑的文化想象》卢永毅(同济大学),袁园,郑露荞
《历史与未来的搭接——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再解读》陈苏柳,刘松茯,饶望
图片来源:google;wikimedia等。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