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路易斯·巴拉甘自宅及工作室(Luis Barragán House and Studio)- 路易斯·巴拉甘(Luis Barragán)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路易斯·巴拉甘(Luis Barragán)
又名:Casa Luis Barragán
地点:墨西哥,墨西哥城(Mexico City, Mexico)
建筑面积:1161平方米
完工时间:1947
200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iframe/player ... o%3D0


建筑师简介:
路易斯·巴拉甘 (1902年—1988年)是二十世纪墨西哥著名建筑师,1980年第二届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他通过建筑和自然环境、历史文化之间关系的探索,重新诠释了现代建筑。他自称为景观建筑师,他将感情融入到墙体、水池、花园和广场之中,创造出了浪漫、绚烂的场景,令人沉醉其中久久不能忘怀。他说“我相信有情感的建筑。”他的建筑和景观作品具有浓厚的地域特色,他向地域历史文化的学习来改变国际式建筑的单调形象。弗兰普顿曾经说过:”对巴拉甘而言,现代性与历史的连续性是密不可分的“。他不仅在空间和形体,而且在建筑色彩和细部上向传统文化学习:他继承了热情洋溢的色彩——洋红、紫色、土黄、柠檬黄等来丰富自己的建筑。
 
巴拉甘认为作为一个建筑师懂得如何去观察是十分重要的。他所说的这种观察是不受理性分析与压抑的纯视觉的感受。通过对生活的观察与体验,我们才能够发现美,创造美。他将生活提升到了艺术的高度,使生活成为设计的主题,通过自己的设计表达了出来。然而现在我们通常是急功近利地追求设计的速度,眩目的效果,而很少有对生活的观察与体会,因此所设计出的空间是空洞无味的,毫无精神的传达与表现,很难引起使用者的共鸣。对生活的理解与热爱才是设计师们首先应当具有的品质。
 
“不要看我所做的东西,要看我所看到的东西。”——路易斯·巴拉甘
 
建筑简介: 
这栋建筑师自住的住宅兼工作室坐落于墨西哥城城郊——塔库巴亚镇中心附近一条非常安静的街道的尽头。在这里,建筑师生活和工作了近四十年。建筑外观简朴,灰白色的外墙与普通民居保持一致,谦逊地融入到邻里之中,而室内完全是建筑师自己的风格。


主入口处有一条狭长的走廊,简朴的墙面伸出一张木质的长条桌,隔断上方设一点光源,色调昏黄,气氛宁静,酷似修道院。穿过走廊即进入门厅。

在门厅中,空间以洋红色的一面墙为背景,厚实的桌面从墙中挑出,半开敞的楼梯向上升起,Goertiz极少主义画作在天光下分外夺目。小的楼梯以神秘的方式通向楼上的卧室。主卧室有着两层高的空间,豁达明亮,朝向花园。在二楼通过一个狭小的楼梯间可以上到三层,并可以到达屋顶平台。
入口门厅



起居室、工作室、书房都是两层高的空间,用矮墙隔开,但都不到顶,以不破坏梁的连续性。起居室面向花园,开巨窗,将花园的景致与光尽量地引进室内。在这里,大面积的玻璃镶嵌在粗糙的墙体中,而且墙体的开口特意设计得非常厚实,与轻盈透明的玻璃产生了有力的对比,强调了室内与园林的沟通。巴拉甘反对住宅用太多的玻璃,认为应该有足够的墙体来造成围合和安宁的氛围。他的住宅窗户都很小,但是在住宅与园林相接的面,他开很大的窗,用很大的玻璃,而且尽可能减少窗框的使用,让视线穿过时全无遮挡。巴拉甘认为住宅应该与园林在一起,使人的生活时时有自然相伴​。
起居室




对着窗户的是一张桌子,桌子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幅艾伯斯的方形绘画作品极其简练,从客厅便可看到巴拉甘显然信奉极少主义的理论,放弃了所有刻意的雕饰,宁静致远。
 
从花园看过来


天色暗下来


书房
巴拉甘的书房是一个两层高的空间与起居室通过屏风隔开,靠墙的书架上排满了各种各样的建筑、艺术和哲学类书籍,在上面甚至还有一些中文书籍。书房的窗户开窗很高,这样可以远离街道的嘈杂。在书房的墙上挑出一部可以直达夹层的工作室的木楼梯,楼梯一尘不染,这个楼梯可以上到二楼的卧室区。












餐厅
和起居室一排对着庭院的还有厨房和餐厅。

早餐区
工作室
穿过起居室和书房是一间工作室,房间的屋顶被刷成了黄色,和煦的阳光穿透屋顶的天窗照射到房间里分外温馨。屋顶的木梁排成一排,强化着天窗形状的作用,并且他也是室内和室外空间的一条不易觉察的分界线。



2016年在这里举办的一次艺展


工作室的另一扇门可到达另外一个小庭院,这扇门被设计成马厩的栅栏的样式,巴拉甘一生酷爱骏马,在空闲时间里骑马成了他休闲的一种方式,至今在卧室外的过道里依然存放着他的马靴和皮鞭。在这个小庭院的一角放着一堆当地墨西哥人用来盛龙舌兰酒的陶罐,墨西哥的龙舌兰酒世界闻名,只不过在这里巴拉甘把它们当成了陈列品。



在另外一个角落是一个盛满水的水池,浅浅的水面永远与地面持平,所以看起来里面的水永远都是满的。巴拉甘对水运用的灵感来自于那些被摩尔人当作镜子或音乐元素的水池和喷泉。同时也来自于他童年的记忆:波光倩影的水塘和古老的沟渠。正是童年生活的这些回忆使他能够用一种真挚的情感把水的平静详和而悠远的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并且毫无造作之感。在水池上方的墙上爬满了攀援类植物,郁郁葱葱一片生机。水池对着的一个门洞可到达起居室外大的园林。一大一小,一自然一人工两庭院形成鲜明对比,更添情趣。


私家庭院
巴拉甘在普利茨克奖授奖仪式致辞中提到“斐迪南•贝克告诉我们:‘花园之魂按照人的意愿蕴藏了极大的宁静安谧’”,这极大的影响着巴拉甘渴望去创造完美的花园,把诗意、神秘、宁静与欢乐融入到人的住所和生活中,使人可以与自己平和地相处。
 
巴拉甘认为庭院花园,应该尽量保持野生的自然形态,少加人工修饰的痕迹。所以他住宅的园子就有意保持着象野生林地的有点乱蓬蓬的样子。

“建筑除了是空间的还是音乐的,是用水来演奏的乐曲。墙的重要性在于隔绝街道外部的嘈杂,街道是带有侵略性的而墙则为我们创造了宁静,在这份宁静中用水奏响美妙的乐章在我们身边缭绕。”

“我相信建筑师应该设计和他们建造的住宅一样多的庭院”。( "I believe that architects should design gardens to be used, as much as the houses they build, to develop a sense of beauty and the taste and inclination toward the fine arts and other spiritual values." And further, "Any work of architecture which does not express serenity is a mistake.")

人与自然交流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愿望和情感,在这样的住宅中得到寄托。
 
卧室
在厨房和餐厅的上方是巴拉甘的卧室和一间小的起居室,在卧室的门口放着和起居室一样的玻璃圆球。巴拉甘的卧室整洁而温馨,充满着生活的气息。在卧室的门口是一个向下可以到达入口门厅向上可达屋顶平台的过道,过道的橱柜里存放着巴拉甘的皮靴和马鞭,还有一些骑马用具。到达屋顶平台的门镶着黄色的玻璃,当阳光照射进来整个过道全变成一片金色,象是为人们打开一扇天堂之门。  
主卧的窗户朝西,能够随时欣赏到花园的景色。由于巴拉甘是天主教徒,主卧布置得十分朴素,房间里没有多少家具。室内布置以耶稣受难的十字架为中心,卧室的墙上也挂着耶稣受难的十字架。


在他工作室旁边的一个小卧室的窗户也被处理成马厩的栅栏的样式,这样就把进入房间的阳光给量化了,通过开关不同的窗扇可以人为地控制阳光的进入量,或全部,或1/2,或1/4,或3/4,并且有着不同的排列组合,所营造的室内效果也完全不同。 




二楼的另一个房间叫白屋(Cuarto Blanco)。左上角的窗外其实是邻居家的庭院,巴拉甘在此处偷了一个景。墙上的油画和桌上的雕像,代表了他对牧场生活的追忆。


阁楼
通过书房的无扶手楼梯,可以到二楼,二楼有两个卧室。阁楼的墙不到顶,跟书房是相通的,桌上摆着巴拉甘十分喜欢的马的雕塑。

耶稣屋​


屋顶平台
通过小而窄的楼梯可以开门到达屋顶平台,这个屋顶平台反映了巴拉甘对空间的不断探索,屋顶平台原先设计有低矮的木栅栏,由此眺望花园,后改成木板的女儿墙,后来又改成高墙围合的内院。这样在住宅中他就有了两个不同的园林。一个属于树木和花草,另一个对着天空,属于过往的风和白云。高高的墙面被刷成各种颜色,有紫色、黄色、蓝色,围墙形体和色彩的变化,使墙体获得了静态感,雕塑感,具有纪念效果。巴拉甘对色彩的浓厚兴趣使得他不断在自己的设计作品中尝试各种色彩的组合。这也许并不是他对色彩的研究而是一种体验。这种体验使他能够娴熟地驾御各种艳丽的色彩,使几何化的简单构筑物透出丝丝温情,并用色彩塑造空间,给空间加上魔幻诗意的效果。他的色彩毫无羁绊地表达着作者的各种情感与精神。“这种彩色的涂料并非来自于现代的涂料,而是墨西哥市场上到处可见的天然染料。这种染料是用花粉和蜗牛壳粉混合以后制成的,常年不会褪色。你可以看到他常用那种粉红色的墙,墙边经常有一丛繁盛的同样颜色的花木,墙的颜色其实就来自这些花。” 



 
元素·墙
墙是巴拉甘建筑中的重要元素,巴拉甘通过实墙的运用,演绎了墨西哥建筑的内向性和厚重感。巴拉甘用墙体围合完整的私密性空间。除了湛蓝的天空外,外部世界被隔离在墙外,视线焦点集中在墙内的庭院和花园。他反对表现主义的大玻璃窗,不加选择地把外景引入,破坏了屋子的私密性与宁静。因此这些临街墙厚重,将它的住宅与外界隔开。为满足功能需要,墙的上方开小窗,将蓝天与阳光引入室内。
 
在上面的屋顶平台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墙的包围使人感到自己在某一场所中的存在,视线看不出去,暗示了空间的内向与自省,那个平台毋宁说是沉思甚至修道的场所。

而谈到墙面的色彩设计时,巴拉甘说:“混凝土墙看上去太可怕了,应当涂色。”在他看来,色彩就是墙的生命,也是各个元素之间相互联系的纽带。自宅中的柠檬黄色、洋红色来自于他的朋友画家Jesus Reyes的绘画作品。他还把墨西哥乡土建筑中常用的鲜艳颜色和处理手法运用到他的作品中,这些色彩使巴拉甘的建筑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始终充满了童话般的美好浪漫的色彩。
 
室内的个别墙面使用洋红色,使室内呈现热烈的暖色调。屋顶平台的高墙,部分使用了大红色,热烈且具有雕塑感。

这些色彩的墙体被光色渲染,在绚丽色彩的热情和感性中聊聊的体现了平易近人。

元素·自然材料 
在自宅里,巴拉甘大量地使用了木材、石材等天然材料,这些自然材料让人感到亲切和舒适。
 
元素·色彩
在巴拉甘的设计手法中,浓烈的色彩是最为鲜明的标致。而真正到过墨西哥的人,在当地看到巴拉甘运用的鲜艳色彩在生活中日复一日的呈现着,这种鲜艳的色彩其实就是墨西哥传统色彩的写照。巴拉甘所采用的红粉色系是墨西哥人喜爱的颜色,在民间艺术中比比皆是。
 
亲自监督建造
巴拉甘的设计作品基本上都是在他本人的监督下完成的。建筑师对整个建筑景观设计与建造过程的把握对设计的成败有着直接的影响。同时这个过程也给了设计师许多切身的体验与感受。
 
带着纯真的观察
巴拉甘在获得普利兹克奖的谢辞中也特别表达了对Chucho Reyes Ferreira的敬意:”他正确的艺术品位让我认识到带着纯真的观察并非一门简单的艺术。“正是借着这种“带着纯真的观察”,巴拉甘总能以他特有的敏锐和智慧发现一条与大自然合作的道路,让自然环境成为他作品中的一抹灿烂。

极少主义
 巴拉甘称,“如果我们想要减少对美好景观的破坏,并创造良好的建筑形式与其相适应。就不得不选择极简的形式,抽象的特征,极端的直线,平坦的表面,常用的几何形体来设计建筑物。”
 
巴拉甘说过:“在我的作品中,我总是努力使那些历时久远年代所留下来的魔术技法适应现代生活的需要。”他汲取了地中海建筑的设计元素并将其发展,当掌握这种语汇后他又借鉴了欧洲理性主义中杰出的造型元素。在此基础上,利用现有的经济、技术条件创造了特征鲜明的空间和氛围。巴拉甘创造的不仅仅是形式和风格,而是墨西哥人的生活环境和精神空间。他的创作取决于生活,来源于生活,又服务于生活,以一种崭新的方式诠释了墨西哥人的生活和感情。

巴拉甘的作品中,最让人难忘的是一种宁静、孤独、愉悦的哲学气质。宁静让人放松,孤独让人发现自己,愉悦则让人体验生命之美,三者是互相关联的。他使用的素材,是鲜艳的颜色、简洁的墙体、曲折迷离的光影、清凉的流水,以及花木盆景和空地,等等。他所创造的建筑空间在喧嚣的世界里给人们以心灵的庇护。他的设计源泉,是对自然与人情的深刻理解,以及丰富生活记忆与情感积累。
“宁静是解除痛苦和恐惧的真正伟大的良药,无论奢华还是简陋,建筑师的职责是使宁静成为家中的常客。”
 
其它细部:










平面图纸: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大师作品分析·解读建筑》王小红;《时代性回应与批判性表达》马鑫;《墨西哥建筑师路易斯·巴拉干住宅赏析》任彦涛 李雪玲 周 术;百度百科;维基百科等。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照片来自david wakely,pritzkerprize,联合国教科文组织,google,wikimedia等


已邀请:

要参与讨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