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消隐的美术馆,如同藏于沙丘之下的神秘洞穴,建筑师受启发于孩童们在海边挖沙的游戏,尝试在沙丘里“挖掘”创造出形态各异又互相连接的一些“洞穴”,最终形成了一系列细胞状的连续空间,这里有别样的光空间,有能够被触摸、被感知的壳体肌理,这里与自然融为了一体。
公园内的圆形建筑,回廊围绕着内庭院,两层高的建筑因此享有良好的自然采光与通风,平立面上以等矩的间隔进行划分,而庭院内外的花园用变化进行了回应。整个建筑充满了肌理感,而从天空俯瞰,第五立面显得梦幻,建筑在自然里。
扩建的建筑采用了红色的铜表皮,内部采用了木结构,与原有采用原木并外露的建筑形成了有趣的对比与协调。项目体现了木材材料的当地性,以及良好的质感、生态隔热与表现力…
建筑以浅浅的镜面水池作为与城市环境的缓冲带,转角一“把”高达10m的现浇混凝土伞形柱如同从水面升起,其向上延伸成整片的“C”型平屋顶,将整个建筑的体量统筹于屋顶之下,形成统一、简洁的建筑形象。整个建筑采用的材料、营造的氛围里蕴含了丰富的中国味,与整个项目的新中式风格相协调与统一。
这是一片深入记忆的安宁绿洲,建筑师在74米见方的平面上营造了安静克制,庄严平和、促进亲近的空间。可以说该建筑是现代主义的深刻表达,材料的选择,空间的次序,光影的构建,景观的融合……是简洁里的丰富,不会乏味。
具有声学特殊需求的多功能音乐厅外表皮采用了柔性材料包裹,如同巨大的“沙发”一般,而在其内部,粗犷的混凝土素面,灰色系的空间尽显艺术的雅致。
远离喧嚣的城市生活,建筑的钢结构与四个集装箱融合,体现出了别样的粗野浪漫主义。绿植环绕,悬挑平台,纵横交错的楼梯,让建筑显得轻盈、宜居。
一个有趣的立方体建筑,建筑的立面由一个网格化的自动遮阳系统构成,其可根据人们的使用及日照的变化而改变建筑的外观。方体之中还增加了曲线元素,曲线形的中庭仿佛穿过方体一般。
三个巨大的草棚屋顶围合成一个三角形的水庭院,白墙、绿水、香柏木、棚屋顶,形成了一个宁静的度假空间。
场地内有一座有权拆除的历史教堂,但主动保留了下来。设计上围绕着历史与现代,底层平面被占为了最大化商业面积而进行的悬挑,建筑由此形成了多面体的立面。
绿色的建筑屋顶被分割成不同的大小,并通过各种露台和户外斜坡以立体的方式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人与自然整合的“城市农场”,同时建筑还作为TOD项目,囊括了城市生活的各种功能。
城市整体搬迁的背景下,作为新城的标志性建筑很有必要对旧城的建筑遗产进行承载。作为铁矿上的城市,新建筑室内采用了大量的金属包裹,光所及处,宛如“水晶宫”;而圆形的建筑体量提高了可达性也提升了标志性。
两栋住宅由成排蜿蜒的白墙界定,白墙与当地传统的石砌墙体形成鲜明的对比。海岛上的住宅既要有开阔的视野又要能抵抗时而恶劣的气候,建筑师通过高低的墙体,精心设置的墙上开口和遮阳棚将内外空间、天空海洋、阳光阴影糅合在一起,好似居者与其“捉迷藏”,由此形成了悠闲多彩的生活体验。
原先的场地是一块比较混乱的服务空间,建筑师在这里设计了一个灵活的平台空间,将原服务空间置于平台下。同时对交通以及正对平台的建筑第四立面进行了改造,石材的应用,与历史建筑的协调,共同营造了神奇而优雅的新空间。
将20世纪末的厂房改造为当代的公寓楼,用新材料制作的红砖重现了历史建筑的肌理,同时充满了触感和斑驳。总之,这是一个融入周边和温暖的现代化改造。
住宅采用了一系列的曲面墙围合而成,内部有尽可能多的庭院,景观视野向天空发展。曲面墙较高,相较之下,整个建筑仿佛“无顶”一般。雪松板材,阳光,绿植,斑驳影子,室内外的模糊……
住宅的灵感来自当地传统服饰——白色及膝裙的摆动,折线的开口给被动式设计创造了条件,高大的落地窗在冬季可以洒满阳光又能坐拥花园与远处的美景。建筑在低能耗方面作出了深入的探索和应用。
40%坡地上的双子别墅,用大台阶来划分边界,同时一个泳池成为两户之间的公共区域。建筑外形大气而现代。
作为欧洲最高的摩天大楼,建筑由一大一小的双塔组成,弧线的立面,远远地望去,像玻璃的“风帆”,而独特的玻璃表皮系统又让热工性能接近于砖墙…
绿地下的半掩埋住宅,如同霍比特人洞穴小屋的现代化实现,室内仿生的平滑的壳体,敞亮的窗户,同时拥有良好的通风……
方盒子的有趣变形,在既要保证隐私又要最大化景观的前提下,建筑师用一组混凝土片墙来重新定义居住空间,由此产生了丰富的日常和亲近的自然。
新旧建筑之间设计了一个多层的、采光良好的、不断跳跃、色彩活泼的充满活力的中心大厅;新旧建筑以不同的建筑性格形成了对比和互补…
讲演馆采用了参数化设计,通过对树木的形态学分析,将建筑的各个构成部分理解成树木的各个方面,围合的空间顶部有一个天窗,允许自然光线的进入,就如同光线穿过树冠一般…
滨河的水岸空间,建筑将混凝土框架结构直接暴露在外,结构之间填充着透明的玻璃墙壁,这里,景观最大化,结构变成了“取景框”,而在内部也获得了最大化的无柱匀质空间…
将传统的长长的人字坡屋顶住宅一分为四,并将这些体块进行相应的旋转或调整,由此产生了一系列不连续的房间,提高了住宅的采光和通风,也让单层的住宅不再单调。
公寓楼采用了预制的模块化的交错层压板材(CLT),每个公寓单元由两个模块组成。预制化、模块化大幅减少了现场的施工时间,CLT的使用更加环保和高质量。
希腊海岛上的住宅,石墙围绕并且“拥抱”着白色体量,保护住宅不受人窥探,同时围合了丰富的庭院空间。这里创造了别样的空间和地域性的熟悉感…
25米高的钟楼(观景塔),中轴线的突显,当代的混凝土材料,用现代的语言来塑造永恒,一如修道院般的品质。这里宁静,这里家族永续。
通过丰富的材料和设计将 1887 年的小屋融入到新房子之中,而丰富的材料又产生了丰富的光影……格栅、天窗、悬挑、庭院、屋顶平台……丰富的日常。
为了让每间公寓都可以拥有开阔的户外空间,公寓楼采用了创新的形式,同时采用了预制混凝土板。建筑在创造了一系列凹进的户外空间和突出的起居室这样起伏多变的外形外,还采用了充满“野兽派”风格的混凝土肌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