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圣手,隔空致敬【经典建筑第二周合辑】

【编辑注:一周经典建筑合辑最初发布于本站的微信服务号(树状经典建筑),故名思义,就是本站订阅号(树状模式)或网站上隔日发布的经典建筑在一周上是有一个明确的主题的,通过一个主题将一周的几个“点”串成了“线”】

(3月)8号至14号更新的四个经典建筑有着较强的关联性,这四个经典建筑分别是路易·康于1960年代末期设计的金贝尔美术馆;安藤忠雄于1990年代末期设计的沃斯堡现代美术馆;伦佐·皮亚诺于2008年左右设计的金贝尔美术馆扩建(皮亚诺馆)以及重建于公元120-124年间的罗马万神庙。而其中前三个经典建筑处于同一区域的相邻地块。

还是先从路易·康开始说起吧。在康的建筑里常常包含了他对几何秩序的追求、对纪念性的向往,富有古典气质却以现代方式表达的思考。康相对晚熟,他最重要的作品几乎全部是在50岁以后的20多年时间里产生的。康年轻时接受的是布扎体系古典主义建筑的教育,而毕业后又被现代主义的潮流所深深影响,后来他一直致力于将现代建筑回归到历史当中。1950-1951年期间,康以美国学术团体成员的身份重返罗马,在那里他独自研究了罗马的古迹,还去了希腊和埃及旅行。至此,康开启了他将“古罗马的废墟”转变为现代建筑的黄金岁月。

康喜欢说建筑本身开始于“墙体断裂而柱子形成”,同时接纳光线和创造一个支撑系统的时候。1971年他总结道“房间是建筑的开始,它是精神的场所,你在房间里和它的尺度、它的结构、对它的特征起作用的光线、它的精神的光芒在一起,你会意识到不管人类的目的是什么,创造了什么,它都是有生命的。房间的结构在房间中必须很明显。我相信,结构是光的给予者。”

而我们来看看古罗马万神庙,穹顶中央圆洞射进来的天光,难道不正是这句话的最佳诠释吗?

在金贝尔美术馆的设计里,康独创了一个拱顶自然采光的系统,完美地实现了“结构是光的给予者”,也让结构在光线中融化了。巧妙的天光似乎是康在向遥远的“古罗马废墟”的隔空致敬和现代转译。


在这里面,整个建筑充满了古典的味道,但康仍然有自己的坚守,他始终拒绝使用古典建筑的细部,他把自己限定在现代主义者的道路上,用自己的方式对古典进行抽象。
 
1997年,安藤忠雄参加沃斯堡现代美术馆的国际竞赛并胜出。安藤说“我可以说一直是以康为榜样学习的”,而在该美术馆的设计中,安藤将康在金贝尔里使用的“简单空间单位的反复、各种独特材料的使用、充满整个封闭的空间内部的光”这些元素进行了重新整理和应用。他采用的空间单元是“混凝土材质的箱形结构被玻璃包裹着形成了双重构造的长方体结构”,这种独特的双重表皮结构,让自然光、让自然融入了整个建筑。在这个设计当中,安藤忠雄完成了自己对久仰前辈的致敬和对话,同时用自己的方式——最擅长的清水混凝土和光进行了设计。


2007年,70岁的伦佐·皮亚诺接受金贝尔美术馆的邀请对该美术馆的扩建进行了设计。这位古稀之年的建筑大师在他年轻的时候曾在路易·康的事务所工作过一段短暂的时间。而他后来的作品让很多评论家认为,在皮亚诺的身上总是有康的影子。

皮亚诺说“金贝尔美术馆原馆,我非常喜欢这个建筑,但是这座建筑太过封闭。所以我们所做的恰恰相反,新馆的设计是开放的、参与性的、透明的。”在新馆的设计中,皮亚诺对康的原馆进行了充分的致敬和对话,体现在空间秩序上,在建筑高度的控制上,在新旧建筑距离的选择上,在对原馆入馆流线的回归上…但同时,皮亚诺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建筑,他没有像康那样借用古典建筑形式及传统重质材料来表达建筑的永恒性,而是用一种富有时代精神的重力抵抗——建造的轻型化。他充分展示了自己的“高技派”风格,运用材料特性对传统梁柱体系进行了创新,使整个新馆显得飘逸轻盈。而在光影上,新馆屋顶的分层系统同样展现了十足的技术特性,有别于康的古典而神秘的表达。




同一区域相邻地块的几座经典建筑
好了,这几个经典建筑的简要介绍就到这里了。单个建筑的详情请见以下链接。

美国金贝尔美术馆(Kimbell Art Museum)- 路易·康(Louis Kahn)
美国沃斯堡现代美术馆(Modern Art Museum of Fort Worth)- 安藤忠雄
美国金贝尔美术馆扩建(皮亚诺馆)(Kimbell Art Museum Expansion)- 伦佐·皮亚诺
罗马万神庙(Pantheon)- 哈德良(Emperor Hadrian)

纵观自万神庙以来的这几个美术馆建筑,他们的设计师都是现当代当之无愧的光影圣手,但他们毫无例外,带着谦逊,带着对先贤的致敬,用自己的方式展现了对建筑和光的理解。这几天来,一直想起曾经喜欢的阿森纳球队,曾经的温格教练以其流畅华丽的风格独行于世界足坛,而他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下面的这首“My Way”,有些悲伤,但诚如斯言,用自己的方式走出自己的人生路,又有什么后悔的呢?

此处音乐:My Way【Frank Sinatra - Nothing But The Best】

末了,再以皮亚诺的话来寄语年轻的建筑师们,“我并不会依照那些奖项预示的方向去做事,而是要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这不仅要依靠实践还要依靠梦想和信念。建筑的主题一直是关于惊讶和出人意料的,当你看到一个建筑,你可能认同或者并不认同它,然而这都已经是一种惊讶,你会感到震惊、疯狂、惊讶或者从中认出什么。”

祝各位周末愉快!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