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4科隆德意志制造联盟博览会玻璃馆(Glass Pavilion) - 布鲁诺·陶特(Bruno Taut)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布鲁诺·陶特(Bruno Taut)
地点:德国,科隆(Cologne, Germany)
现状:临时建筑,已不存在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d8psg

(动画生成演示) 
建筑简介:
1914年6月,德意志制造联盟在科隆举办了第一次博览会。这次的博览会出现了联盟内部的思想分裂。既有对规范形式(Typisierung)的集体接受,又有对富有表现力的“艺术意志(Kunstwollen)”的个人肯定。这种对立反映在贝伦斯新古典主义的节日大厅与凡·德·维尔德有机形式的剧院之间,也同样见之于格罗皮乌斯和阿道夫·迈耶的示范工厂与布鲁诺·陶特为玻璃工业协会设计的魔幻式玻璃展览馆的差别上。贝伦斯与格罗皮乌斯倾向于古典的规范化模式,而凡·德·维尔德与陶特的建筑则是艺术意志的自由表现。




在柏林期间,布鲁诺·陶特受到了文学家、画家保罗·西尔巴特的影响。西尔巴特认为哥特式教堂以及阿拉伯传统宫殿建筑传达了建筑的真正灵魂:神秘的彩色光线和虚幻的非物质性,这种光线和虚幻的效果可以给人愉悦的感受,从而心灵得到净化和提升。西尔巴特结合当时德国的社会现象提出了“玻璃建筑”的概念,他认为:“我们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封闭的房间里,这造就了我们文化生长的环境。我们的文化在某种程序上是建筑的产物。如果我们希望将文化提升到新的水平,就不得不改变我们的建筑。而且这只有在改变我们居所的封闭性时才可能发生。为此我们只能引进玻璃建筑,使日月星辰的光不仅可以穿过窗户,而且能够穿过尽量多的墙——由彩色玻璃建造的墙。我们可以创造一种新的环境,并且带来一种新的文化。”
 
正是西尔巴特关于玻璃建筑的设想,促使陶特开始将玻璃材料作为设计的首要元素。并在1914年的博览会上设计了这座颇具表现主义的玻璃展馆。陶特在为玻璃展馆附的宣传小册子上声称,这座建筑就是献给西尔巴特的,并说明“哥特式教堂是玻璃建筑的先声”。
 
陶特说,这座玻璃馆除了美丽之外没有任何目的( “The Glass House has no purpose other than to be beautiful.” )。展馆展示了当时德国许多新的、通常是专用的建筑材料,尤其是Luxfer棱镜(一种创新型的玻璃)。展馆是由14根混凝土柱子作承重结构,中间用玻璃砖填充作弧形墙体的圆形建筑。柱子上支撑直径8.7m、高1.65m的菱形网格穹顶。其中穹顶结构是由钢筋混凝土拱肋形成菱形格子,中间由双层玻璃填充而成。建筑室内的地板、吊顶、楼梯也都运用了混凝土或钢铁作结构,玻璃作填充或者装饰。

模型示意
重制模型内景
陶特在玻璃馆14边形的混凝土边梁外侧刻上了西尔巴特在《玻璃建筑》里的格言:“光需要晶体”、“玻璃带来了新时代”、“我们向砖石文化表示惋惜”、“没有玻璃宫殿,生活将成为负担”、“砖石房屋只能伤害我们”、“彩色玻璃消除敌意”等。
 
万花筒般的建筑
展馆通过一系列玻璃材料的应用,包括彩色玻璃,方形的单色玻璃砖,圆形的杂色玻璃砖,玻璃马赛克等营造了色彩斑斓的感觉。同时在地下室还有一个万花筒的投影室,投影室的墙壁由银色和金色玻璃墙装饰;再加上展馆中间的圆形水池和阶梯状小瀑布;展馆中央悬挂的被金属质感光碟装饰的吊灯……所有的这些反射、反射共同为建筑创造了五光十色的万花筒般的效果。
 
而在词源上,kaleidoscope(万花筒)有以下含义:καλός (kalos, beautiful), εἶδος (eidos, a form), σκοπέω (skope¯o, to see).即美丽、形式、观看。这从文化意义上契合了陶特的说法“玻璃馆除了美丽之外没有任何目的”。

综述
陶特想要营建的是一座精神殿堂,让来到这里的人们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感受到快乐。他说:“现阶段我们所急需的是,建筑要从纪念性的永远沉闷的陈词滥调中解放出来。只有流动性和艺术的轻快感才可以达到这一效果”。强调精神作用再加上展馆的临时性,展馆表达了一种乌托邦式的愿景。
图纸: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肯尼斯·弗朗姆普敦;《布鲁诺·陶特“玻璃展馆”对玻璃的选择与应用》李楠;等
图片、视频来源:网络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