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罗比住宅(Robie House) -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
他译:罗比之家,罗比别墅,罗宾住宅
地点:美国,芝加哥(5757 South Woodlawn Avenue, Chicago, Illinois)
建筑面积:842平方米
时间:1908-1909
建筑入选美国国家史迹名录(1966)、美国国家历史名胜(1963)
官方网站:https://franklloydwright.org/site/robie-house/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sm2dq

建筑综述:
罗比住宅是著名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早期(1893年到1909年)草原风格(Prairie style)住宅的代表作。草原风格是第一个被视为独特的、土生土长的美国建筑风格。该住宅的设计语言集中体现了草原风格住宅的精华:低坡屋顶、深远的挑檐、格外醒目的水平线条、明确的公共私人领域分隔和以壁炉为核心的自由平面。1910年随着赖特草原风格住宅的展览在欧洲(柏林)的成功举办,被谈论最多的罗比住宅可以说是最为启发欧洲现代主义先驱们的赖特作品。罗比住宅是一座超越时代的不朽之作,是赖特在橡树园年代的一个绚烂句号。


建筑简介:
罗比住宅坐落于美国芝加哥大学校园内,位于芝加哥南部。1906年,28岁的弗雷德里克·罗比(Frederick C. Robie)购买了这块位于街边的面积为990平方米的地块,并将这个项目委托给了赖特。由于赖特无法在1908年春天之前设计该住宅,1909年4月住宅才开始施工,赖特仅在早期监督了该住宅的建造,1909年秋天他关闭了橡树园的工作室前往欧洲。1910年住宅建成,当年5月,尽管一些最后的细节包括地毯和家具仍未完成,但罗比一家就搬进来了。而随着罗比父亲的去世导致的财务问题和其婚姻状态的恶化,罗比一家仅在此处短暂地生活了14个月就被迫卖掉了房子。几经转手后,1926年该住宅被卖给了芝加哥神学院。1941年和1957年,神学院两次试图拆除罗比住宅,均引起了强烈的抗议,所幸最后住宅得以幸存。1997年,住宅的维护与运营交给了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保护信托基金会。

从远望去,罗比住宅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横向的大肆铺展:极尽低平的屋檐张出巨大的悬挑,窗户虽很大却完全隐于屋檐的阴影下。在建筑外墙处理上,赖特使用了芝加哥常见的双层墙的工法,为了强调出水平方向上的延伸感,他对砖缝填充的灰泥做了双色处理,水平方向的填充灰泥是奶油色,垂直方向则选择了和砖块相同的颜色;与地面相接的部分使用了石灰岩以呈现出房子“从地面生长出来”的感觉。同时,甲方充足的预算(预算60000美元,建成包括土地、建造费、设计费、家具共58500美元,当时的价格)让赖特得以选择使用钢结构,以减少屋檐出挑的变形。

在横向主导的外形上,竖直的烟囱便显得格外突出,与之交织的是不同高度的横线条:阳台通过几级台阶而上下错层,外加院子低矮的围墙,以及一楼窗台的横向勾边和水泥花坛的边缘。此外,外形体块不断地凸凹交错,节节相扣,通过阳台、台阶、院墙而层层向街道扩展,而后又层层退缩,以此构成诸多的正负空间的交相游戏。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yleiu

平面上,整个房子由两个狭长的长方形大幅度错位拼接而成,狭长的两翼像离心一样被从中心交叠的部分甩出去,这是“草原风格”发展到顶峰时期的一个特色。在南侧长方形里涵盖了主要的生活空间,北侧长方形里则多为服务功能空间。主要功能空间(台球室、游戏室、起居室和主卧室)都以壁炉为中心,伸展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之中,垂直向的烟道则贯穿一层到三层。一楼的台球室和游戏室直接面对南侧的封闭花园,二层的起居空间则可以直接通过12扇落地平开门走至南向的阳台。

从平面到立面,水平与垂直体块不断地对比、交扣、进退… 无穷无尽的变换。由于窗户深深地从街道后退,罗比住宅的外形上便由砖与水泥横带相见的厚重体块构成,很少通透的部分,加之屋顶横挑的巨大尺度形成了强烈的雕塑感和丰富形式。然而,丰富的形式还远不止于外形。还有路径。如赖特之一贯做法,罗比住宅的“正”入口非常隐蔽。由于墙体本身有诸多的回折,每一个回折都给以入口的错觉。往往绕场一周还找不到那个小门。赖特给罗比宅设计了多个入口,每个进入方式都有所不同,除却趣味方面的考量,这些入口也有不同的功用,适应着不同人的不同行为方式。除此以外,还有仆人与车夫专用的楼梯,位于离心出去的另外一翼。平面图右侧的一翼,二楼是厨房与佣人的起居空间,一楼则是车库。



“正”入口
在空间上,许多空间都处于半围合状态,大大跃出了传统空间所提供的可能性。二层平面上最重要的空间是左翼的客厅与饭厅,中间由壁炉隔断,两部分既联通又有阻隔,若即若离。


客厅左右各有一个向外突出的三角形空间。


从左侧尽头的门出去,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平台,上方就是那个巨大的悬挑屋檐。经由客厅与饭厅间的过道可以到达一个客房,向右转是楼梯,继续向右就到达右翼,这里是厨房与佣人起居空间。


一层,正入口的门厅就位于客房下边,继续向右翼就是车库,而左翼客厅与饭厅正下方的空间分别是桌球室(或牌室等成年人的活动室)和儿童游戏间。由此走出,是一个比二楼阳台更向街道扩展的院子,内外空间层层迭迭,简直就是一个三维迷宫。


内部空间中,最主要的是二楼的客厅和饭厅。这里有一整面的落地长窗,使人坐在室内也能观看大片的室外景色,为了既保证这种通透又保证私密性,赖特在窗外伸出阳台和巨大的长屋檐,使室内无需窗帘,过往行人也无以偷窥。同时,赖特将左翼室内空间完全打通,这在当年是一大革命。维多利亚时代沿袭下来的房子,完全由一间一间相互隔离的方屋子构成。赖特讨厌这种方盒子,他试图让空间流动起来。然而仅仅将两间屋子中间的墙壁打掉是没有意义的,那样只是将两个小盒子合成一个大盒子。空间需要流动,就必须要有阻隔,阻而不断才成流。赖特使用的基本技巧有两个,一是空间对角错位,(从客厅到客房以及厨房正是这种方式)。这也正与外部体块的交扣内外呼应,外形与内部空间的结构同一,正是沙利文当年倡导的“形式追随功能”原则的沿袭和发展。客厅与饭厅之间只隔了一个壁炉,然而正是由于这个壁炉,空间活起来了。为了使空间产生更强的隔而不断的流动感,他将壁炉的烟道兵分两路,从而将中间打空,露出饭厅部分的天花板,同时又依靠天花板橡木图案的连续性,使人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浑然一体的大空间。











关于草原(风格)住宅
1894年,赖特离开了沙利文与阿德勒的建筑事务所自己开业,并独立地发展了美国土生土长的现代建筑。他在美国中部地区地方农舍的自由布局基础上,融合了浪漫主义的想像力创造了富于田园诗意的“草原住宅”。



草原住宅这个词是由建筑评论家、历史学家所提出的(并不是由赖特本人提出的),它的特点是在造型上力求新颖,彻底摆脱折衷主义的常套;在布局上与大自然结合,使建筑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个整体。“草原”用以表示他的住宅设计与美国中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结合之意。

草原住宅大都位于芝加哥城郊的森林地区或是密歇安湖滨,是当时中产阶级的住宅。它的平面常作成十字形,以壁炉为中心,起居室、书房、餐室都围绕着壁炉布置,卧室一般放在楼上。室内空间尽量做到既分隔又连成一片,并根据不同的需要有着不同的层高。起居室的窗户一般比较宽敞,以保持室内与自然界的密切联系。但由于在造型上强调水平向的,层高一般较低,出檐又大,室内光线往往比较暗淡。建筑物的外形充分反映了内部空间的关系;体形构图的基本形式是高低不同的墙垣、坡度平缓的屋面、深远的挑檐和层层叠叠的水平阳台与花台所组成的水平线条,它们被垂直面的大烟囱所统一,显得很有层次,也很丰富。外部材料多表现为砖石的本色,与自然很协调;内部也以表现材料的自然本色与结构为特征,由于它以砖木结构为主,所用的木屋架有时就被作为一种室内装饰暴露于外。

设计理念(来自建筑师赖特的自述):
 
草原住宅·悬挑的低坡屋顶
我本能热爱草原,它是伟大的朴素:树木、花朵,以及天空因为对比而震撼。在我看来,草原上低矮的高度已经足够反映其各种特征。注意每一个细节如何赋予高度强烈的意义,如何所有的宽度都显得匮乏。
[attach]83471[/attach



在思考这些结构如此之多的形式与类型时,事实是,几乎所有为我们广阔的西部草原而生的建筑都应该产生在思想中;我们伟大的中西部草原,微微地起伏着或是平坦的表面;剧烈起伏的草原将每一处高起的细节加以夸张;铺满鲜花的平静的大草原上耸立着塔一般的树木,平原宁静地躺在美妙的无垠天空之下。草原上每一处欠妥的事情都会自然地趋向分离自身,在自然完美的宁静中就像一只疼痛的拇指(sore thumb)。所有不必要的高度因为这个原因以及人类的高度(同样因为其它原因,比如经济)而被取消。与室外环境具有更加亲密的联系,拥有更远的景观视野,用以平衡预期高度的减少。
1910
在我们辽阔的乡村中,剧烈极端的冷热交替轮换,因为阳光与风景,这需要被考虑。在北方冬季,冰冻区会延伸到地下4英尺,而在夏季阳光直射穿透屋顶带来热带般的温度。这里需要更多阴凉的建筑——几乎也是另一种需要,为阳光下的建筑带来更多阴影,同时在冰冻与解冻的交替中保护建筑的墙体。温度的变化相对其他自然因素对建筑来说,几乎是最快速的破坏。悬垂的屋顶,无论如何,阻挡的了冬天必要的阳光,但是通过某些房间的玻璃被推至排水槽线之外,或是房檐打孔的方式使阳光透射,就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平缓起伏的屋顶在草原上是令人愉悦的,就像山峦和峡谷一样。它们同样隔绝了房屋之上的空气。烟囱向上升起,并且在高度与重要性方面也在增加。厨房同样如此。在炎热的季节,两种属性都可以为整个高度建筑通风,变高。屋顶下空气层的循环也要考虑,新鲜的空气从房檐下的开口进入,这在冬季也可以轻易的关闭。 

草原住宅·壁炉核心
首先要做的是,去除建筑中的阁楼,以及随之而来的天窗和它下面的无用空间。然后,去除无益于健康的地下室,全部——是的,彻彻底底地——任何在林地上建造的房子都应避免。取消竖直矗立在陡峭屋顶上倾斜的砖制烟囱,它们到处都暗示着审美判断力,我在其中只看到了一点必需,宽阔大方,或者至多是两点,它们只短短地突出微微斜倾的屋顶或者甚至是平屋顶。下面的大壁炉,不同以往,现在将成为真正点火的地方,与外面大尺度的烟囱保持一致。那时,一个真实的壁炉是非比寻常的。它们后来被壁炉架所代替。壁炉架是一个大理石的外框,里面是煤或是一些木家具的小碎片,内部贴有瓦片,以及一个炉子,整套部件对墙面来说是一个冲击。壁炉架是对舒适性的一种危害,但是完整的壁炉将成为房子内部重要的组成部分,我被允许在大草原项目中实践了这点。看到火焰在砖石的建筑熊熊燃烧,我的精神为之大振。


草原住宅·人的尺度
用一个人作为我的尺度,我把整个房子的高度减低到适合一个正常人的水平;我不相信其他的尺度,我加宽了所有一切,所有我可能做到的,就像我将房屋高度降低但却使得更为宽阔。就是说,如果我比现在再高上3英寸(我现在是5英尺8英寸半),所有我建造的房子比例将大不一样。也许这只是也许。
 
草原住宅·结构、墙体等外部表现(水平线条)
……可以看出,结构的建设以结构本身和眼睛视线共同作为基础依据。为建筑物在土地上作好坚固的准备是所有建筑语言中最基本的语法表达。这些准备,或者是承雨的线脚,对现代建筑来说,就像是古希腊神庙里的柱基一样重要。为了获得这种效果需要颠覆一些已有的实践:不是将支撑物向墙体外扩展而是向内扩展,同时保留向外扩展的基础。即使没有地基,这结构也是足够自然与优秀。对现在,这看似是个显著的改革,尽管它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情 ,但是对我来说,对这个时代来说,都是不可缺少的。

当这种改革建立起来,在地面上建立的水平线条,使得在墙体上经常会出现的古怪的收头问题都消失了……并且,一种简单,完整地墙体表面从墙角一直通到二层都没有问题。从那一点开始,一种材料的变化在墙顶上发生。……甚至这一点也经常被遗漏掉……墙体孤单地从地基一直伸长到檐口或是屋檐。

现在房子的墙体都是从地面上的水泥或是石制的承雨线脚开始的,看起来像是建筑下一个低矮的平台,通常地,墙体在二层窗口的下檐结束,使上面的房间拥有一整条连续的窗户序列,再向上则是空阔的檐口,缓慢升起且出檐深远的屋顶。这创造了封闭围绕的下层墙体帷幕以及通透的二层墙体帷幕。这是真正的内部空间的围护。这像是一种新的建筑观。

墙体表面被简化以及强调,使开窗变得极为困难,并且比以往更加重要。我在墙上所做的工作不仅仅把它当成一面墙,同时赋予了它屏幕的功能,一种打开空间的方式,加之对材料控制能力的进步,最终能够将整个空间的用法解放,而不是只作为结构模式的回应。

环境就是环境,极端情况的冷或热,潮湿或干燥,幽暗或光明,我为整体提供了宽阔的屋檐遮蔽,将檐口的作用回归到了其最原始的状态。屋顶遮蔽的背面檐口部分是平整的,通常施以浅色调,可以提供反射光,柔和地提亮顶部的房间。挑出的屋顶有两种价值:为房子的墙体提供遮蔽和保护,同时可以反射透过横向条形窗的光幕,为顶层的房间扩散反射光。
 
草原住宅·住宅内部
上面我所描述的都是关于住宅的外部,但都是由住宅内部所决定的。


……我希望整个首层是一个整体,隔出厨房部分作为操作间,将仆人间或卧室放置在它旁边,一侧与其相接,放在首层,在大房间内呈现不同的部分,为了特定的家庭目的——比如起居或读书,或者是接待客人。类似这样的计划在当时普遍来说都是不存在的,但是我的业主被我说服推行这些想法,是为了能有力地解决恼人的仆人问题。一些没有必要的门那些无尽头的切分都消失了。无论是业主还是仆人都喜欢这种心灵的自由。房子的空间变得更加自由,也更有生活气息。室内空间的宽敞迎来了曙光。

使整列窗户的开启和门洞,以及房间的顶棚,降低到适合人体的高度,使窗洞在墙上的出现更为合理,墙壁上设置在窗户上方的水平宽阔的石膏线脚,并被漆成与房间顶棚相同的颜色,这可以将顶棚的表面接近到窗户上皮的高度。顶棚于是被放大了,通过沿展它们一直连接到窗户的上楣,即使对一个小房间来说,也能提供一个温和的顶部空间。通过这种方法,整个房间的感觉被扩大了,并更具有可塑性。





整体性:
我怀惴着在建筑艺术上内在的整体性秩序的理想,这种整体性就是有机。
 
我曾经尽力……在建筑的首层平面与建筑立面之间建立一种和谐的关系,并认为前者是一种解答,而后者是一种表达,这种考虑贯穿有各种问题与条件组成的整个项目之中。我曾经试图建立一种有机的整体性作为起点,为后来的工作奠定基础,引领有意义的文法表达,并使整体——尽我所能地接近——表现一致性。
 
你看,通过集中的思维方式,概念立刻像泉涌般进入生活,并形成生活的有机体。在建筑艺术中,每个新的平面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语法和生长法则。内在的空间模数在一种单元系统的平面和立面中被使用,使得我们的任何平面都做到每个细节的均衡,任何一个局部都是整体不可或缺并均衡考量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得到了实体和氛围,而只有实体可以存活。
 
一而非多:
单一、确定、简单,是一座建筑物所表达出来的区别性特征。差异很大的形式可以为另一个服务,但是从根本上来看,在每个建筑物中的所有设计上的形式元素都在尺度和特征上源自或保持着一种整体性。在每个设计中,主题贯穿始终,因为只有如此才可以从美学的角度说,每座建筑物不是仅仅将零碎的部品拼凑成的整体。
 
方法本身并不能产生出美丽的建筑。但是它又的确提供了一个基本的框架。这个框架不仅有原始的完整性,受建筑师的想像的影响,而且受建筑师的艺术气质的影响,这也保证了能够使他免于完全的错误,或者走调,或者缺乏理性的母题。精致微妙的细节、摇摆不定的静谧的和谐,微妙的韵律和色彩,都源自他的本身,他自己的情感和技巧。
 
一栋现代的建筑,与之前的毫无生气的部件堆积相比,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更高的理想是一个作为环境中生活表达的统一体(unity)。一而非多,一个整体而非一堆部件的堆积。
 
然后,有机建筑中,不可能将建筑物主体考虑成一件事情,家具配饰是一件事情,环境的设定又是另外一件事情。在这些建筑中反映的精神使他们共同作用,就像一个整体。所有这些都被特意地预见,并为结构所完成。所有这些成为特质与结构完整的纯粹细节。由光、热、气流……合成一体。那些特定的桌子椅子、橱柜甚至是琴架,那些切实可用的,都属于建筑物本身,而不是强加设定给它的。没有什么器具或设备可以被固定化,环境整体决定了建筑方案的有机发展。









有机整体
图纸











评价:
《房子和家居》(《House and Home》)杂志在1957年5月题为“美国百年住宅”的文章中,或许最有力地表达了这栋房子带来的长远影响力:
“在折衷主义占主导地位的几十年中,涌现出很多改革家,他们虽然只是时尚的实践者,却有着深远的影响。在这些改革家中,没有人比弗兰克·劳埃德·赖特更成功。从任何角度来看,他的罗比住宅都是20世纪之住宅——实实在在的世纪住宅。
 
最重要的是,罗比住宅是一件杰出的艺术作品。此外,这个房子还提出了很多设计和结构的新理念,许多年后我们都仍然无法计算出它的全部影响。如果没有这个房子,很多我们今天看到的现代住宅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During the decades of eclecticism's triumph there were also many innovators—less heralded than the fashionable practitioners, but exerting more lasting influence. Of these innovators, none could rival Frank Lloyd Wright. By any standard his Robie house was the House of the 1900s—indeed the House of the Century.

Above all else, the Robie House is a magnificent work of art. But, in addition, the house introduced so many concepts in planning and construction that its full influence cannot be measured accurately for many years to come. Without this house, much of modern architecture as we know it today, might not exist.)
 
密斯:
“这位大师的作品给建筑界带来预想不到的力量,清晰的语言,还有丰富得令人不安的形式… 终于,真正的有机建筑盛开了… 从此我们便怀揣着初醒的心跟随着这个百年不遇的人物的发展。”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赖特论美国建筑》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赖特与橡树园》《万象》2010年11期;《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经典作品集》电子工业出版社;维基百科等。
图片、视频来源: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