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 贝聿铭

项目档案:
建筑设计:贝聿铭I. M. Pei Architect
项目名称:卡塔尔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Islamic Art(متحف الفن الإسلامي في الدوحة)
主要建筑师: 贝聿铭
地址: 卡塔尔多哈 Al Corniche Doha, Qatar
完工时间: 2008年12月正式开放
总建筑面积:35,500 平方米

项目简介:
伊斯兰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Islamic Art)位于卡塔尔首都多哈海岸线之外的人工岛上,于2006年始建、2008年落成,工程耗资三亿美元,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以伊斯兰艺术为主题的博物馆。落成当时已届91岁高龄的贝聿铭指出,这个博物馆将是他最后一个大型文化建筑

博物馆最初是由卡达国王和他26岁的女儿Sheikha al Mayassa公主提出设想。建立博物馆不止是为了收藏和展示,并且要重塑​​人们对于穆斯林世界曾经作为全球开放宽容的科技文化中心的回忆。所以贝聿铭力图将较久远时代的价值观融入当今的文化之中,或如他所说的,捕捉住“伊斯兰建筑的精髓”。

建成后的博物馆外观造型简朴,甚至带点原始粗犷的造型。外墙使用简洁的白色石灰石,以几何式的方式堆叠而成,折射在蔚蓝的海面上,形成一种慑人的宏伟力量。从馆下方草地望上去,顶层眼睛形状的窗户,更像似戴上头纱伊斯兰妇女的双眼。再看建筑的细部,典型的伊斯兰风格几何图案和阿拉伯传统拱形窗,又为这座庞然大物增添几分柔和,中和了它的阳刚。
△简洁的白色石灰石外墙,以几何式的方式堆叠










拱:





夜色:







室内:











贝聿铭认为,所有严肃的建筑,都应该在过分感伤地怀旧和患了历史健忘症两者之间找到一个恰当的折衷。这一观点在伊斯兰艺术博物馆那里得到了巧妙的体现,简洁而抽象的表面造型,既是对正统的现代主义(High Modernism)也是对古老的伊斯兰建筑的回应。

和建筑外观的简约现代感不同,博物馆的内部充满了复杂的伊斯兰元素,银色穹顶,玻璃幕墙、圆拱形的窗户与门帘,都是传统伊斯兰建筑的标志性元素。

设计理念:
一段对话(广州日报)对话贝聿铭——把博物馆建在人工岛上是出于私心
  记者:您是怎样参与多哈伊斯兰艺术博物馆这个项目的设计和建设的?

  贝聿铭:我想是从1997年开始的,当时阿卡汗建筑奖组织了一个竞赛,两位建筑师突围。评审团的第一选择是查尔斯·柯里亚,第二选择是一位黎巴嫩建筑师瑞瑟姆·巴德兰。巴德兰被卡塔尔选中设计这座位于滨海大道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很不幸,他的方案没有进展,于是路易斯·蒙雷亚尔联系了我,他是阿卡汗奖评审会的成员之一,如今是阿卡汗文化信托总经理,虽然此前他就知道我没参加这场竞赛,但是他依然说服卡塔尔的埃米尔(卡塔尔国王的称呼)我是设计新博物馆最好的选择。

  他们给我提供了多哈滨海大道沿线的很多地点进行选择,包括最初计划的那个地点,但是我没有接受这些选择。当时附近尚无太多建筑,但是我担心未来很多大型建筑建起来后,会遮蔽住博物馆的“光芒”,于是我问是否可能建造一个我自己的地点。当然,这是很“自私”的想法。

  记者:从得知设计博物馆到确定最后的设计方案,过程如何?

  贝聿铭:这是我曾经从事过的最困难的工作之一。对我来说,我必须去把握伊斯兰建筑的精髓。我的任务的困难在于伊斯兰文化如此丰富多样,从伊比利亚到莫卧儿印度,再到中国以至更远。我很熟悉西班牙科尔多瓦大清真寺,并认为它代表着伊斯兰艺术的顶峰,但是我错了,结合西班牙气候和文化的影响意味着科尔多瓦清真寺并不是我寻求的伊斯兰文化的纯粹表现。

  我又去过印度看过当地最大的清真寺,还是没找到我的灵感。

  甚至是叙利亚大马士革倭玛亚清真寺,现存最古老的纪念碑性质的清真寺,似乎也带有早期基督教影响的元素。在清真寺建起之前,这个地点曾是一个罗马神庙和一个拜占庭风格的教堂。在那儿还能感受到拜占庭风格的影响,我再次肯定我依然没能找到我的目标。

  我又去了突尼斯,虽然我的目的是去考察清真寺,但是我却被莫纳斯蒂尔和苏斯的那些建于公元8、9世纪的堡垒所吸引,我觉得我正在接近伊斯兰建筑的本质。

  记者:您在哪儿最后找到让您认为能体现伊斯兰建筑精髓的建筑?

  贝聿铭: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我觉得科尔多瓦清真寺不是我寻求的伊斯兰精髓的真正代表,它太豪华太华美了,如果一个人说寻到了伊斯兰建筑的核心,难道它不是应该位于沙漠上,设计庄重而简洁,阳光使形式复苏吗?最后,在埃及开罗的伊本·图伦清真寺,我最后逐渐接近了“真相”,并相信我找到了我一直所要寻找的。

  这个庄严的建筑在阳光下苏醒过来,带着它特有的颜色深浅不同的阴影。站在伊本·图伦清真寺的中央,我最终发现我找到了心目中的伊斯兰建筑的精髓。

设计简析:
贝聿铭选择了最单纯的海面作为背景,并为博物馆设计了人工半岛。单纯的背景衬托出建筑硬朗、简单的几何形体,并且更能展现阳光在几何形体上形成的丰富光影。建筑三面环水, 仿佛是伸进多哈湾的一个托盘,满载着阿拉伯人民英勇的历史和贝聿铭大师的艺术成就。建筑配上水景和光影,水景中倒映着建筑本身俊朗的轮廓,将人与建筑,自然与建筑有机的融合成为一体。

主要功能:
两层永久性展厅(3,100平方米) Two floors of permanent exhibition galleries
一个主要的临时展厅(750平方米) One main temporary gallery
两个室外庭院两侧的大中庭区 Two outdoor courtyards flank the vast atrium area
一个197座的礼堂(430平方米) A 197-seat auditorium
男女祷告厅 Prayer halls for men and women
一个礼品/书店(300平方米) A gift and bookshop
一个世界级的保护实验室和物件存储室 A world-class conservation lab and object storage
一个图书馆和封闭的珍稀图书研究组 A library and closed rare-books study section
一些教室和办公室 Classrooms and offices
 
设计图纸:
总平面图 © by I.M. Pei Architect









设计团队:
I.M. Pei
Perry Y. Chin, Project Manager
Hiroshi Okamoto, Design, Site Representative
TohTsun Lim, Design / Job Captain, Site Representative
Fatma Aslihan Demirtas, Lead Design
Deborah Ann Campbell, Job Captain
Haruko Fukui, Design
Rayme Kuniyuki, Technical Design
Stephen A. Hopkins, Technical
Aki Ishida, Technical
Chris Rand, Design
Yi Chi Su, Technical
Michael Visscihelli, Technical Advisor
Andy Mei, Technical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