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萨伏伊别墅(Villa Savoye)-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Pierre Jeanneret
地点:法国,巴黎西北郊普瓦西市( Poissy);Villiers街82号(82 Rue de Villiers; 78300 Poissy)
设计时间:1928-1929
建造时间:1929-1931
翻新时间:1963、1985-1997
建筑面积:408平方米
高度:9.4米
官方网站:http://www.villa-savoye.fr/en
201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9eeyx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cvsx8

建筑综述:
萨伏伊别墅位于距离巴黎32.1km西北郊外的普瓦西市(Poissy),由法国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于1928年设计,1931年建成,是世界现代建筑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 作为现代主义建筑旗手的柯布西耶在20世纪20年代通过一系列住宅及规划作品来表达他关于”机械美学“和”新建筑“的主张,而萨伏伊别墅可以说是这位大师在二战前建筑观念的一次完美的、集中的体现。
晴天

阴天
雪天

位置


缘起:
1928年当萨伏伊别墅被委托给勒·柯布西耶时,柯布还未加入法国国籍,但已经是当时巴黎中产阶级精英圈中一名非常有名的建筑师了,业主皮埃尔和艾梅里·萨伏伊夫妇希望在巴黎外围的普瓦西建造一栋“乡村别墅”。萨伏伊夫人在给柯布西耶的任务书中提出了非常详细的各种要求,包括各种细枝末节的技术要求、功能要求甚至一些细节的要求。同时提到,建筑师必须严格控制工程预算不会超支,也指出他们拟定的任务书有相当大的灵活性。建筑师有足够大的发挥空间。




 
建筑漫步:
山路上的步行约半小时,走进路旁的一片树林里,光线变得昏暗起来,沿着树荫小路走进去直到小路的尽头,才见一片开阔的草地上隐约漂浮着一座白色耀眼的建筑——就是被称为”圣殿“的萨伏伊别墅了。如同一座圣洁的雕塑,一架纯净、精美的机器,与四周的树林,晴朗的天空共同组成一幅抽象的图景。基地中央微微的隆起,而在隆起的高点上,柯布西耶以一个正方形的平面来强调其形体的纯净,来形成一种统领场地的气势。柯布西耶说:“房屋不应该有正面,站在它的顶端看去,它必须是向四面的地平线开放的。” 


这个正方形由悬臂沿路径方向展开,含蓄地展示了通路的轴线。别墅的入口并不在引面处,而是按照汽车的行进路线设在远离道路的一侧,以一面弯曲的玻璃、金属曲墙组成。其曲率由沃依辛(Voisin)汽车的转弯半径所决定。柯布西耶如此明确地表达了他的设计意图:“汽车将人们引领到了房子的大门前—事实上,住宅的尺度就是由汽车的最小转弯半径决定的。”



进入弧形的玻璃门厅,就达到整个建筑的中轴,坡道和左侧的楼梯立即映入眼帘。





由于使用了弧形的玻璃幕墙,底层的视野被打开,户外的草地和树林成为映在上面的全景面,面中的主角则是那白色的螺旋楼梯。

沿着坡道缓缓前行,转到二楼,光线突然从左边的一个三角形玻璃窗中泻下,窗楞在墙壁和坡道上织出各异的影。


前端就是二层的起居室。面对庭院一面,起居室以左右近10m长的落地玻璃分割,而室内的墙壁则以温暖的橙色和建筑外表加以区分。




起居室的左侧是厨房、卧室、浴室和书房,它们靠坡道和楼梯旁的走廊串联起来,但每一个房间又呈现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景象。厨房和起居室在视线上本还保持着连续,转到后面的小院,则被两层高的白墙完全阻隔起来,除了远处的树林和头顶的天空,参观者无他物所观,刚才还繁复的空间层次和变化万千的光影效果突然间被净化下来,回到楼梯口,进入通向卧室的走廊,可以看到尽端处天棚上倾泻下来的天光,将门洞强调出来,同时蓝色的侧墙和橙色的木地板也将周围墙壁染成不同的色彩。






浴室同样使用了天光,不过,它利用主卧室的带型窗和宽敞的空间,形成温暖明亮的效果,与传统意义上的浴室空间完全不同。




从主卧室旁的书房出来,则又回到二层的庭院。


到这里,柯布西耶通过光线的明与暗,视线的通与断,以及色彩的纯与素的对比,将空间处理的丰富而又充满了张力。










设计解析:
功能主义 VS 形式主义
萨伏伊别墅是柯布西耶关于功能主义和”新建筑五点“运用在建筑实践上的主要范例。柯布在其所著的《走向新建筑》中对功能主义建筑的原则论述为:
1.设计一定要符合建筑功能
2.反对历史样式的抄袭
3.反对功能以外的一切装饰
4.美在于能否满足功能

几何形式
高效、标准、大量生产、合乎逻辑成为审美的标准:”住宅成为居住的机器“。柯布西耶对其的解释就是:”房屋不仅应该像机器那样适合居住要求,还要像生产飞机、汽车那样大量生产;机器,由于它的形象真实地表现了它的生产效能,是美的,房屋也应该如此。……“萨伏伊别墅也企图成为一件精密、复杂、纯粹的居住机器。然而透过这一作品又可以发现柯布西耶在功能主义与形式主义之间的处理,他将形式的意象很巧妙地被隐藏在功能主义的背后,那就是对几何形式的偏好,从建筑外观看,四个面的开窗方式和形式逻辑都相同,形成一种纯粹、单一的形象;但内部的复杂的空间和功能却和外部各向同性的形象大相径庭。在二层庭院向起居室看到,我们不能发现那处没有玻璃的长窗”构架墙“。如果这里仅仅以阳台的栏杆代替,庭院内部的效果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但柯布西耶却要在这里通过”窗“的概念来进行外立面的”完型“,使建筑能保持一种单纯的几何体意象。同时,起居室和厨房,卧室的外墙开窗的形式也完全相同,这使得起居室产生了另外一个矛盾:朝庭院采用了落地玻璃窗,而在外墙,有优美景观的一面,却只用条窗,这对于外部景观,日照要求的考虑就屈从于外观的形象之下了。在柯布西耶眼里,建筑的几何性形体变成了更高层次的要求。《走向新建筑》中,柯布就认为”建筑是集结在阳光下的各种体量,巧妙、正确而庄严的表演。“而对于这种形式的追求,柯布西耶巧妙地将其与机械表现出来的经济、精密、秩序、标准化、大量生产联系起来。在建筑形式的表达中,唯有几何造型能满足这样的要求,它不需要任何装饰,也不用去参照历史的样式,理所当然地脱离了形式主义的指责。但这种几何形式无疑成为一种新的建筑风格,一种在功能主义理论下的建筑形式。
 
综上所述,萨伏伊别墅实现了既要简单纯净的形式,又要满足复杂的功能。它将一组复杂的功能赋予在一个纯净的方体造型之中。柯布西耶通过构造技术即”新建筑五点“来解决功能主义与形式主义之间的矛盾。
1.自由平面:建筑结构采用梁柱框架,使复杂的功能置于建筑师偏爱的单纯形体中成为可能。
2.自由立面:维护结构与承重结构分开,建筑造型可与内部功能不发生关系。
3.水平长窗:通过灵活的维护结构,使流动性的内部空间与外部讲究比例尺度和虚实对比的立面形式相一致。
4.屋顶花园:平直的屋顶有利于进行各种几何体的组合与穿插,以满足内部复杂的功能。
5.独立支柱:用框架体系将建筑体量从地面分割开来,有利于强调建筑形式的几何性和纯粹性。
此外,柯布西耶还在这里隐藏了第六点,即”取消檐口“。
 
正如弗兰姆普敦所说”……它以一种路斯所做不到的精确性,通过自由平面的发明所提供的位移来实现。复杂的内部布置所造成的所谓错位,通过自由立面的省略,从公共前沿中躲避了。“从这一层面上来说,”新建筑五点“不应仅看作是柯布西耶在上世纪20年代一系列住宅建筑在形式上的特点,而是调和建筑的复杂功能和他所钟爱的几何形式的手段。柯布以这种不变的几何立方体造型,适应各种不同功能的要求的方法,在萨伏伊别墅中表现的最为充分。因此,柯布西耶在 追求建筑功能真实表现的同时,也并未脱离形式的纠缠。
 
静态VS动态
在萨伏伊别墅中,外部形式和内部的空间在相互的矛盾和对比之间,形成建筑本身的魅力。而这种魅力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内外空间的动态性和静态性的交融。造型上的纯粹方盒子由细柱子撑离地面,以四面一致的立面形态立于城市隔绝的树林中,这种清高隔世的态度也使萨伏伊别墅像一尊纯净主义雕塑,通过白色几何体精确、纯粹的静态空间特质来表达时空的永恒性。这一点上,与1550年由帕拉第奥在维琴察建成的圆厅别墅类似。但是,萨伏伊别墅内部又表现出另一种特质——如巴洛克建筑般的流动性和不稳定性,方盒子里强调了非对称性,内外的交替,以及周边螺旋分布等特征。以坡道为界,建筑平面被分为私密和公共两部分,西面以卧室和书房形成相对封闭的环境,东面则以庭院来形成公共活动的环境。通过不同的空间密度和开敞程度在建筑内部形成对比,同时,二层起居室通过落地玻璃又将这两部分揉杂在一起。这种水平向的非对称性反映到垂直方向则成为一种”时空同时性“(space-time)的效果。通过坡道的使用,建筑内外空间的不同平面被联系到一起,人在行进过程中,通过移动自己的位置和视点方向,将不同的空间效果和连贯的时空体验结合到一起,避免了楼梯在步行过程中的单调性和片断性。沿坡道通向二层的过程中,视线可以连续地追随着由顶层射下来的光线。建筑形式随着观者的移动时而变化。底层向上能隐约看到三角形玻璃窗投下的光带,人的视线被限制在一个纵向的竖直的空间里,四围的白墙根据光线的变化发生微妙的变化;由半平台折返,却已见二层的庭院,视线一下子突然被打开:庭院、起居室、室外的树林,层层叠叠地映入眼帘。此时,坡道又由室内转为室外,庭院中的植被和人的活动成为场景的主角。坡道若继而向上,通向屋顶花园;若由庭院穿过起居室,则又重新进入室内。无论是由上到下、由内到外,坡道在每一点都表现出内部与外部空间的交融。柯布通过这种纯雕塑的手法来组织自身的秩序。”这是真正建筑意义的散步廊,因为它使人感到出乎意料,不时产生别有洞天的意趣“。
 
秩序VS非秩序
不论是早期的标准线(regulating line),还是中后期的模数(modulor),秩序在柯布西耶的作品中一直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走向新建筑》中,柯布西耶以秩序和数学构成他的思想精髓。”标准线引入了数学的形式,使我们对秩序可以获得某种保证的感觉……“通过秩序的建立,柯布西耶建立出有别于自然的人为世界,以此作为机械美学的表现。萨伏伊别墅的外观无疑是秩序的表现:白色的墙面,相同的开窗;四面对称的立面形式;底层以柱列划分为相等的四个开间;立面在两个相等的正方形构图中,平面在相同的四个正方形构图中。然而,在这种秩序中,萨伏伊别墅又表现出一 种相反的对”非秩序“的追求,也就是在原有秩序体系受到外部因素制约时加入非秩序的因素以进行变通。从而在秩序和非秩序的对比中展开丰富的表情。
 
萨伏伊别墅原本规整的柱网结构在平面中部坡道处进行了调整,几根柱子不得不移至它处,使底层的柱网秩序受到破坏。这种非秩序的因素一方面打破了原有的结构逻辑,但另一方面却满足了中部坡道的设置,适应了空间和流线的变化。同时,中部无柱的开敞空间也有利于满足车库的需要。这种秩序的破坏显然不是一种手法的表现,而是在秩序和外部矛盾之间寻求平衡点,以此来打破所谓僵化的形式。但这种内外不一致柱网的设置,因功能上的要求而表现出来的特殊性,却被外部规整的柱廊掩盖住了。
 
同样的非秩序也表现在曲线的运用上。萨伏伊别墅的整体造型被统领于一个正方体中。然而第三层的日光浴曲墙却又显示出与下两层不同的特点。它与柱网的模数并没有保持倍数的关系,同时曲墙的弧度也发生了变化。本以为弧墙之后必定包含着和下部起居室不同的房间,爬上屋顶,却只是半围合的曲墙。当然,这作为日光浴的遮蔽,也正好说明与二层起居空间不同的功能性质。虽然都是为了满足特定的功能,这里的处理手法却和底层柱网大相径庭。柯布特意用曲线来表现非秩序的因素,而不是将它掩盖起来,这说明柯布在曲线上表现意图。虽然柯布赋予曲线以必然性(例如强调屋顶曲墙的特别功能),但曲线毕竟是有情绪因素在内的,柯布西耶强调了立方体的理性数学比例和自我情感的对比。因此萨伏伊别墅中所表现出来的秩序和非秩序的交融,并不仅仅存在于形态表层,而是显示了柯布西耶在建筑思想上的变化。
 
结构体系:
萨伏伊别墅采用了多米诺(Dom-ino system)结构体系,该体系设想的透视图所展示的是一个由立柱支撑的水平方向性较强的表现,一个由灵活隔断组成的自由平面设计系统。这种系统提供了两个设计上的特点:一是梁柱承重水平楼板的构造方式,使得在平面设计中按照规矩的柱列,让空间能有匀质的弹性发展,另一个是悬挑的水平模板方式,使得建筑造型的立面可以摆脱结构的限制,而且能提供异于传统构筑方式的另一种视觉效果。同时,该结构体系由于其机械化大量生产方式和现代钢构和混凝土材料应用的普遍性而得以在世界各地生根开发。
多米诺(Dom-ino system)结构体系
 
重要元素·柱子:
在这座住宅里,柱子好像融进了一层的墙体之中。你必须沿着它们周边走一遍才能看清楚。这栋独立建筑剩下的三个立面形成了一个被遮盖的廊道,计算好的弧形半径将两个柱子留在了外面,暗示出车库的入口。一系列看得见的柱子,稍微转向柔和。主入口的门占据在弧形墙体的中心位置上,通过四个连接的柱子,与结构网络的轴线相呼应。进入室内,结构网络也是如此分割门架与入内的道路,通过显著的斜坡就看得出来。




重要元素·坡道:
柯布设计的住宅一直保持其魅力的重要原因在于: 其住宅内部丰富的活动空间元素以及严格运用比例、时间的概念。这些都与人的感官相关,再加之随着人的移动,不同场景相继出现使人感受到建筑的秩序所在。在一个房子中,一个真正的建筑漫步,不断地带给我们各种各样、出乎意外的景象。坡道打破了多米诺结构带给人的水平划分空间的感受,使空间连续又相互融合。坡道具有现代性,完全不同于楼梯,因为楼梯的一层和一层是分开的,而坡道是让步行者不知不觉地开始了连续的上升,它凸显了一种时间携带着空间的延续性。



柯布西耶这样在他的著作中赞美“坡道”:“进入别墅的入口之后,一条几乎令人难以注意到的坡道很容易就将我们引领到一层。这里,居住者的生活得以延续:交际、休息等活动都在此进行。一些不同的房间集中在空中花园的上面,就像是充足阳光散播者一样,从别墅的外围享受着景色与阳光。” 
 
重要元素·日光浴场
从三层立面的平面图上,我们可以发现柯布西耶和纯粹主义绘画的关系。20年代柯布西耶迷恋于立体和纯粹主义绘画,他反复描绘那些由吉它、葡萄酒瓶和几何形构成的静物,而三层的平面图就如同一幅静物画的白描图。

 




重要元素·空中花园(庭院)
柯布西耶认为屋顶花园是补偿自然的一种方法,“意图是恢复被房屋占去的地面”。而对于空中花园,柯布说:“站在草地上是不可能拥有良好的视野的,而且,草地上又脏又湿……因此,别墅中的真正花园不在地面上,而是抬到了3.75米高的空中,这里既干燥又舒适,更加有益于健康;从这里我们可以俯瞰周围的全部景观,比地面上的视野开阔多了。在雨季来临的时候,有一个地面很快就能变干的花园就显得更加必要了;花园的地面是由水泥板组成的,板下面铺着沙子,这些沙子可以确保雨水迅速排走。”


这个空中花园是一个半开放的空间,它可以享受阳光,同时又可以遮挡风雨。这里是举办派对、招待友人的好地方。这也是一个私密的空间,因为那些半开半闭的围墙遮挡了下面闲人的视线。站在空中花园中,可以360度眺望周围的风景,而别人却看不到你。应该说,这是为了都市人设计的高雅派对的特别场所,符合那些从城市暂时逃离的休闲人群的心理。
 
重要元素·光影









使用后记:
雨天侵袭
萨伏伊别墅是个开敞式的建筑,从建筑的各个方向,甚至顶部都能透气并接受阳光,它是阳光下最美的建筑,却也是雨天最糟的建筑。萨伏伊夫人一直很头疼,由于整个建筑长期受到雨水寝室,室内和室外一样都受到了侵蚀。1936年,萨伏伊夫人在一封信里控诉了一番:“大厅里在下雨,坡道上在下雨,而且车库的墙全部遭到水浸。更有甚者,我的卧室里也在下雨,它一遇到坏天气就会被淹,因为雨水直接就能从天窗漏进来。” 而主卧室旁浴室的天窗可能问题是严重的“雨水在我的浴室上方的玻璃上产生的难听的声音,将会使我们在恶劣的天气中难以入睡。”
 
雨天,整个建筑有一半的面积不能使用,因为从坡道中间到第二层完全开敞,并且前厅的廊柱空间在接待雨天的大量来客时也会变的脏乱,失去阳光下应有的优雅。当人们需要躲避自然灾难的时候,这个建筑只有40%左右的面积能做到,这让人怀疑建筑是否应该亲近自然?虽然一层的户外平台,即空中花园,在雨季来临的时候,水泥板下面的沙子可以吸收一部分水分,但是它的作用并不能将雨水完全排走。当大雨来临的时候,顶层的排水管道无法排尽所有的积水。虽然不用担心,但这些积水和坡道(裸露的步行坡道上没有排水系统)上的积水会一起顺着步行坡道大量流向空中花园的平台,这样整个建筑就会大量积水。现在的萨伏伊别墅经过多年的自然洗礼后,这个花园平台已经变得和室外的草地没有多大区别。

材料问题
萨伏伊别墅白色灰泥的外墙结合着清晰分割的边缘是居住机器美学的庆典,但是20世纪20-30年代广泛使用的白色灰泥最后被证明是一个技术失败,因为使用这种材料的建筑立面会变得污渍斑斑,经不起风吹雨林。 

从遗忘到献祭
       萨伏伊别墅最终还是在战争期间被主人遗弃了,后来被用作干草仓库,直到在法国国土沦丧期间被德军占领,接着在法国解放后被美国长期占用,直到1958年,普瓦西当局为了兴建一所新的学校,决定拆除该建筑,于是当地政府开始运作用地征用程序,一场拯救萨伏伊别墅的计划在柯布西耶的推动下迅速被组织起来。
被废弃
       柯布西耶不仅仅是一个伟大的建筑师,还是个天才的政客和演说家,IAM在1928年创立时柯布西耶就接管了他,前后统治了它差不多20年的时间。他很早就出版了自己详细的作品集,收到评论家和历史学家的注意,这一点,他远远超过了同时代的其他建筑师,他是伟大的革命者,似乎尝试过一切。

       在拯救萨伏伊别墅的行动过程中,柯布的政客才能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写信给当时的法国文化部长,联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筹措必要资金来重新购买别墅。他写信给他的好友---著名的现代建筑史学家和哈佛大学教授吉迪翁。后者在美国帮他斡旋,吉迪翁采取了各种手段,甚至还推动《时代周刊》撰写了一篇名为“萨伏伊别墅的故事”的文章。

       在柯布西耶强大的关系网的推动下,这些努力确实在实实在在的发挥作用,法国文化和建筑方面的官员的案头都堆满了相关的信函。之后,越来越多了组织参与到这场战役中,包括苏黎世高工,CIAM等等,柯布西耶和萨伏伊别墅的声誉也在这些信函中被吹捧到了极致。终于,在各方的周旋下,教育部终于放弃了把萨伏伊别墅拆掉修建一所学校的打算。但之后关于萨伏伊别墅如何修复,谁来修复,修复之后到底以什么样的定位存在则牵扯了更多的人进来,有人提议把萨伏伊别墅作为CIAM的总部,有人建议把他作为柯布西耶基金会的办公室,甚至还有人提议作为柯布西耶博物馆。而关于谁来修复萨伏伊别墅的问题上,柯布西耶并未能占据主导地位,虽然他在无数信件中表明自己是修复萨伏伊的最佳人选,甚至到后期提出可以完全免费,但强势的行政机器最终还是接管了萨伏伊别墅的修复工作,他们任命让•迪比松来完成相关工作。柯布西耶也并未停止战斗,之后继续争夺他的权利。但是,直到1964年以前。萨伏伊别墅都没有被认定为市政建筑,仅仅是在1965年12月6日柯布西耶去世之后才被官方认定为别墅。经过7年的奋斗,柯布西耶还是把他的作品交给了后人之手。

细部:














图纸:
平面图
模型
模型
一层平面【此图中指北针放反了,但细节丰富,供参考】
二层平面【此图中指北针放反了】
三层平面【此图中指北针放反了】
轴测图
几何分析
庭院手稿
立面手稿
细部节点
细部节点
细部节点
细部节点​
细部节点​​

老照片:
建造中


结语:
萨伏伊别墅中体现出来了明显的辨证特点:理性与感性,形式与功能,明亮和阴霾,静谧与流动,秩序与自由……。正是这些两相对立的矛盾之中,表现出了柯布西耶惊人的创造力。也正是在这些体验中,使我们感受到萨伏伊别墅所表现出的张力,在阳光、树林、天空的对话中,有如戏剧般的扣人心弦、令人惊叹。

参观信息·开放时间:
需要门票。
周一闭馆。
3月1日至4月30日,以及9月1日至10月30日10:00-17:00。
5月2日至8月31日10:00-18:00。
11月2日至2月28日10:00-13:00,14:00-17:00。
5月1日,11月1日和11日,以及圣诞节12月25日至新年1月1日闭馆。
具体时间请前往官网再次确认。

本文贡献方:
照片来源:BÉTON BRUT; Daniel Schulthess; wikimedia; flickr; google; dezeen; MOMA;  escapehk ;archdaily等;
本文部分文字来源:《回望萨伏伊——20世纪20年代柯布西耶设计思想中的矛盾性初探》严何,同济大学建筑与城规学院;《勒.柯布西耶全集 第一卷》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反思萨伏伊别墅中的机器美学》张华,四川大学艺术学院;
《 萨伏伊别墅空间设计探析》,杨起,陈静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院);《萨伏伊别墅---神话背后的现实》Sindre,豆瓣;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