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美秀美术馆(Miho Museum) - 贝聿铭(I.M. Pei)

项目概况:
建筑设计:贝聿铭(I.M. Pei)
地点:日本,滋贺县,甲贺市,信乐町,神田美苑
美术馆建筑面积:17429.1平方米
接待处建筑面积:3351.4平方米
设计时间:1992-1994
开放时间:1997
官方网站:http://www.miho.or.jp/zh/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tgauu

缘起:
贝聿铭自述:“1988年, 我已经决定不再接大项目了,只是有选择地接一些小项目。而这一系列小项目中的第一个,就是神田美苑的钟楼。东洋纺织株式会社的继承人小山美秀子夫人,也就是神慈秀明会的领袖,当时十分活跃。多年来,她收藏了众多的中日艺术品,因此想建一座小型美术馆来展示这些东方艺术珍品。我对于这个构想也很感兴趣。”第一个选址,在神田美苑附近两条小溪的合流处,要从上方山地进入,因此被贝聿铭拒绝了。小山夫人于是提出了另一个选址,贝很喜欢这块地,但这里地形交通不方便。对此,贝聿铭突发奇想地提出要挖一条隧道建一座吊桥来解决地形的问题。“当我发现挖个隧道这个主意确实可行时,我对这个项目的兴趣就更浓厚了。”贝聿铭说,“这样我就可以做出设想中最后那个出人意料的入口了。”

贝聿铭和小山夫人的良好关系可以说是建立在二人对于文学的共同兴趣上的。据贝聿铭说,“小山夫人是个十分博学的人,对中国古典文学尤其着迷,早已熟读中国典籍。我们可以通过汉字进行书面交流。因此,(在描绘我的设想时),我向她提到了《桃花源记》,这一点让她一直记忆犹新。当时她马上就接受了我的方案。确定下来的选址虽然和中国的规模不同,意境却让我想起了典型的中国风景,有山,有溪谷,其中雾气萦绕。由于建筑的体量偏西,而入口在东边,因此一开始看不到馆身。我们二人都对这样的构想欣喜万分,而这就是美秀美术馆的缘起。”





建筑漫步:
跟随当时团队里的建筑师蒂姆·卡尔伯特来进行建筑漫步,他说,“我们特意把入口通道拉长,让馆身时隐时现,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效果。步道的安排也精心设计,强调了整个时间上的体验,正好呼应了日本文化中关注的‘间’,也就是空间的历时体验。美术馆的入口只有一条路,访客从京都乘大巴或自驾车先来到接待馆,这里四面雪松围绕,离美术馆还有一段距离。由于山体坡度遮挡,在这里看不到馆身。

从接待馆,游客可乘电瓶车或步行穿过山中的一条隧道(长200米,656英尺),隧道另一头连接一条120米(394英尺)长横跨深谷的吊桥。当游客进入隧道,就能远远地看到美术馆,随着前进的步伐似乎越走越远。





走出隧道,美术馆的景致和面前的拉索桥相互交织。这座后张拉索桥紧接隧道口,悬于深谷之上,特殊的结构设计在不对称的情况下保持了隧道和桥之间的延续性。桥的另一端连接博物馆前广场。


从广场有日式寺院式的台阶通向大厅。大厅建在山脊之间,一系列的玻璃屋顶栖于起伏的山峦之上。建筑体块若隐若现,给参观者留下悬空而缥缈的第一印象。”







设计理念:
最初的计划是做一个小型美术馆,用以展览小山美秀子收藏的日本艺术品。随后小山夫人的女儿小山弘子逐渐接管神慈秀明会,计划开始逐渐扩大。在艺术品商人堀内范义的帮助下,神慈秀明会又收购了一系列以“丝绸之路”为主题的艺术品,贝聿铭也必须对原方案进行改动。“最初日本与西方的交流,正是通过丝绸之路。”贝聿铭说,“我对这个新主题很赞同,可是计划改变的速度是之前所没有料想到的。从设计的角度来说,整个项目因为空间一点点地拼接叠加,可能会失去整体的优雅流畅。不过,如果在地下延展空间,就不需要过多考虑造型方面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这个理念让我们可以根据需求进行扩展。”
 
信乐町附近的地区长久以来一直被视为圣地,这里山峦起伏,植被茂盛。当地政府对这块地实行了重点保护,只允许特殊条件下使用。关于这一点,贝解释说,“最后成形的建筑结构既是源于天然地形的影响,也是地方政府区域规划制度的结果。按规定,总面积182990平方英尺(17000平方米)中只有21528平方英尺(2000平方米)能够露出地面。也就是说,美术馆的85%都在地下。一般来说,我不会让计划扩张到这么大,不过因为在地下,我就同意了。在我看来,在地下的空间,只要内部能吸引人,大一些也无所谓。于是新藏品收在南翼楼,小山夫人的藏品则收在北翼楼。”贝聿铭的设计理念和根基,从他和这块选址的联系,特别是他对日本现代建筑的观点中不难窥见一斑。“当然,这块地在山上,我不想把建筑做得过低,于是采用了和很多日本寺庙一样的台阶设计,突出重要的部分。我对于这块地的灵性和历史根基深信不疑。你不能随随便便在这里建栋房子,指望它自己生根。我想探求诸如桂离宫这样的传统日本建筑结构背后的根源。我知道它们是木制的,从结构上讲有很多限制,它们深受气候的影响,这也是它们使用坡屋顶的原因,然而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景观。”
 
“在这山这景中,用平顶当然是不合宜的,”贝解释说,“尤其考虑到,从各个角度都应该能看到的房顶。我想在不模仿木质建筑的前提下,找到一种可以创造有趣剪影的造型。我们从四面体开始尝试,并逐渐以此为基础创建了整个峰峦起伏的结构。除此之外,还要下意识地用到日本元素,但又不能和四周景观冲突。所以我选择了用玻璃而不是瓦片顶。屋顶对我来说也是建筑的外立面之一。”

斜拉桥
连接美术馆的,是壮观的长656英尺(200米)的隧道,还有394英尺(120米)的斜拉桥(糅合了悬臂、悬索、张弦结构),由贝聿铭和纽约著名的工程师莱斯利·罗伯森合作完成。2002年11月2日,该吊桥获得了由国际桥梁及结构工程协会(IABSE)颂布的“优秀构造奖”。颁奖评语中提到,“在保护自然的同时,这座明亮而空灵的建筑浓缩了构造之美和艺术之雅。”在颁奖仪式上,贝聿铭提到“12年前会主(小山美秀子在神慈秀明会时里的称号)在这里支了个帐篷,让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这块地。一切都很完美,只是如何进入这块场地出了问题。环顾四周,我们欣喜地发现了解决方案。要想修建通道又不破坏自然环境,唯一的方案便是利用桥和隧道的组合设计。”






 
《桃花源记》的渊源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桃花源记》和山中的这座美秀美术馆的起源密不可分。当小山夫人和贝聿铭第一次谈到美术馆的时候,二人因为对中国古典文学的共同兴趣而变得十分投机。《桃花源记》提到的世外桃源,以及尽头“若有光”的设想使得两人一拍即合。美秀项目里,文学艺术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自然景观和建筑史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神慈秀明会的起源——世界救世教创始人冈田茂吉梦想着“建设地上天国……在那里人类拥有美丽的精神和心灵。”而当人们看到隧道尽头的一点亮光里,便会对这一点不由自主地产生共鸣。与其说贝聿铭在这个项目里多少加入了宗教性,不如说贝在客户圈定的范围内选择了这块场地,根据客户的构想创造了一个综合体,更确切地说是清楚地分离出历史和哲学的分支和精髓,最后通过一个完全现代的造型来表达它们。
 
日式文化精髓的表达
有人说在美秀美术馆里,从接待馆到入口,要经过蜿蜒曲折的路线,穿过隧道,跨过吊桥,这完全是因为这块地的特殊地形。但日本的庙宇也有类似的处理,通往内殿的路一定是曲曲折折的。要么是要拾级而上,要么是不断改变方向。这并不是巧合,而是刻意地对艺术、建筑和自然之美的整合。美秀背后神慈秀明会的哲学就是创建人间天堂,而这种天堂正是以最佳的方式将自然、艺术和建筑结合在一起。贝聿铭说想要表达一种文化的精髓,更重要的是以一种现代的方式表达它。

建筑技术与环境:
美术馆的开掘经过了精心的安排,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自然坡面和树木生长,人们修了专门的道路的隧道,并搭建了一系列平台,用以减少对周围水土和植物的影响。在美术馆的填土过程中,精心设计了一道防震墙,墙高20多米,将地下二层的建筑与山体岩石隔开,经过覆盖,几年后山上的原始风貌已经恢复,自然景观完好如初。
 
美术馆的屋顶设计仍能看出古庙中日本样式的灵巧风格,巨大的弦杆与支撑影射着日本寺院的梁与柁,尽管贝聿铭在设计中吸收了不少古典风格和传统的风景理念,但它仍都有现代的面貌展现出来,天窗部分的幕墙设计最能反映贝聿铭的巧妙构思和对几何构图的精确运用。巨大的金属管组成的三角形空间桁架体系随着空间的轮廓起伏。这种空间上的安排必须通过十分缜密的几何计算才能做到。




主门厅

建筑细部与环境:
钟情自然光的贝聿铭选择玻璃来表现只占平面20%的屋顶,使门厅及走廊的全部空间均沐浴在自然光下。贝氏要求和他长期配合的结构工程师从技术上及美学上来完成这一支撑体系。他认为这种光线能更好地展示与人的亲和及环境的温雅。为实现这一构思,反复推敲建筑细部。协助贝聿铭的日方工程师回忆说,这1万多平方米的美术馆仅细部设计的图纸就有上千张。这不是作美术馆建筑,完全是为保护美术品而作美术馆。
北馆门厅
最初设计的空间框架,7根杆交叉,支点尺度太大。为了能具有更精巧的效果,使用了高强度的碳钢才达到满意的三维尺寸。
 
支撑杆上是近100mm厚的玻璃复合层,尺寸最大达1.2mX5m,固定在支撑杆上的椽条上。贝聿铭不喜欢当地的土窑瓦,可是当地政府却要求使用这种瓦,因此不得不在所有椽条的色彩上模仿当地瓦色,而大部分屋面仍用玻璃代替。这是建筑中仅有的突破当地限制的部分。


在屋面玻璃与钢管支撑杆之间的空间,设计了滤光作用的仿木色铝合金格栅。从热阻、抗弯及保色性等方面看皆不适合选用实木格栅。铝合金格栅的防火及维护的兼容性是其它材料不可替代的。
 
仿木色铝合金格栅除了美学上的成功外,它还通过梦幻般的影子泼撒在美术馆的大厅及走廊,它与传统的日本竹帘式的“影子文化”
对上了话,这个强烈的效果是始料未及的。贝氏又巧妙地在歇山屋面所有垂直部分没有采用格栅玻璃而采用与墙体门窗同样的无色透明玻璃,在阳光的变化中清晰的影子活泼地跳动着,穿插于朦胧的格栅影子之间,另有一番情趣。





美秀美术馆的室内设计、照明设计,也堪称世界一流,按照贝聿铭总的设计构思统一设计,简洁平和却又很精细。吊顶的灯具不突出在吊顶面上,展品照明以人工为主,结合部分项部自然光。室内有着良好的环境照明与多角度的展品照明,整个空间形成了高品质的视觉效果 。




建筑内外墙体和地板的材料上,贝聿铭在这里也用到了卢浮宫扩建工程里大量用到的法国马哥尼·多雷石灰石。
 
美术馆官方的介绍:
现代桃花源
伫立在信乐山群中,大自然丰沛的MIHO美术馆,出自以设计巴黎罗浮宫玻璃金字塔闻名的美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博士之手。

穿过枝垂樱步道,并通过隧道和吊桥后,即可抵达美术馆。这条路径发想自中国诗人陶渊明作品 “桃花源记” 中描述的世外桃源,充满诗情画意。

穿过呈美丽弧线的隧道,跨越山谷的吊桥彼端,便是屋顶呈「入母屋型」的美术馆入口。在此之前的贝聿铭作品,如华盛顿国家美术馆东馆(美国)中银大厦(香港)等,多为富有雕刻感且具象征性的建筑,但为了保护这里的环境,美术馆整体约有80%埋设于地下,与群山融为一体,从地面看是无法一窥建筑物全貌。

踏入氛围沉稳的入口处后,随即被玻璃屋顶洒落的光线与柔和的米白色石灰岩墙壁所包围,整个空间像与远方的群山连成一体般开阔。屋顶整体的立体框架结构,是以三角形的简单几何学方式组合而成,由此诞生出来的广大空间,可谓集结构美之大成。

饱览东西文明的收藏品后踏出展示厅,便是充满大自然与天窗的空间,让人仿佛自然地置身其中。如贝聿铭所言,「我相信来访者都可以体会到这个与大自然一体化的建物,其实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结果」。期盼各位能在这个美术馆,品味各式各样的美感,并享受这个发人深省的空间。
 
“日本过去的建筑师,都具有使土地、建筑物与景观互相调和的感性。我固然无意模仿他们,但想尊重日本人精神、文化与传统的想法十分强烈。”——贝聿铭
“我深深相信,光线正是一座建筑成功与否的关键。”——贝聿铭
 
图纸:




细部: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优美的建筑抒情诗——记贝聿铭的美秀美术馆》沈三陵,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筑学报》2002;《贝聿铭全集》等。
图片来源:美秀美术馆官网,google,wikimedia等
archdaily等;组织:树状模式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