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Xiangshan Campus of the China Academy of Art )- 王澍(Wang Shu)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王澍(Wang Shu)、陆文宇
设计单位:业余建筑工作室、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营造研究中心、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院
地点:浙江,杭州市西湖区转塘街道象山352号
设计时间:2001-06年
施工时间:2003-07年
建筑面积:143000 平方米(约计)
总基地面积:800亩
结构形式: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和钢结构混合结构,干砌石作,瓦作,木作和粉墙作填充,砌填充墙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h3o7o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nddhr

建筑综述
位于浙江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园由中国知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建筑奖首位中国籍获奖者王澍主持设计。自2001年开始设计与施工,分二期,至2007年完工,在800亩土地上,十五六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二三十栋的建筑。正如建筑师自己所言“这不仅是一座大学校园,也不仅是以一种回应中国传统“书院”的教育建筑尝试,它是包含着一种新的城市模式的实验企图的,从建筑类型、群体密度、建筑尺度、材料回收、建造方式和体系到田园混合的位置格局与美学意趣,它是关于一种以地方文化差异性认同为根基的生态的存在方式进行整体呈现的努力,是我用从乡村调查中体会到的“自然之道”去反向影响城市的努力,也暗含着我一直以来的主张:今天的中国城市发展需要重新向乡村学习”。
 
选址:
2000年,中国美术学院没有选择进入中国时下流行的政府组建的大学园区,而是选址在杭州南部群山的东部边缘,尽管这里暂时会存在一些基础设施不足的问题,但学院的教授、艺术家与参与选址的建筑师共同认为,依照中国的文化传统,在建筑选址时,环境中的山水甚至比建筑更重要。

这处校园的用地环绕一座名叫“象”的小山,山高约50m,两条从西侧大山流来的小河从山的南北两侧绕过,在象山东端合并,蜿蜒流入宽阔的钱塘江。


设计理念(建筑师自述)
象山北侧是校园的一期工程,于2001年设计,2004年建成,是由10座建筑与两座廊桥组成的建筑群,建筑面积约7万平方米,作为公共艺术学院、影视动画学院、图书馆与体育馆使用。

在校园一期设计时,首先面临的具体问题是,一座规模庞大的校园如何与一座不大的山共存,因为那山是先在的。启示得自一次攀登杭州六和塔的经验,塔体庞大,山体与象山近似,但走进塔内,体量感完全消失。每层塔六边,共十八扇完全相同的窗,自每扇窗向外拍了一张照片,窗同,山同,但位置不同,山亦不同。从外看塔,密檐瓦作压暗塔色,材料与山体呼应,塔如吸在半山,在如象山般多雾的气候中,塔甚至会完全隐匿。那一刻,我看见了这座校园的返乡之路。
一期从教学楼庭院俯瞰连接学校与象山的廊桥
回望传统中国书院,校园建筑最终落实为一种“大合院”的母题聚落,一座消瘦的玻璃塔被放在精心选择的位置,形成“面山而营”的“塔院式”格局。

实际上,传统单纯的合院能够适应繁多的功能类型,这里尝试的是一种与合院有关的自由类型学,合院因山、阳光和人的意向而残缺,它确定的不仅是平面格局、空间造型,比这更重要的是差异性共存的场所创建。差异性在这里被精微分辨,两座院落可能完全相同,不同只在于平面角度、山的位置、相邻建筑和室外场所的细微差别。


残缺的合院中,建筑占一半,自然占另一半,建筑群敏感地随山体扭转、断裂,兼顾着可变性和整体性。传统中国山水绘画的“三远”法透视学和肇始于西方文艺复兴的一点透视学被糅合,平坦场地被改造为典型的中国江南丘陵地貌,用以控制和消解巨大面积所导致的巨大体量。建筑被压低,水平的瓦作密檐再次强化了建筑群的水平趋势,与山体比较,成为一种平行建造。



水平的瓦作密檐再次强化了建筑群的水平趋势
传统造园术中“大”与“小”之间的辨证尺度被自觉转化,超尺度的门和与人等高的门的突然并置,如范宽山水立轴的超尺度的门和真山相叠,一系列类似做法瓦解了关于建筑尺度的固定观念,也使一群简单建筑具有了复杂的玄思意味。有作坊的建筑底层全为作坊,均外做干砌石作,做法同当地龙井茶园石坎,使建筑具有一种自土地中生长出来的特征。四层高的杉木板材原色立面三面围合着向山的三合院落,关闭时具有令人震撼的单纯性,打开时具有轻快的多样性,风钩和插销均由镇上铁匠亲手锻造。



一期教学楼、三合院落、杉木板材的开窗
从一种本土人文意识出发,以扎根于土地为选材原则;以选材推论结构与构造;以“仍在当地广泛使用,对自然环境长期影响小,且正在被大规模专业设计和施工方式所抛弃”为民间手工建造材料和做法的选用标准;以将民间作法和专业施工有效结合并能大规模推广为研究目标;以看似基本不变的简单形制适应大规模建筑的快速建造。不是让设计决定,而是让设计追随因大量手工建造所导致的全建造过程的修改变更,联系单因此变得异常重要,设计因此超越个人创作和工程师的专业控制而演变成一种以手工建造为核心的集体劳作。超过300万片不同年代的旧砖瓦被从浙江全省的拆房现场收集到象山,这些可能被作为垃圾抛弃的东西在这里被循环利用,并有效控制了造价,这体现了一种不同的中国建筑营造观。



图书馆
当工程临近尾声,环境开始成型。山边原有的溪流、土坝、鱼塘均被原状保留,只做简单修整,清淤产生的泥土用于建筑边的人工覆土,溪塘边的芦苇被复种,越来越多的周边居民进来散步游览。在转塘这座已经完全瓦解的城市近郊城镇中,新校园重建起一个具有归属感的中心场所,接续了地方建造传统。从每座建筑之中或之间望去,象山已脱胎换骨。某种意义上,新校园竣工之日,才是象山这座山的诞生之时。

象山南侧的校园二期工程于2004年设计,2007年建成,由10座大型建筑与两座小建筑组成,建筑面积近8万平方米,包括建筑艺术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实验加工中心、美术馆、体育馆、学生宿舍和食堂。









建筑师王澍与陆文宇




14号楼建筑艺术学院
新的校园建筑被建筑师全部布置在地块的外边界,与山体的延伸方向相同,形成法规所允许的最高密度,因而与这一地区的传统城市平面更加相似。在建筑与山体之间,留出大片空地,保留了原有的农地、河流与芋头鱼塘。总平面上每栋建筑都自然摆动,与中国的书法相似,体现出建筑对象山的摆动起伏的敏感反应。实际上,建筑师王澍熟习书法,整个校园的建筑摆放是在反复思考之后,几乎于瞬间决定的,如同书法,这个过程不能有任何中断,才能做到与象山的自然状态最大可能的相符。这里的每个建筑都如同一个中国字,它们都呈现出面对山的方向性,而字与字之间的空白同样重要,是在暂时中断时一次又一次回望那座山的位置。

如果“自然”是一端,建筑师思考的另一端就是“城市”,在校园里,建筑以法规所允许的最高密度布置,高度主要在三、四层之间,似乎是偶然的平面位置,突然转折,空间在大与小、开放与静谧上的突然变化,一个建筑有两个完全不同的立面,形成一系列似乎在等待某种事件突发的小场所,似乎有点散漫,甚至没有一个严格的结构,但真正的生活才可能在这里放松的发生。

那些校园建筑因此不是孤立的设计出来,而是在“自然”与“城市”之间的思考中显现出来,在中国的建筑传统中,这样的建筑被称为“园林”。这个词无法用英语的“花园”去翻译,它特指“自然”被置入“城市”,而城市建筑因此发生某种质变,呈现为半建筑半自然的形态。

这种对“园林”的理解被特别实现于象山南侧的校园二期工程中。中国南方的诗意体现在为三种基本方式:1) 以与这里的自然山水结构融合的疏密去布置总体建筑格局;2) 重整地形,建筑与地形的区别被模糊,以地形、水体、植物与建筑间隔重复的方式,建筑群呈层次为主的状态,让人曲折进入;3) 一系列有诗意的小场所,以书法书写的节奏,在行进中突然出现,在曲折反复中再次出现。













廊·外廊·11号楼·18号楼·19号楼



设计学院教学主楼18号楼面向象山


这种做法的前提是建筑的若干范型的确定。不是建筑的范型本身,而是一系列建筑与自然地形纠缠的片断。业余建筑工作室在近年形成了基本工作方式,在大型工程开始之前,用小型项目进行范型、结构与材料做法的试验。在象山南侧的校园二期工程之前,业余建筑工作室于2003年开始设计一组名为“五散房”的小建筑,实施在浙江宁波市的一处公园中,于2006年初完工,这个试验被放大推广在新的象山校园。它包括一种被命名为“山房”的类型,取材自杭州灵隐佛寺前的千佛岩,一种崖壁佛窟类型。建筑师认为崖壁佛窟中的每个佛像都曾是一位伟大教师,这种处于自然与城市交界处的讲学场所就是亚洲大学最本质的大学建筑原型。另一种类型名为“水房”,建筑呈中国南方微波起伏的缓慢水体状态。关键在于,这些类型提供了建筑内外甚至所有屋顶之上的多种讲学漫步场所,让人体会不同的光线、气流与温度。第三种类型是最接近城市建筑的“合院”,基本原则是每个建筑内包含三个以上的小院落,是特别适合几个人饮着绿茶安静交谈的地方,但它平缓的斜屋顶仍然可以散步、讲学。和这些建筑类型配合,建筑师在一片稻田中筑起三道土坝,每道高4m,宽10m,长度在150至200m之间。每种类型均被重复至少两次,每种材料作法也至少被重复两次,但每座建筑与地形的结合方式都有决定性的区别。实际上,象山南侧的校园二期工程中,建筑与景观的区别已经不存在,建筑往往就是景观,并具有一种中国宋代山水绘画的气息。






















和一期一样,建筑与道路之外的土地,被重新租给土地被征用的农民,用于各种农作物种植,学校不收地租,条件是不许使用农药与化肥,一道200m长的水渠,连接河流,横穿校园,既是景观,也给农地和池塘供水。

除了这十组大的建筑,建筑师平行设计了由十一个小建筑组成的系列,随意散布在大建筑之间,由于种种原因,至2007年9月,只独立建造了两个,这些小建筑的命运多少在王澍的预料之内,他把可能实现不了的小建筑悄悄嵌入大的建筑之中,而它们原来的位置,则预留为建筑学院的学生可以足尺练习建造的场地。

由于造价被控制得很低,整个校园建筑的结构形式选用这里最常见的钢筋混凝土框架与局部钢结构加砖砌填充墙体系,但建筑师利用这种体系,大量使用这里便宜的回收旧砖瓦,并充分利用这里大量使用的手工建造方式,将这一地区特有的多种尺寸旧砖的混合砌筑传统和现代建造工艺结合,形成一种有效隔热的厚墙体系。选用一种环保的中空混凝土现浇厚板屋顶,和回收旧砖瓦的上人屋面做法结合,形成一种有效隔热的屋顶体系,这种厚墙与厚板的结合,在这个夏季炎热冬季阴冷的地区能有效减少空调的使用,而整个校园建筑和景观共使用多达700万片回收旧砖瓦,节约了资源,也深刻影响着教师与学生的生态观念。

象山南侧的校园二期工程和山北一期一样,施工只用了14个月,业余建筑工作室持续跟踪建造过程,大量的手工建造会产生大量在现场才能解决的问题,但这也是机会,就像被无数双手反复触摸,当校园完成,建筑就像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命。











 
“自然之道”——关于校园总体构成的一些思考(建筑师自述)
在这个校园的总体构成中,包含着多条线索的平行思考。就大的格局而言,它几乎是杭州这座城市的传统格局的再阐释。杭州这座城市在中国城市史中的重要性,就在于它是中国景观城市观念的原型。“一半湖山一半城”,就整个城市的观念,湖山景观和城市建筑各占一半。这个观念形成于10世纪,甚至比山水绘画中的类似模式还要早出现2个世纪。中国很多历史城市都参照这个原型建造,北京的紫禁城就参照了这个模式。为了更加与杭州相似,清朝的帝王在北京西郊修建了宏大的颐和园,完全以杭州为其范本。这个模式中,湖山景观在城市构成中占据着中心地位,参照今天的城市状态,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反城市反建筑的城市模式,没有什么可以超过对自然、土地和植物的守护。这种模式也意味着城市建筑要遵循自然山水的脉络生长和连续蔓延,城市不存在与政治和社会结构相关的权力的等级结构的表达,而是遵循在山水中漫游与生活的诗意方式,如连续的画卷般展开。
 
第二层的意图,则反映在对自然地形的整理上,无论在作为杭州中心的西湖里,还是在周围的山岭中,都大量存在这种地形再造,体现着人们对“自然之道”的理解,尤其以具有水利工程用途的堤坝为特征。在象山校园里,由堤坝、河坎、池塘、水渠以及分成小块的农田构成的系统,在我们的眼里甚至比建筑重要,没有它们,我们的建筑就如植物无处扎根一样。
 
第三层的意图,则是这种景观体系如何与微观的建筑场所相融合,对这种融合状态的思考决定了建筑原型的差异。本质上,这种没有层级结构的想法,意味着真正的场所结构是从小的构造单位开始,在连续弯转的运动中,一块一块地逐渐构造出来的。人的目光和思绪可以很远,但人的身体可以接触和感知的范围则是有限的。宋代诗人关于杭州的这种本质有非常美的描述,说这座城市是由“千个扇面”构成。我们在每个既相似又不同的扇面里,喝茶、闲谈、工作,它们既有清晰的界限,又彼此照应。从一个个小世界中,我们自内向外平静地凝视,自然永远是触摸和凝视的首位对象。我们经常忽略这种目光和身体的感觉,是要经过建筑的物质性的空间和更小一级的类似家具的空间,它们加入在这种触摸和凝视的过程中,加入到这种非叙事的叙事线索中,带着方位、角度、时间、速度、趋势、数学、测量、气味、空气流动触及皮肤的感觉、声音、温度、手感、脚感、气氛、重量,精确或者模糊,完美或者不完美,完成或者不完成,微笑或者肃穆。这种状态决定了象山校园的气质,也决定了做法。与那座山相比,建筑是次要的。穿过每一座建筑,最动人的是观看那座山的方式的变化。建筑之间的关系,都被这种原因所左右。
 
第四层的考虑则是建筑的尺度与空间状态。传统的建筑和园林,无论是实物还是描绘在绘画中,一般都是一层或二层的,而且都比同样楼层的现代建筑的尺度要显得小。而在现代中国,人口的暴增,必然要求建筑尺度的放大。关于这个尺度的转换,一直是让中国建筑师烦恼的事情,很少有成功的做法。即使我们非常喜欢的建筑师冯纪忠,他在上海郊区设计的松江方塔园及何陋轩,是从地方传统建筑向现代转化的语言突破,是20世纪中国最重要的新建筑,但在尺度上,仍然是与传统类似。在象山校园里,我们以“一半湖山一半城”的模式,把建筑的连绵群体压缩在场地南北边界,在建筑和“象山”之间形成平行的水平发展的对话关系。建筑因此被转化为与山体类似的事物,建筑的尺度首先是在与山体的对话关系中发生的,但其后这种对话又返回到建筑之间,返回到建筑内部,形成尺度之间的更细腻的对话关系。例如,会在一栋建筑内部再放一栋建筑进去,它们不是大小等级关系,而是完全平等的关系,或者是院落与园林两种不同类型的并置关系。这不仅是在探讨尺度,而是在诉说某种关于尺度的故事。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建筑学报2008(9),王澍,陆文宇;《循环建造的诗意》时代建筑2012,王澍,陆文宇。
图片来源: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已邀请: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