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布里昂墓地(Brion Cemetery) - 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

建筑概况:
建筑设计: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
意大利语:Tomba Brion
又译:布理翁墓园,布莱恩墓园,布里昂家族墓地
占地面积:2200平方米
地点:意大利,北方小城Treviso附近(San Vito d'Altivole,Italy)
时间:1969-1978

实拍视频:

视频原链接:https://v.qq.com/txp/iframe/pl ... ok7ll

 建筑综述:
布里昂墓地是意大利建筑师卡洛·斯卡帕最为著名、重要的晚期作品,也是建筑史上不朽的作品之一。与其它较为受限的建筑改造作品相比,该墓地的设计被赋予了足够的自由度,是凝聚了斯卡帕一生建筑、景观创作手法和理念的集大成之作。

建筑简介:
墓地位于意大利北方小城Treviso附近的San Vito,基地紧邻San Vito公墓,占地约2200平米,呈L形。1968年布里昂夫人为纪念其亡夫而委托斯卡帕设计。项目至1978年建成,同年11月28日,斯卡帕于访日途中逝世,按他生前遗愿也葬于此。
 
整个基地地坪高于周边,由内倾的围墙限定,外面的人无法看到里面的活动。墓园主要由三部分组成:水池之上的沉思亭、主人墓以及小礼拜堂。墓园有两个入口,一个是经过旁边公墓区的中央道路到达墓园入口(主入口),另一个可从车道直接通向小礼拜堂(次入口)。








从爬满藤叶的入口进入,面对的是两个叠加的圆洞,展开了引向家族墓园的视野。



入口连接着长长的门廊,右侧通向一个大水池,经过一扇安有滑轮的玻璃门,进入到沉思亭。





亭子的本身立于混凝土基础上,犹如“浮板”一样“浮”在水面上,4个大小各异不对称的合金件链接上铜块共同组成四个支架,而这四个链接件又使用了四分之三圆线脚的处理方式。用钢架支立于水中,整个亭子显得空透、轻灵。




水池中设有十字形的迷宫平台。

水池一侧沿门廊外墙引出一条水渠,水渠流经“双眼”窗洞的墙缘后收缩成更窄的小渠,延伸至主人墓前结束。




站在沉思亭里面,透过“斯卡帕双圆环”的开窗可以看见双圆构图形成的远与近,“双圆环”是斯卡帕设计中的母题之一,小到设计中的节点大到建筑外立面构成皆被广泛应用,通过“双圆”开窗里可以看到主人墓和小礼拜堂。双圆环像极了一组双眼向前探望。

门廊的左侧直接引向墓园中央的主人墓。主人墓位于L形基地的转角处,呈斜向布置。







坟墓是全园的点睛之处,充满了隐喻与象征。棺木置于一块略微下沉的圆形地面上,上面跨一拱桥,其意象来自早期基督徒尊贵墓地形式“arcosolium”,这个词又有方舟之意。采用这种形式,斯卡帕意图表达生前相携走过一生的人在死后也应归土安息。他在混凝土拱桥朝向地面的一面充满马赛克装饰图案,两只棺木成八字形搁置,似是相互致敬。大理石棺木充满叠涩装饰线角。从门廊处引来的水渠一直通向棺木,最后隐入地下。







在主人坟墓的右边是家族其他成员的坟墓。





再向前便是墓园小礼拜堂。小礼拜堂有独立出口与公路相连,成为墓园的另一入口。小礼拜堂座落在水池上,不大的室内空间围绕祭坛展开,自然光与水池的反射光从垂直窗洞射入;祭坛后面转角处下部设两扇矮窗(角窗),在祭奠时可以打开,由水面反射的光漫溢进来,庄重而神妙。























角窗







设计理念(创作背景)
“我想解释布里昂墓地……我认为这个项目,如果你们允许的话,是很不错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变得更好。我尝试着给它增加一些诗意的想象,不是通过创造诗意的建筑,而是建造某类建筑,它能散发出礼仪般诗意的感觉……死者的场所是花园……我想向你们呈现一些能接近死者的途径,一些社会的、公民的方法;甚至更远一些,无论在短暂的人生中死亡意味着什么……而不是那些‘匣子’。”——卡洛·斯卡帕

威尼斯地域文化和传统的影响
卡洛·斯卡帕1906年出生于威尼斯。1926年从威尼斯美术学院毕业。威尼斯是座水城,也是座历史文化之城;威尼斯文化既延续了古罗马的传统,又受到拜占庭的侵染;威尼斯既具有欧洲的文化传统,又有着浓厚的东方色彩。威尼斯也是座世俗、欢快,充满阳光之城。这就是斯卡帕的建筑创作赖以生长的土土壤。斯卡帕在建筑中对光的运用,对水的处理,以及桥梁意向的反复出现都是这种地域特征的体现。

玻璃工艺品设计的经历
卡洛·斯卡帕曾于1927年-1947年间在威尼斯北部的“玻璃岛”——穆拉诺岛上从事玻璃工艺品的设计,他设计的玻璃工艺品色彩鲜艳、比例优雅。斯卡帕的这段经历使得在他的建筑创作中更加重视细部的刻画,对材料的敏感和工艺制作上的要求。

维也纳分离派的影响
维也纳分离派的重要人物奥托·瓦格纳的设计思想对斯卡帕的建筑创作有引导作用。瓦格纳喜爱几何形体的穿插,细部有些简单的装饰,大量采用陶瓷镶嵌技术等等,在斯卡帕的作品中都有所反映。而瓦格纳对手工艺的重视和典雅的细部装饰也对斯卡帕深有启发。可以说斯卡帕的建筑之路的源头就在这里,他正是从维也纳分离派的建筑出发,逐渐走向现代建筑的。
 
赖特的影响
1930年,斯卡帕通过建筑杂志认识了这位美国的建筑大师,1951年,斯卡帕在威尼斯会见了赖特。1960年斯卡帕在米兰举办了“赖特作品展”。1967年,斯卡帕特地远游美国,参观赖特的建筑。赖特对斯卡帕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尤其在斯卡帕早期的一些作品中。赖特之所以引起斯卡帕的兴趣在于赖特的作品中体现出新造型主义的构图手法,又显现出一种与图形艺术的相关性。
 
风格派与新造型主义——主要的手法来源
在斯卡帕的建筑创作手法中,可以看到新造型主义的极大影响,尤其体现在他的细部设计中。斯卡帕喜爱纵横构图、喜爱用纯粹的几何形体、喜爱非对换构图,在各结构单体的连接部位进行穿插组合。斯卡帕的这种手法延续了新造型主义的在造型和构图的视觉效果方面的实验和探索基本,又融入了威尼斯的精致手工艺的传统,从而在具有现代性的基础上又具有地域特征。
 
“形体是简单而纯粹的,它不是完整的群体,每个形体都指向其复杂性,并最终被复杂性联系在一起。所以每个人所见到的就是一些本质元素的交叉、关联,用这种复杂性的关系暗示其基础的结构。而就形体本身而言,并不代表任何含义,它所暗示的只是它自己。”——卡洛·斯卡帕
 
日本传统建筑的影响——东方文化的借鉴
十九世纪随着西方帝国主义的殖民政策和对远东的文化掠夺,许多东方的文物流入西方。在西方的艺术领域掀起一股东方热潮。斯卡帕的作品带有东方的异域色彩,可以说与这种大的时代背景分不开的。更为重要的是,斯卡帕生前曾去日本访问,日本传统建筑的简约、精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斯卡帕的建筑中体现出来的东方色彩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精神向度上的意境相通之处;二是在建筑具体处理手法上的相似,例如井格隔断的运用和对光线的处理。斯卡帕的建筑中表露出来的美学特征与日本的数寄屋精神是具有相通之处的。他的建筑常表现出一种宁静、精致、优雅、诗意的美感,一种贵族高尚的格调,在朴素与华丽间取得一种平衡。斯卡帕的庭院设计同日本的传统园林在旨趣上也比较相近。斯卡帕多次的提到他对日本园林的浓厚兴趣。当然,这些借鉴只能将其当作是斯卡帕植根于本土对外来文化的主动式借鉴。
 
波特莱尔的诗的影响
波特莱尔的诗是斯卡帕最喜欢的文字之一。斯卡帕拥有的那种来自于“暗夜”面、“反向”面的创作感觉,正是波特莱尔诗文中所明显投射的关于死亡、消失和黑暗的魅力——即所有的律动与生命能量是来自于反向面与暗夜面,而不是来自光亮面。当人们思考着增加的时候,斯卡帕却要放弃与缩减,当人们以悲情抗拒死亡时,他却要欢悦迎接死亡。斯卡帕的“波特莱尔”情节抗拒世俗对死亡、黑暗的负面理解,将反向视为正向力量、生命韵律的起始点,他的那些美丽至极的细部常常是转化自被视为残质或不得不出现的接缝。
图纸:





更多细部:














本文贡献方:
文字来源:《Carlo Scarpa:空间中流动的诗性》褚瑞基; 《GA》 Cemetery Brion-Vega;《意大利建筑师卡洛·斯卡帕的建筑思想及其作品》潘朝辉
图片来源:公开资源
全文组织:树状模式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