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交替,因缘际会——布拉格“跳舞的房子”(Dancing House)/ 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

© Ignacio Ferre Pérez 拍攝於 2017年7月28日
​“作为一名艺术家,我总是受到很多的限制,重力是其中的一个因素(笑着说),但即便有这些限制,我仍然有15%的自由度去创造我的艺术。我总是尝试着去表现动感(盖里像跳舞那样转了一个圈)……” —— 弗兰克·盖里 Frank Gehry [1]

这座被人称为“跳舞的房子”(Dancing House,捷克语Tančící dům)的建筑位于捷克首都布拉格市中心的沃尔塔瓦河河畔。由著名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和捷克当地建筑师 Vlado Milunić 联合设计于1992年,并在1996年建成。
基地处于河畔 © Ignacio Ferre Pérez  拍攝於 2017年7月28日 基地处于河畔 © Ignacio Ferre Pérez 拍攝於 2017年7月28日

基地周围都是18、19世纪的建筑 © Roman Boed 基地周围都是18、19世纪的建筑 © Roman Boed

华灯初上 © Miroslav Petrasko 华灯初上 © Miroslav Petrasko

建筑夜景 © Ignacio Ferre Pérez  拍攝於 2017年7月28日 建筑夜景 © Ignacio Ferre Pérez 拍攝於 2017年7月28日

© Ignacio Ferre Pérez  拍攝於 2017年7月28日 © Ignacio Ferre Pérez 拍攝於 2017年7月28日

建筑所处的地块颇具历史渊源,二战期间,美国所在的盟军在对德国的德累斯顿(距布拉格134千米开外)进行大规模空袭的时候误炸了布拉格,造成了数百人死亡,也造成了此地块原先建筑的毁坏。场地保持废墟状很长的时间,直到战争结束十几年后的1960年才进行全面的修整。巧合的是,该地块的旁边地块及住宅就是后来成为捷克共和国首任总统的瓦茨拉夫·哈维尔的家族所共有,而哈维尔本人,也曾在此处住过相当长的时间(从童年开始到90年代中)。
对比图 © Speedbump49 对比图 © Speedbump49

早在1986年,哈维尔还是个异议人士;而同样居住在该地块附近的,在国内颇具声望的建筑师 Vlado Milunić(曾参与哈维尔在隔壁房子里公寓的重整) 就曾与哈维尔讨论过关于该地块的设想。几年后,随着哈维尔当选总统,他全面授权 Vlado Milunić 负责该地块的开发,并希望将其打造成一个文化中心。[3]
转角处的焦点 © Hans Veneman  转角处的焦点 © Hans Veneman

© Ignacio Ferre Pérez © Ignacio Ferre Pérez

1992年,荷兰最大的保险公司(Nationale-netherlande)购买了该地块,并希望 Vlado Milunić 能够邀请到一位世界知名的建筑师一起在此处打造一座标志性的建筑,当时该公司的财务状况良好,因此项目的预算很丰裕。Vlado Milunić 首先想到的是让·努维尔,但努维尔或许是因为基地面积过小(491平方米)而婉拒了;Milunić 继而邀请了弗兰克·盖里。这里又有个因缘巧合,盖里出生并成长于加拿大,他是个十足狂热的冰球爱好者,他甚至在他的事务所里成立了一个冰球联赛;彼时捷克裔的冰球运动员 Jaromír Jágr 刚刚作为新秀登陆NHL(北美职业冰球联赛),并在1991、1992连续两年与队拿下斯坦利杯(联盟总冠军)。正是这样惊艳的表现,盖里在接受设计邀请的时候说到“我会为将 Jaromír Jágr 送到美国的国家做任何事情的”。

地块临河(河的右岸),又位于街区的转角处,迎面是一座大桥,周围都是十八、十九世纪的建筑物。盖里和 Milunić 自首次接洽起就沿用了 Milunić 最初将建筑物一分为二的构想——即将建筑分为静态和动态的两部分(阴与阳),喻意着捷克政治体制的过渡与交替。
© Jorge Franganillo © Jorge Franganillo

© Jan Arnhold © Jan Arnhold

© Jim Linwood © Jim Linwood

构想最终变成了现今我们见到的双塔建筑——阴阳着象成了一对“舞者”,临河的一侧单体与河平行且采用了坚实的混凝土墙,墙体整体微曲,并在转角处收以圆柱塔,圆柱塔与曲墙有错层的效果,曲墙与相邻的建筑平齐,曲墙上的开窗不完全对齐呈起伏状,整体墙面不是光滑的一块而是采用了99块形状、大小不一的预制混凝土面板形成层叠的曲面,由此凸显了墙上的曲线和三维的效果。此侧的体量放在了三个坚实、雄浑的圆柱上,喻意了“男舞者”的稳健、厚实,而圆柱塔的塔顶放置了一个“美杜莎”,群魔乱舞般的金属交错成了一个球体,像是迎风的头发。
© Caitlin © Caitlin

© Ashleigh Nushawg © Ashleigh Nushawg

© 三层平面 © 三层平面

© Paolo Rosa © Paolo Rosa

曲墙 © Callum Scott 曲墙 © Callum Scott

曲墙 © Paolo Rosa 曲墙 © Paolo Rosa

© Julien Chatelain © Julien Chatelain

灯光下的三维感 © David Durán

“美杜莎”昵称是Mary © Christine Zenino “美杜莎”昵称是Mary © Christine Zenino

与实体圆柱塔相挨的是极具特色的玻璃塔,玻璃塔由几组扭曲的倾斜柱子支撑,这些柱子从地面升起,形成了门廊,并一直延伸到建筑物的顶端。玻璃塔由双层的玻璃幕墙所封闭,最外的一层由钢框架与玻璃形成帷幕与建筑主体脱开,里面的一层玻璃则向内缩进。玻璃塔在半高处收缩并挑出一个露台,与斜柱、倾斜的玻璃帷幕一起形成了女舞者正在舞动的形象——束腰、轻盈,舞步之间斜靠在男舞伴的瞬间——裙摆上分明受力尚未呈重力状的下摆。
坚实与柔美 © #PhilippeCPhoto 坚实与柔美 © #PhilippeCPhoto

流线美 © David McKelvey 流线美 © David McKelvey

© Jynto © Jynto

© Talayeh Saghatchian © Talayeh Saghatchian

挑出的露台,像舞者的手 © Matteo Piotto 挑出的露台,像舞者的手 © Matteo Piotto

© Dror Feitelson  © Dror Feitelson

© Ashleigh Nushawg © Ashleigh Nushawg

© Paolo Rosa © Paolo Rosa

© Kent Wang © Kent Wang

玻璃帷幕的结构、玻璃间的间隙 © Julien Chatelain 玻璃帷幕的结构、玻璃间的间隙 © Julien Chatelain

雨蓬 © Paolo Rosa 雨蓬 © Paolo Rosa

几组斜柱从地面升起化作门廊 © Mark Jacob Long 几组斜柱从地面升起化作门廊 © Mark Jacob Long

© David McKelvey © David McKelvey

© David McKelvey © David McKelvey

© Palickap © Palickap

盖里原先想要把这栋建筑命名为“Fred and Ginger”(弗雷德·阿斯泰尔(Fred Astaire)和琴吉·罗杰斯(Ginger Rogers)是20世纪30世代好莱坞家喻户晓的一对歌舞巨星搭档,美国巨星凯瑟琳·赫本曾这样形容这两人的合作:“他带给她格调,而她带给他性感。”),但盖里后来害怕自己被人称为将好莱坞的媚俗文化引入布拉格的始作俑者而将此想法作罢。但在这栋跳舞的房子中,实体的圆柱塔还是代表了弗雷德·阿斯泰尔,而玻璃塔则代表了琴吉·罗杰斯,建筑凝固了他们舞动的瞬间。
弗雷德·阿斯泰尔和琴吉·罗杰斯 © RKO Radio Pictures  公共版权 弗雷德·阿斯泰尔和琴吉·罗杰斯 © RKO Radio Pictures 公共版权

 当年的海报 © RKO Radio Pictures  公共版权 当年的海报 © RKO Radio Pictures 公共版权

 © Laura Lafond © Laura Lafond

建筑物原先主要作为办公建筑使用(3-6层),1层、2层为门厅、艺术馆及商业,7楼有一个餐厅,8楼有一个露天酒吧“Glass Bar”,可以在屋顶平台上一览城市的风光。而随着建筑所有权的易主,2016年,新业主将其中的2层改造成了酒店。
顶层的 Glass Bar © David McKelvey  顶层的 Glass Bar © David McKelvey

7层的餐厅 ©Palickap 7层的餐厅 ©Palickap

 © Ashleigh Nushawg © Ashleigh Nushawg

© Ronnie Macdonald  © Ronnie Macdonald

© Paolo Rosa © Paolo Rosa

© Tepold © Tepold

“美杜莎”造型让建筑更富有变化 © Renardo la vulpo “美杜莎”造型让建筑更富有变化 © Renardo la vulpo

乱舞的金属网 © Juandev 乱舞的金属网 © Juandev

© Noemi Tuesta Couce © Noemi Tuesta Couce

© andresumida © andresumida

2005 年捷克国家银行专门发布的印有该建筑的金币 © Simon Glynn 2005

永恒的瞬间,定格的舞步 © Ignacio Ferre Pérez 永恒的瞬间,定格的舞步 © Ignacio Ferre Pérez

参考资料及注释:
1. 译自视频 MasterClass,Frank Gehry Teaches Design and Architecture
2. 音乐由腾讯QQ音乐官方提供(此在公众号提供)
3. 维基百科相关词条
4. 永久鸣谢:Flickr,wikimedia 以及所有采用CC协议的平台、个人
赞赏支持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