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Guggenheim Museum Bilbao)/ 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

© juan carlos peaguda
今天,往回看的时候,人们谈起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总会提起“毕尔巴鄂效应”——一座建筑重振一座城市的故事。
毕尔巴鄂 古根海姆美术馆 © E. Goergen aka 毕尔巴鄂 古根海姆美术馆 © E. Goergen aka

毕尔巴鄂 古根海姆美术馆 © Naotake Murayama  毕尔巴鄂 古根海姆美术馆 © Naotake Murayama

鸟瞰图 © Mariordo (Mario Roberto Durán Ortiz)  鸟瞰图 © Mariordo (Mario Roberto Durán Ortiz)

鸟瞰图 © Mikel Arrazola 鸟瞰图 © Mikel Arrazola

临河全景 © Matt Kieffer 临河全景 © Matt Kieffer

毕尔巴鄂位于西班牙的北部沿海,坐落在距大西洋比斯开湾以南约16公里的地方。它是巴斯克自治区最大的城市和经济中心,也是比斯开省的首府。城市位于内尔维翁河谷,平缓的滨河地段给予了沿岸城市最大的发展空间。
毕尔巴鄂位置 © google 毕尔巴鄂位置 © google

毕尔巴鄂 古根海姆美术馆位置 © google 毕尔巴鄂 古根海姆美术馆位置 © google

自19世纪下半叶开始,毕尔巴鄂迅速成长为一个工业城市。随着对河岸周边的铁矿石的开采,煤炭资源通过海洋运输来到这里为工业革命提供了能源,这里的钢铁和造船工业迅速发展。大规模船厂、炼铁高炉、制造工业、作坊和车间、仓库等等,在河岸地区形成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业景观。[1]

但到了20世纪下半页,毕尔巴鄂开始出现城镇人口流失、失业率上升的现象。人口的下降从70年代的中期开始,到了80年代,去工业化和城市移民减少使得几乎所有西班牙都市区都陷入了困境,工业就业岗位急速减少,第三产业萎缩。20世纪80年代开始,钢铁公司和船厂接连倒闭,产业工人岗位从总数的46%跌落到27%,一部分就业工人不得不离开城市回到家乡,另一部分工人靠有限的保险和赔偿金生活,青年人失业率超过50%。市民生活水平下降,对未来城市生活的前景失望至极。而更祸不单行的是,1983年秋季,持续的降雨引起的洪涝灾害导致市中心的很多基础设施受到了严重破坏。[2]

面对自然灾害和经济衰退的双重打击,在危机达到顶峰的20世纪80年代,毕尔巴鄂在政治主导下,特别设计了一套城市复兴的运营机制。经过数年的商讨,1991年相关部门最终通过了毕尔巴鄂都市区复兴战略规划(Strategic Plan for the Revitalisation of Metropolitan Bilbao, 1991.)并成立了一个促进机构Bilbao Metropoli-30(BM30),为推动复兴进程提供便利,完成战略规划的目标。规划意在重新定位经济类型,激励包括服务业、旅游业在内的第三产业。同时,毕尔巴鄂的城市化也在寻求突破,重新修复河流,寻找适合内尔维翁河的项目,建立与城市价值之间的新联系。

Bilbao River 2000 (BR2000)则是另一个发展机构,成立于1992年,它的主要目标是解决曾经被港口和钢铁工业占据地区的大尺度复兴建设,被誉为在复兴进程中最有意义和价值的城市政策干预机构。而正是由于这两个不同尺度的城市开发促进机构,使得一系列基础设施和大尺度、大事件的城市建设得以进行。[1]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毕尔巴鄂许多老旧的工业区被邀请而来的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师和艺术家改造成了现代的公共或私人空间。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属古根海姆美术馆,它坐落在一个旧码头和木材仓库的所在地,临近始建于1970年代的 La Salve 桥。
 © Bjrn Hempel © Bjrn Hempel

 © Frank Gehry © Frank Gehry

建筑与旁边 La Salve 桥的关系  © Javier Díaz Barrera建筑与旁边 La Salve 桥的关系 © Javier Díaz Barrera

© Javier Díaz Barrera© Javier Díaz Barrera

© puffin11k © puffin11k

© jaime.silva© jaime.silva

© jaime.silva© jaime.silva

© jaime.silva© jaime.silva

© Andrew Nash© Andrew Nash

© juan carlos peaguda © juan carlos peaguda

1991年,巴斯克政府多番邀请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在毕尔巴鄂设立分馆美术馆。尽管当时古根海姆同意与巴斯克政府合作的条件相当苛刻(包括 2.3亿美元的启动资金,美术馆的定位及运营等),但巴斯克政府还是坚定地推行了既定的复兴战略,将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视为重振整座城市的新生战略的重要一部分。

古根海姆基金会选择了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作为美术馆的建筑师,彼时其纽约总部的新任馆长托马斯·克伦斯(Thomas Krens)想要在欧洲建立这样的一家新分馆——既拥有巨大的体量足以容纳新的收藏,又拥有像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于20世纪四五十年代设计的总部那样非凡的建筑设计,从而吸引更多的游客。

克伦斯鼓励并支持弗兰克·盖里进行大胆而新颖地创作。而那时盖里刚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建筑界公认的最高奖)不久(1989年获得)。一如该奖项的评语——弗兰克·盖里充满了实验性精神,他像毕加索一样备受争议,他的建筑是空间和材料的并置拼贴……(“Always open to experimentation, he has as well a sureness and maturity that resists, in the same way that Picasso did, being bound either by critical acceptance or his successes. His buildings are juxtaposed collages of spaces and materials that make users appreciative of both the theatre and the back-stage, simultaneously revealed.”)[3]

盖里充满“冒险”式的探索精神和其建筑的“争议性”无疑十分地契合毕尔巴鄂的复兴战略。“ 分歧出大牛”,而争议能够带来生命力十足的话题性。古根海姆美术馆的馆长托马斯·克伦斯显然深谙此道。在项目开幕的前三年,项目受到了广泛的质疑,几乎很少有人认为这个项目会成功,但克伦斯选择了坚持。

1997年这座采用钛合金板覆盖的充满曲线的建筑一经面世,即大获成功,在建筑界和公共评论当中好评如潮。首届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将其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建筑”(the greatest building of our time),纽约时报称赞它为“商业辉煌” 。独立报称美术馆为“惊人的建筑壮举”。
© highthorn(Nicky) © highthorn(Nicky)

© Tony Hisgett © Tony Hisgett

© Pom'© Pom'

© Paolo Margari© Paolo Margari

© Big Blue Ocean© Big Blue Ocean

© puffin11k© puffin11k

© jaime.silva© jaime.silva

© jaime.silva© jaime.silva

主入口 © mimmyg主入口 © mimmyg

主入口 © mimmyg主入口 © mimmyg

而毕尔巴鄂更是收获满满,这个曾经知名但已没落的工业城市重新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而美术馆本身及其建筑吸引的众多参观者,也带动了旅游、餐饮、交通、商业金融等一系列服务性产业,在开馆的前三年中,就有将近400万游客参观了美术馆,帮助创造了约5亿欧元的经济活动,而之后每年仍有一百多万的游客。总之毕尔巴鄂凭借着标志性的古根海姆美术馆以及其它一系列战略举措的推进,成功地实现了复兴和转型,于2010年获得首届李光耀世界城市奖,2018年又荣获“欧洲最佳城市”的称号(The Urbanism Awards )。
入口广场及由  Jeff Koons 设计的 puppy 装置 © Red-Dream入口广场及由 Jeff Koons 设计的 puppy 装置 © Red-Dream

© mimmyg© mimmyg

© Andrew Nash© Andrew Nash

© Andrew Nash© Andrew Nash

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自由奔放、充满动感的曲线形体自然令人浮想联翩,有人说它是停靠在内尔维翁河畔的梦幻之船。而其随机出现的钛合金的曲面是为捕捉光线而设计( "the randomness of the curves are designed to catch the light")。[4]
中庭 © jaime.silva中庭 © jaime.silva

中庭 © puffin11k中庭 © puffin11k

晴天或者阴天,傍晚或者清晨,建筑都呈现出了多样的表情。而暖黄的阳光洒在了建筑上,金光闪闪,建筑师、当政者、文化机构运营者们一起成就了属于毕尔巴鄂的“金色年华”。
金色年华 © Tim Adams金色年华 © Tim Adams

金色年华 © Joe Lin金色年华 © Joe Lin

金色年华 © Martin P. Szymczak金色年华 © Martin P. Szymczak


参考资料及注释:
1. 吴焕:《毕尔巴鄂与内尔维翁河谷的转型进程》,城市中国,2015
2. 维基百科,毕尔巴鄂 条目
3. 普利兹克建筑奖官网
4. Aggerwal, Artika. "Frank Owen Gerty". Retrieved August 18, 2011.
5. 永久鸣谢:Flickr,wikimedia 以及所有采用CC协议的平台、个人

一点说明
为了能够持续且更好地发布经典建筑,本站(树状模式)近期对运营模式进行了调整,现推出终身无限卡会员机制(购买后自动升级】),后续部分文章将在一定期限内(发布后的2年内)仅无限卡会员可见,2年后则变为所有人可见。
赞赏支持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赞同来自:

没有技术图纸,感觉缺少专业性

jianzhuruge

赞同来自:

没有技术图纸,感觉缺少专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