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喻与纪念性——从雅典卫城到朗香教堂

© Rory Hyde
1950年6月的一天,我在(后来朗香教堂所在的)山丘上花了整整3个小时的时间观察阳光和视野。为了很好地吸纳这些元素,我绘画桌上的这只捡自1946年纽约长岛的蟹壳将成为教堂的屋顶……”——柯布西耶

"In June 1950, on the hill, I spend three hours observing the sun and the horizons. To drink them in. . . The shell of a crab, picked up on Long Island near New York in 1946, is sitting on my drafting table. It will become the roof of the chapel…" —Le Corbusier in Ronchamp, ed. Jean Petit (1961)
蟹壳示意图 © Rusty Clark 蟹壳示意图 © Rusty Clark

 朗香教堂的巨大屋顶 ©Wladyslaw 朗香教堂的巨大屋顶 ©Wladyslaw

朗香教堂位于法国东部上索恩省的朗香市镇,临近贝尔福市的一座小山上。小山名唤布勒芒,是孚日山脉最末端的山梁分支,海拔472米,山下是索恩平原,从山丘的四面均可以看到周围的广阔全景。由于地点特殊,自中世纪早期(可能是4世纪)都有可能是朝圣的场所。而有记录以来,自18世纪末期起这里就是圣母的朝圣教堂,19世纪教堂进行了扩建,但之后在1913年烧毁于一场雷击。[1]
明信片上的1913年之前的圣母教堂 ©公共版权 明信片上的1913年之前的圣母教堂 ©公共版权

1923年起至1926年,场地上重新建成了一座哥特复兴式的教堂。
建于1923-1926 ©公共版权 建于1923-1926 ©公共版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教堂的钟楼变成了军事瞭望塔。1944年9月,这座教堂被炮击而遭到了严重破坏。1949年开始着手重建。这样的高地,再加上这般历史悠久的遗迹,很容易让人想起雅典卫城。在柯布西耶的草图当中也确实揭示了朗香教堂与雅典卫城之间的相似之处。
柯布西耶的朗香教堂草图,1950年绘于巴黎至巴塞尔的火车上 ©柯布西耶基金会[2]

柯布西耶的朗香教堂草图,他写到“山更大,教堂更小(hill larger/church smaller)” ©柯布西耶基金会[2]

柯布西耶1911年帕特农神庙速写 ©柯布西耶基金会[2]

雅典卫城 ©Leonard G./公共版权 雅典卫城 ©Leonard G./公共版权

 朗香教堂 ©Bourgeois.A 朗香教堂 ©Bourgeois.A

也许是因为这两个地方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也或许是因为青年时代游历雅典所留下的深刻印象,柯布西耶想在此处重现雅典卫城建筑之于场所的纪念性、雕塑性共鸣。他说“从远处看的到教堂很重要”。
© Rory Hyde © Rory Hyde

正如亚历山大·佐尼斯[3]的评论:“勒·柯布西耶又把他很早很早以前从奥林匹斯山上所见所闻以及从中感悟到的建筑体量和周围地形、山峦的关系作为原型,应用在新的方案构思中。虽然卫城的建筑是规整的,但是建筑单体之间所形成的角度,不论向内还是向外,不论锐角还是钝角,跟朗香教堂凸出或凹进的墙体与周围山脊的颠连起伏之间的关系非常类似。最确定的一点是,通往朗香教堂的‘盘旋而上’的道路直接取材于通往雅典卫城帕提农神庙那蜿蜒曲折的仪式性步道。”[4]

1923年,柯布西耶曾这样形容雅典卫城和它的山门:它们已经到达如此完美的程度,以至于“不能再取走一物,也不能再添加一物”[5]。而在这里柯布西耶说他要把朗香教堂做成一个“形式领域的声觉元件”(acoustic component in the domain of form),它应该像声觉一样的柔软、微妙、精确和不容改变。这当然是一种类比的讲法,那么,建筑与所处环境之间关系的处理就像是“调音”一般了,而建筑那雕塑般的形体则更有助于精确“调音”。
雕塑般的形体有助于精确“调音” © Jean-Pierre Dalbéra 雕塑般的形体有助于精确“调音” © Jean-Pierre Dalbéra

在柯布西耶看来,声音、光和精神能量的辐射三者之间存在着相似之处。朗香教堂充满雕塑感的形体就像一个自带“声响”的雕塑,它能够把自己的“形态之声”传向远方,并能反过来接受到来自周围空间的回应(周围的景观也在发“声”)。这样,建筑与环境之间形成了超乎寻常的和谐感。
柯布西耶1911年雅典卫城、帕特农神庙速写 ©柯布西耶基金会 柯布西耶1911年雅典卫城、帕特农神庙速写 ©柯布西耶基金会

再回到文初的屋顶如“蟹壳”之说,朗香教堂的形态如此的梦幻,以至于引起了很多学者关于其来源或隐喻的猜测。知名的比如 Charles Jenck 所演绎的五种隐喻——合拢祈祷的双手、浮水的鸭子、航船、修士的帽子、攀肩并立的两个修士。
© Charles Jenck © Charles Jenck

这里也无从获知真相到底是什么,但从Tim Benton披露的一系列关于柯布西耶的私密照片(尤其是1936年在Le Piquey的渔船照片,渔船上甚至标有ARC加数字的编号)。再加上诺亚方舟在《圣经》中的特殊意义,也许柯布西耶在布勒芒小山上放置的就是一艘真正的“方舟”。
©柯布西耶基金会[6] ©柯布西耶基金会[6]

诚如柯布西耶在他的《直角之诗》里写到的那样:
The boat drifts onward
Voices onboard sing
As all become strange
and are translated
are carried on high
and reflect on
the plan of gladness.

—Le Corbusier, Le Poème de l’angle droit (1947–53)

这已是一处宁静、平和、祈祷和内心欢喜之地。

参考资料及注释:
1. 维基百科
2. Ming-Kang Liang:《Le Corbusier's Transformation of Travel sketches into architecture in his Chapel at Ronchamp》page 72
3. 亚历山大·佐尼斯,著有《勒·柯布西耶:机器与隐喻的诗学》
4. 杨秉德:《建筑设计方法概论》,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5. 肯尼斯·弗兰姆普敦:《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张钦楠等译,北京,三联书店,2004,第253页
6. P. Wood:《Le Corbusier’s Secret Geometry: Speculations on Regulating Lines Hidden in Ronchamp》page 16
赞赏支持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

钥匙弯了肿么办

赞同来自:

没有大图了么?

钥匙弯了肿么办

赞同来自:

没有大图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