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香教堂之光——现代手法定义的神圣空间(Light of the Notre Dame du Haut)

© Jean-Pierre Dalbéra
朗香教堂是勒·柯布西耶的第一个教堂建筑。这座位于法国东陲小镇的教堂,被称作是宗教建筑背离古典风格的第一次革命。其独特的造型完全辨认不出它是座天主教堂——完全瓦解了西方教堂建筑的形式,但又用了大胆的现代手法,诠释古老宗教建筑,保留其精神。
© Jean-Pierre Dalbéra © Jean-Pierre Dalbéra

1950年5月,无神论的柯布西耶第一次探访了朗香教堂所在的高地,看到了旧教堂的废墟,并绘制了可能的建筑草图。他在随后写道:
“我想把这座教堂打造成一处宁静、平和、祈祷和内心欢喜之地。神圣之感时刻鼓舞着我们。有些东西是神圣的,有些则不是,但这与它们是否是宗教的无关。”("In building this chapel, I wanted to create a place of silence, of peace, of prayer, of interior joy. The feeling of the sacred animated our effort. Some things are sacred, others aren't, whether they're religious or not."[1])
日本的建筑大师安藤忠雄曾数次地造访勒·柯布西耶在上个世纪50年代设计的朗香教堂,也曾多次地提到朗香教堂对他建筑设计的影响:

“从我第一次亲身体验到朗香教堂开始,我对该建筑的记忆一直伴随在我的建筑设计中。我通过朗香教堂,从勒·柯布西耶那里学到的并不是对‘形’的手法,而是只用光也能实现建筑的可能性。
© Jean-Pierre Dalbéra © Jean-Pierre Dalbéra

当你走进由自由的墙壁和双重混凝土屋顶构成的朗香教堂的内部空间时,首先感受到的是与外界隔离的黑暗,但给你印象最深的是透过窗户、墙壁上地缝般的缝隙照射进来的多样的光线。建筑物采光窗户的形态,断绝了内外空间的尺度。这样巧妙的设计使我有了对空间进行了解和分析的冲动,但最终我还是沉迷于那梦幻般的光线洪流中不可自拔。我在这里意识到的并不是建筑物的‘形’,而是空间体量感和由光线演绎的美感。”[2]

在很多人眼中,朗香的梦幻,其体验的峰值就在于教堂内部层次丰富、充满了神性的光空间。沿着山路往山上走,直到窥见教堂奇特的姿态,而当你走进教堂之后,幽暗却又富有层次的光线,宁静之中却有翻江倒海的震撼。
© Archigeek © Archigeek

东墙的采光
朗香教堂遵从了传统教堂的朝向,在东面的内部设置了主祭坛,也就是圣堂的所在。
室外,东墙 ©Wladyslaw  室外,东墙 ©Wladyslaw

圣母像 © Jean-Pierre Dalbéra 圣母像 © Jean-Pierre Dalbéra

东墙上开了一个方形的洞口,里面安放着教堂传承下来的圣物——圣母像,洞口以两块玻璃封闭,这样在内部与外部都可以看到她,而无论从哪一面望去,圣母像都有背光的加持,在室内,幽暗之中,直射的强光让圣母像逆光呈现,圣母像只见轮廓,却似光芒万丈。东墙上还开了几个极小的方孔,这样东方的光线穿过大的窗洞与小的孔洞就形成了如同太阳与星辰的幻象。
背光加持,神圣自来 © elyullo 背光加持,神圣自来 © elyullo

南墙的采光——光墙
南墙不承重,厚厚的墙体上开设了很多参差错落的窗洞,这些窗洞呈内大外小或内小外大的楔形,窗洞的外壁镶嵌着被抽象分隔的彩色玻璃。粗糙倾斜的洞壁在弯曲的墙壁上,大小不一的开口让彩色玻璃的光影效果更能够被室内的人清晰地看到。
从内向外看南墙 © Archigeek 从内向外看南墙 © Archigeek

窗洞的斜率各不相同 ©Yasamin Dehghan [3]

室外,南墙窗洞的细节 ©Wladyslaw 室外,南墙窗洞的细节 ©Wladyslaw

窗洞上的彩色玻璃 © elyullo 窗洞上的彩色玻璃 © elyullo

外墙上窗口沿厚厚的墙体呈喇叭口地放大,每个窗口的斜率都是不同的,窗口上采用了不同形状规格的彩色玻璃与透明玻璃的组合,使得整面墙和每个洞口都散发出神秘的光感。黑暗之中的彩色光线,很容易将访者的精神导入一个神秘而静谧的空间。

彩色玻璃
柯布西耶在南墙的玻璃上采用了简洁而现代的抽象彩色玻璃,而没有采用传统教堂建筑常用的彩画玻璃(玻璃花窗,stained glass)。柯布认为后者与古老的哥特式建筑有着过于直接的联系。
德国希尔斯肖恩修道院教堂的彩画玻璃花窗 ©Julius Rückert 德国希尔斯肖恩修道院教堂的彩画玻璃花窗 ©Julius Rückert

英国最古老的彩画玻璃细节(Detail of a Tree of Jesse from York Minster (c. 1170), the oldest stained-glass window in England.)©公共版权

极力促成柯布西耶设计朗香教堂和之后的拉图雷特修道院的阿兰·高提耶神父(Marie Alain Couturier)就是一名彩色玻璃方面的专家,同时他也是当时由于批评19世纪教堂过时的装饰而出名的杂志《L'Art Sacré 》的主编之一。而其实早在1923年,高提耶神父在Le Raincy教堂的建造中就采用了第一个的抽象彩色玻璃窗。
南墙上抽象分隔的玻璃组合 © Jean-Pierre Dalbéra 南墙上抽象分隔的玻璃组合 © Jean-Pierre Dalbéra

玻璃上有圣母的颂词 © Jean-Pierre Dalbéra 玻璃上有圣母的颂词 © Jean-Pierre Dalbéra

偏祭台的采光
在朗香教堂中,有三个独特的偏祭台,偏祭台是高耸的采光塔,塔顶呈半穹状。其中最大的一个位于西南角,高22m,面朝中殿;另外两个大小相当,高15m,背靠背地依北墙而立,一个朝东,一个朝西。采光塔上有高侧的长窗、格栅以及粗糙的井壁,可以将自然光分解柔化成漫射光倾泻下来。位于北侧的一个采光塔在内部涂以饱和的红色。
三个独特的采光塔(偏祭台) ©Wladyslaw 三个独特的采光塔(偏祭台) ©Wladyslaw

漫射而下的柔光 © Jean-Pierre Dalbéra 漫射而下的柔光 © Jean-Pierre Dalbéra

西南角较高的采光塔朝北持续受到光照,只会受到天气的阴晴而有所变化;
西南角的采光塔,柯布西耶给嵌在这三个采光塔之中的遮光挡板取了个名字,叫“光栅栏 ”© alessandro pierleoni 西南角的采光塔,柯布西耶给嵌在这三个采光塔之中的遮光挡板取了个名字,叫“光栅栏 ”© alessandro pierleoni

西南角的采光塔 © Chiara

而北侧的两个小塔的光线会随着太阳的升降而变化,早上的阳光在东侧的塔内被映射成深红色;而傍晚的阳光在西侧的塔内则抹上了一层金光。
© Jean-Pierre Dalbéra © Jean-Pierre Dalbéra

北侧红色的采光塔 © alessandro pierleoni 北侧红色的采光塔 © alessandro pierleoni

屋顶采光
教堂屋面的薄壳与墙体的竖向围合间脱开了几厘米的间隙,于是便产生了有意义的光线的进入。同时由于教堂的整体空间不大,来自头顶的天光更能够整体地感受到。
©Chiara ©Chiara

北侧采光
©Wladyslaw ©Wladyslaw

有人说,朗香教堂是圣母玛利亚的巨型声学机器,其主要目的在于聆听众人的祈祷。圣母具有人性也具有神性,她是人与上帝之间的媒介,她可以听人类的祈祷,也可以将上帝的话语传给人类。而教堂里的光就是他们间的“话语”,这些话语在里面回响,信众沐浴其间,神圣感油然而生。[4]

参考资料:
1.(法)Le Corbusier《Ronchamp》, Hatje, Stuttgart, 1975, 第25页。
2.(日)安藤忠雄:《安藤忠雄连战连败》,张健,蔡军 译,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北京,2004,第199-200页。
3.(土耳其)Yasamin Dehghan:《Design of Windows as an External Building Feature in the Works of Loos and Le Corbusier》,Scientific & Academic Publishing,Turkey,2019
4.(西)Ribichini, Luca:《Notre Dame du Haut, Ronchamp, the shape of a listening. A whole other generative hypothesis》,LE CORBUSIER. 50 AÑOS DESPUÉS.,Spain,2016

鸣谢:
本文采用的所有图片均遵循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C协议),即已获得授权。特别鸣谢所有开放版权的作者,图片平台(Flickr);及维基百科。鸣谢赞助、支持树状模式的所有朋友。
赞赏支持

要发表您的看法,请先登录

钥匙弯了肿么办

赞同来自:

很好奇,怎么找到这么多有意思的图片?

海怪

赞同来自:

选的图片都很不错

alter

赞同来自:

欢迎归来,期待已久

haner

赞同来自:

支持你们。加油